逃出水蓝星_第50章 半张面具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50章半张面具
………………………………
没什么好奇怪的,飞渡断忧河的时候,刃脊鳞甲就已经变化成桥,助忻向之平稳度过。现在忻向之都被摔迷瞪了,自然激发了它们的护卫之心。
果然是好东西,连花如意看了,也禁不住暴露出一个异样的眼神,似嫉妒,或贪婪。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忻向之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完全清醒,已经连滚带爬地向彦落雨跑了过去,将她抱在怀里,不停地喊。
“宝宝,宝宝……”
“哟,小哥哥,你担心呀?”
花如意的声音又变的媚惑十足,只是听上去,却尽是嘲讽与轻蔑的意味。
彦落雨面色苍白,心口狂跳,起伏的厉害,她任由自己在忻向之怀里放松下来,静静地躺着,过了一会儿,感觉好些了,才朝着忻向之苦笑了一下。
“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应该让你多教教我怎么打游戏。”
确实,眼前这样的局面,很有点游戏闯关,打大怪的意思,而花如意便是那个令人“憎恨”,却又必须打倒的大怪物!
所以彦落雨此时说出这样的话,也许在别人听来会觉得很突兀,不知所言,但是忻向之却知道,她只是想要安慰自己,别太担心。
然而以彦落雨那种“毫无无痕的倔强”的性格来说,她越是如此,越令人放心不下。至少也可以说明,眼前的局面已经很令人紧张了。忻向之很想陪着彦落雨一起笑一笑,可是眼眶里都是水水,所以他不敢笑,怕水水会掉出来。
花如意倒也无需偷袭,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窘困不已,逐步走向生离死别的戏码,只是她也有些不甘寂寞,于是又戏谑地说道:“小哥哥,别担心……其实女人都扛揍的很,不然怎么经得起你们这些臭男人每天折腾?”
类似这样的话,要是忻向之作怪,想要对彦落雨使坏的时候,很可能也会说,但是现在被花如意说出来,一点也不好笑。然而忻向之还是笑了,在眼里的水水掉下来之前,抬手在脸上狠狠抹了一把。
“宝宝,你先好好休息一下。”
忻向之扶着彦落雨就地坐好,转身站起来,使劲挥动两下手中的百爪刃,再扭扭脖子抖抖肩,抻抻胳膊撩撩腿,一番装模作样的热身运动之后,才朝着花如意下达战书。
“好啊,今天就让哥哥看看,你到底扛不扛揍。”
语未落,人已动。
忻向之留下一道虚影,人已扑到了花如意近前,举刃便砍。
…………
原本的世界里有句老话,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可是和花如意比长,好像人家有七根白索,忻向之才四个飞爪,根本占不到便宜,而且两个人都距离远远的,就那么抓一下,挠一下的,感觉也很不过瘾。所以,忻向之决定险中求胜,首先贴近花如意。
面对飞扑而来的忻向之,花如意依然悠闲自得,甚至身形都没动一动。她只是不停拨弄着琴弦,琴头上探出的七根白索便随着琴音,或抑或扬,或曲或直,然后,忻向之就不得不同时应付着。它们像七把剑,更像七条蛇,刚直的时候,能够接下忻向之全力一击,柔曲的时候会突然转弯,或是暴涨。
花如意仿佛在弹奏一首曲子,只不过总是被百爪刃与白索碰撞的叮当之声搅扰,但是花如意不着急,依旧专心致志地拨弄着琴弦。
渐渐的,忻向之落入下风,显得左支右绌,能够进攻的招式越来越少。彦落雨远远看去,他就像一个提线木偶,而操纵他的线,都在花如意手里。彦落雨站了起来,然而还没等她走向战团,忻向之却倏然倒飞着,向她撞了过来。
就在刚才,习惯了疲于应付的忻向之,突然放弃了所有防守,高举百爪刃,横扫花如意。这一剑,花如意既没能从忻向之那里知悉,也没能自己预料得到。这一剑,绕过了所有的白索,直执地砍在了花如意的半张面具上。
与此同时,七条白索也同时击中忻向之,将他狠狠地顶起、撞飞。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银亮的半张面具掉落在地,迷雾森林霎时安静了下来,连树枝鬼爪也停止了进击。花如意另外半边脸也是女人的模样,只是木然、僵硬,不像是活人的面孔,连眼珠也一动不动。一道狰狞的疤痕从鼻湾一直横过整个脸颊,相比忻向之脸上那条浅浅的小可爱,真是丑陋的巨无霸。
只是彦落雨和忻向之现在都没心情欣赏花如意的尊容。被白索撞飞的忻向之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好像都要爆裂了似的,如果不是有刃脊鳞甲的防卫,也许那些白索会直接在他身上打几个洞出来。
原本忻向之还在强自忍耐,可是当他跌落进彦落雨怀里之后,看着她的小模样,越发叫唤的起劲儿,“哎哟”不止,也不知有几分是真的,几分是装的。
彦落雨接住忻向之,迅速摸遍了他的全身,之后一直紧紧地盯着他的脸,既没有显得焦急紧张,也没有又哭又喊,好像比忻向之刚才抱着自己的时候,还要冷静淡定的多。但是忻向之知道,她的心肯定被自己揪在手里,又揉又捏,就像……就像揉捏着她的别的什么地方一样。
…………
很突然的,彦落雨毫无征兆地扇了忻向之一巴掌,因为这个家伙不仅叫唤的越来越有劲儿,而且被自己抱在怀里的那只手,也真的在又揉又捏了。
彦落雨很生气,也很无奈,不是因为忻向之使坏,不老实,而是因为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敢作怪,逗弄自己。
忻向之没皮没脸地谄笑着,夹杂在哼哼唧唧的叫唤声中,悄悄问彦落雨。
“宝宝,如果她真是咱们的心绪,那我现在往自己的心窝上来一下,你觉得她会怎么样?”
又是毫无征兆地一巴掌。
忻向之说完就后悔了,明明之前还警醒过彦落雨来着,怎么现在自己反而又来胡思乱想?
难道真是被花如意打懵了?
想想迷雾森林里死过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人是忍受不住内心的苦痛折磨,最后选择自杀而死。假如真的了结自己,就能带着花如意一块死的话,恐怕她早死千次万次也不够抵消啊。
“从前玩玩自黑也就算了,现在还想玩自残啊?以后再敢作怪胡闹,看我怎么收拾你!”
原本忻向之还觉得这一巴掌挨的不冤,可是看着彦落雨一本正经地讲述一本正经的道理,以及对自己一本正经的关怀和期望,忻向之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这一巴掌挨的有点小冤枉了。
一时之间,忻向之也想不明白,自己冤在哪里,只是目光被花如意吸引,连连拍着彦落雨怪叫起来。
“哇……快看那个妞!”
又是一巴掌。
捂着被打过三回的半边脸,可怜兮兮地望着彦落雨,这次忻向之是真的有点懵了。
“以后记住,妞……不要随便乱看。”
彦落雨谆谆教诲,忽然眼神一寒,又威胁着说,“还有,手……也不要随便乱摸!”
原来,忻向之刚才一直拍着的,是彦落雨胸前最饱满、最柔软之处,难怪手感那么好。
忻向之有点尴尬地讪笑着,然后用手指了指花如意的方向,彦落雨这才放过忻向之,转头去看那个所谓的敌人。
不知道花如意呆怔了多久,她实在不敢相信,除了那个人之外,居然还有人能够打败自己。或者在面具掉落的时候,使她想起了很多属于自己的心事,只不过别人都没有她那种窥探人心的本事,所以她的心事也就无人得知。
也许并不能算忻向之打败了花如意,毕竟他只是砍掉了半张面具,然而对于花如意来说,这已经是绝对的不可饶恕。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揭人伤疤呢?”
花如意在哭。
花如意竟然哭了。
尽管她木然的半边脸上,那只眼睛也是死死的,眼珠不会动,眼皮也不会眨,却的的确确流下了眼泪,鲜红如血,成珠成串。血红的眼泪顺着眼窝涌向鼻湾,而后又沿着那道狰狞的疤痕横过半个脸颊,再折返回来流向下巴,最后一滴一滴,落在胸前,落在裙摆。落在黑色那边,会消失不见,落在粉白这边,会洇湿成一朵朵醒目的花。
她的样子如此凄绝哀艳,令人看上一眼,仿佛心都要碎了。
…………
“大婶,揭人伤疤这种事,好像是你最拿手啊。”
假如有一天,忻向之不得善终,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他这张破嘴。一句话,便让花如意回过神来,继而一声凄厉嚎叫。
“你们今天都要死!”
小竖琴的底部伸出剑柄,令花如意双手持握,整个琴身越发小巧起来,化作精美的剑格,七根白索犹如剑刃一般,随着一声雷响,被花如意一挥齐出,向着彦落雨和忻向之飞射而来。
形势危急,彦落雨一把抓起还赖在地上的忻向之,以超低的高度和超快的速度逃离原处。在森林里一通乱飞,却怎么也摆脱不了白索的追击。彦落雨横折,白索跟着横折,彦落雨绕树转弯,白索也跟着绕树转弯。如此,还是有白羽落在最尾,时不时地抵挡一下白索的速度,否则可能真的要被追上了。
好呀。
这一通乱飞,根本不辨东西,不分南北。
由于彦落雨属于超低空飞行,忻向之的双脚偶尔还会拖到地面,而且这种形象也不美观,对吧?
所以忻向之干脆盘起腿来,夹在彦落雨的腰间,只不过他夹的有点偏下了,然后还把脸贴在彦落雨的胸前,甚至还来回蹭啊蹭的,似乎是想找到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
“宝宝,咱们飞丢了不要紧,要是把她也飞丢了,是不是就有点麻烦了?”
忻向之说着话,呼出的热气不断地喷在彦落雨的胸口上,也不知道算是给她加油,还是添乱。
这个坏蛋啊,到了现在居然还敢跟自己作怪,趁机使坏,真是不知道死活……彦落雨颇为无奈,也颇有些心烦意乱,可是转念想了一想……也对!
自己净顾着跑了,忘了为了等花如意现身,有多不容易。这个迷雾森林里看不见道儿,要是真把她弄丢了,找都没地方找去!
也真是奇了怪了,自己是啥时候学会了忻向之的绝招,打不过就跑的?
一边得顾着逃命,一边还得被忻向之使坏“欺负”,彦落雨感慨着命运的不公,却又无奈地接受了残酷的现实。于是倾斜着角度,顺着几棵大树之间的缝隙斜飞过去,绕了一个大弯,朝着花如意所在的方位飞了回去。
不认路?
没关系。
这不是还有花如意的白索作为“路引”嘛!
与此同时,花如意似乎又已经探知了彦落雨的心思,白索也不再一味地伸展追击,而是反翘起尖头,开始回缩。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彦落雨与忻向之是在冲浪,而白色的波浪一直推送着他们,直到把他们拍倒在沙滩上。
但是,花如意的白索虽然看上去还是在追赶,实际上却是越缩越短了。
…………
唯独忻向之,无论眼前的形势算是惊险还是精彩,好像都和他没关系。
他就像是一个慵懒的树濑,慢腾腾地缠巴着自己,好像自己是他的妈妈一样。可他又像是一个磨人精,在自己身上蹭啊蹭的,害的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专心对付花如意了……
又气又恨呐!
看着忻向之一副悠闲自得,高高挂起,与己无关,万事不萦于怀的、洒脱的样子……彦落雨真想也不管不顾的,先好好教训一下盘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坏蛋。可是不知怎的,忽然又想起了心岚曾经说过的那一句,能让自己感动一辈子的话。
“以后,你别再欺负她了。”
如果这真的算欺负的话,恐怕这个坏蛋一辈子都死性难改了吧?
想想自己往后的、悲催的命运,不由得,彦落雨的脸都气红了……


(第50章 半张面具<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