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43章 迷雾森林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43章迷雾森林
………………………………
“我们每次朝拜,既不敢随便乱走,更不可能随便乱问,倒不是说圣城戒备森严,只是我们自己的内心谨小卑微。天路尽头是一座中殿,前后贯通,别人都要在殿前等候,只允许我一个人通过中殿。再往前走,最后到达圣殿外面的台阶前,我就在那里跪拜星皇。有时候星皇心情好了,也会询问一些部落的情况、琐事,说一些勉励的话,万一心情不好,随便几句就把我打发回去了。”
忻向之好奇地插嘴问道:“这么说,你从来没进去过圣殿?那你到底见没见过星皇?”
苏逸飞有些苦笑地摇了摇头,不知是想化解尴尬,还是为先前的朝拜感到可笑,继而却又说道:“不过,那座中殿真的很是古怪,我每一次进去,里边的情形都不一样。有时候像个大花园,花团锦簇,有时候又像一片荒漠,满目荒芜,有的时候还会像战场,有的时候甚至是像……像地狱的入口。”
众人听到最后,有些不寒而栗,偏偏忻向之不让苏逸飞得逞,好像显得他多有见识似的。
“你多久去朝拜一次啊?”
“不一定,有时候连着年年去,有时候三四年也不许去一次。”
“这不就得了。”
忻向之理所当然地又说:“人家家里有钱,装修的频繁一点而已。”
众人听了忻向之的话,好像脑袋上都冒出几滴冷汗,连苏逸飞也懒得再和他说什么,偏偏又忍不住。
“还有……我觉得,星皇和你很像。”
“啊?”
忻向之终于收敛起玩闹之色,显得有些惊讶了。
彦落雨也有些紧张地追问:“怎么说?”
“声音。忻王的声音……”
忻向之打断苏逸飞,有些不耐烦地说:“什么新王旧王的,苏叔叔,您喊我一声向之不就好了。”
彦落雨也不耐烦地打断忻向之,嗔怪地说:“你别捣乱,让叔叔继续说。”
苏逸飞尴尬地笑了笑,可是上一句话他还说的还很肯定,此刻似乎又有些犹豫了。
“向之严肃正经的时候,声音会和星皇很像。虽然我没有进入过圣殿,而且圣殿里边好像也不够明亮,甚至还挂着纱幔,但是总会隐约看到一个身影,也和向之很像。另外……向之还有这么神奇的本领,曾经使我误以为,他就是星皇。”
…………
苏逸飞不敢确定,是因为他已经猜错了一次,忻向之真的不是星皇。然而听到这样的说法,彦落雨还是感到无比震惊。
在冰川遇到的那个黑衣人与空凝,还有忻向之与星皇,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关联?如果有,他们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黑衣人像空凝,星皇像忻向之,可是空凝已经死去很多年了……
彦落雨思绪纷乱,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然后却又忽然想到“死”!
不对,不对不对……空凝只是在原本那个世界之中死去,如今的自己与向之,是不是也已经在原本那个世界之中死去?可是现在自己与向之却还好好的站在这里,站在水蓝星上!那么,空凝……
一想到这里,彦落雨忽然变得有些躁动,有些急不可待,似乎急于揭开一个谜底,于是便说道:“大家多休息一会儿,我先去前边探探路。”
“姐姐。”
苏丽娜却叫住了彦落雨,有些疼惜地说:“你也很累了,休息休息吧!大家还需要你带领呢,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去探路。”
小佳也附和着说:“嗯,就是的,姐姐你歇着。”
说完之后,小佳也不管彦落雨答应不答应,拉着苏丽娜就向大树林跑去。苏丽娜张开巨翼,带着小佳冲上半空,向树林深处飞去,渐渐消失在浓雾里。自从二人合组,度过断忧河,显得更加亲密无间,好像把赫闻天和班明都晾在了一边。
“我们也一起去吧。”
赫闻天说着,拉上班明,向苏丽娜与小佳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
是啊,一时情急,差点就把大家撇下了。虽然自己明确表示,不是他们的首领,可事实却是大家都还在跟随着自己。
彦落雨有些愧色,却又抑制不住内心的迫切,来回地走动着。忻向之看在眼里,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时而紧一紧握着她的手,时而对她报以微笑,想要安抚她的情绪,可是自己的情绪却也纷乱异常。
彦落雨想到的,忻向之也想到了。
假如哥哥真的在这里……原本应该很开心才对,可是自己为什么反而有些担心呢?
她会选择谁?
自己又该如何选择?
…………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可是苏丽娜四人还是没有回来,令人不禁有些焦急、担心。彦落雨让大家就地宿营,自己和忻向之也进去看一看,然而自从走进这片大树林的第一步开始,就仿佛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
树林里的雾气,不分昼夜,始终浓重,让人呼吸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常年积累下来的腐朽的气息。落叶很厚,踩在上边软软的,却不能让人感觉舒适,似乎脚下越踩越不踏实,心里也就跟着没办法踏实。
忻向之拉着彦落雨在树林里疾走,左右穿梭,越走越快,但是眼前的景物根本分辨不出他们究竟走了多远,又走到了哪里。
忽然,忻向之停下脚步,蹲在地上,有些痛苦地用双手摁住自己的头。
“宝宝,情况有些不对。”
彦落雨也连忙蹲下身,急切地问:“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心里慌得很,根本静不下来。”
猛然抬头,忻向之的双眼竟然已布满血丝,紧紧盯着彦落雨,又问:“宝宝,你说……他会在这里吗?”
忻向之说的是“他”,而没有喊哥哥。尽管彦落雨依然能够明白这个“他”的所指,可是更在意忻向之的用心,他在刻意回避,这样反而落了痕迹。
彦落雨淡淡地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也正是她想要知道的,在树林外的时候,还有些迫不及待,不过现在彦落雨已经冷静了下来,或者说是犹豫。她当牧空凝真的是在这里,可是她不知道,见到他的时候,自己该说些什么。
“宝宝,如果他真的在这里,那么,你……”
忻向之的心中实在忐忑难安,偏偏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而,不等彦落雨回答,突然又暴喝一声。
“谁啊?”
…………
暴喝、起身、出刃……忻向之的动作一气呵成,不知道百爪刃上的飞爪,是不是会比他的喝喊声跑的更快。迷雾中传来几声“噗噗”的闷响,飞爪缩回来的时候,将抓住的那个人的身体钉在了百爪刃上。
是一个白翼人,有些面熟,应该是赫闻天的白翼护卫队里的兄弟。他断断续续地说什么,“我们……我们,我……”最终也没能说完整一句话,便已咽气,身体就垂挂在百爪刃上。
随后,影影绰绰,又接连不断地赶来不少的人,蓝部和白翼的都有。大家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站的远远的,谁也不敢过来。
抽出百爪刃,将那个已经变成尸体的兄弟慢慢放平在地,忻向之语气冰冷地问:“你们进来干什么?不是要你们原地宿营吗?”
一个看上去像是领头的蓝部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回答:“大家是看这么久了,你们都还没有回去,所以很担心,就派我们进来搜寻。”
“有什么好担心的,谁能把我怎么样?”
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冰冷,继而又是从未有过的狂躁,忻向之好像眨眼之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甚至乱挥着百爪刃,显得张牙舞爪。
“要不是被你们拖累,我们现在早就冲上大雪山,闯进他的圣殿了!呸,呸呸……什么狗屁圣殿,就会装神弄鬼。滚,统统给我滚回去!”
众人见状,慌忙不迭地转身而去,顷刻间便消失在浓雾里,只有彦落雨冲过来,拉着忻向之的胳膊,焦急地喊:“向之,向之!你醒醒,醒醒!”
忻向之停了下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彦落雨,脸上慢慢浮现出痛苦之色。他猛然将彦落雨抱进怀里,拼命地用力,似乎怕一撒手,彦落雨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宝宝,我好怕,我好害怕!”
…………
彦落雨轻轻拍抚着忻向之的后背,像哄劝着受到惊吓的孩子,而后又柔声地问:“向之,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忻向之不停地念叨着,又直起身子盯着彦落雨,有些沮丧地说:“曾经有无数次,我都在梦里和他说话,就好像他还在。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样子越来越模糊,甚至后来,就再也看不见了,只剩下声音。我多想再看一看他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又感到很害怕,我怕再见到他的时候……就是……就是彻底失去你的时候。”
忻向之忽然顺着彦落雨的身子,跪倒在地,抱紧她的双腿,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他一直那么优秀,除了腿,什么都比我好。可是在这里,我什么都比不上他了。更重要的是,他对你,自始至终,都只有爱,不像我,曾经还怀恨过,想着要报复你。我怕你讨厌我,我怕我配不上你。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我真意愿把自己的命给他,可我更害怕失去你……”
“傻瓜,我怎么会讨厌你?你都和我一起来到了这里,天上地下,相依相从。”
彦落雨想要安抚忻向之,自己的眼泪却又不争气地抢先掉落下来,她蹲下身,努力微笑着,为忻向之擦拭着脸庞,还有脸上的伤疤。
“我们去见一见他,告诉他,我们相爱了,要他也保重自己,然后……我们和他……告别、离开。”
原本说这些话的时候,彦落雨的思路很清晰,不仅仅是为了劝慰忻向之,好像也是在告诫自己,应该怎么做,可是突然之间,纷纷扰扰的思绪袭上心头。
真的能像自己说的那样简单明了吗?
自己已经逃跑过一次了,假如真能再见空凝,难道结局也是再离开他一次,将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吗?
那岂不是说,还要再害死他一次。
自己甚至还幻想过,他们两个如果是一个人该多好,这是多么虚伪且荒唐的念头啊。向之还说什么配不上自己,其实是自己真正配不上空凝,如果他在这里可以呼风唤雨,有着至高荣耀,自己又有何面目留在他身边……


(第43章 迷雾森林<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