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41章 黑衣丘坡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41章黑衣丘坡
………………………………
无数白羽从彦落雨的翅膀上挣脱,狂风卷雪一般,席卷着已离弦的箭,席卷着已张开的弓,席卷着所有的黑衣人。
猎鹰王与苏逸飞终于成功抵达断忧河对岸,失去翅膀的彦落雨却从半空中跌落,幸而白羽纷纷回归,巨大的翅膀使得跌落的速度减缓许多。即便如此,彦落雨仍是面色苍白,冷汗淋漓。没有人知道她刚才经历的疼痛,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疼痛。这一对翅膀已与她血脉相连,每一片白羽的挣脱,都犹如血肉剥离。
…………
白翼满天,短枪如林,一场新的混战顷刻爆发。
失去强弓的黑衣人们似乎并不惊慌,他们用手中的武器,随手拨挡着白翼人的羽箭和蓝部人的短枪,就像彦落雨当初在沙凡集市之外,对付白翼护卫队那样,只不过,黑衣人们远远不如彦落雨慈悲,被拨回的短枪和羽箭,往往会要了它们主人的命。
不多时候,丘坡上已堆满了白翼与蓝部人的尸体,而他们还在成群结队地飞过来,继续投枪,施放羽箭。甚至有一些蓝部人不等落稳,便撒开与自己合组的白翼兄弟的手,选择从半空直接跳下来,扑向黑衣人。而有一些白翼人甚至也会收敛巨翼,将自己变得像块陨石一般,猛然砸向地面的黑衣人。他们就像当初的萨日庆,是在用自己的命,为同伴争取哪拍多一丝丝的机会。
几个人不够,就几十个,几十个不够,就几百个,乃至上千个,也在所不惜。越逼越近,越围越紧,有些黑衣人终于露出了慌乱神色。
面对白翼与蓝部兄弟的舍生忘死,原本正面对敌的忻向之反而成了侧翼奇兵,早已趁乱猎杀了不少的黑衣人。
老实说,初登上岸的时候,忻向之也老大郁闷,好像自从自己来到水蓝星之后,就总是被群殴,当然,与彦落雨闹着玩那一回不能算。除此之外,就剩下在冰川所遇到的那一个黑衣人打架的那一晚,本以为可以群殴对方,尝尝欺负人的滋味,结果还变成了挑单个儿。
就算是小时候,经常和别人打架,可对方只要能多出那么四五个,也足以打的忻向之和哥哥肥头胖脸的,眼前……要是能跑的话,忻向之早拉着彦落雨跑了。
面对着二三百个黑衣人,虽然脸上依旧嘻嘻哈哈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可是忻向之心里实在笑不出来。自己怎么样都好,可是该如何保护落雨呢?假如可以的话,自己宁愿她还是那个柔柔弱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彦落雨,也不愿看她拿着利剑兵刃,与人拼命厮打。宁静的日子啊,过着的时候总觉得索然无味,离开了,才真真是让人怀念。
所以,刚才忻向之与黑衣人对阵之时,其实一直暗中注意着彦落雨,见她稍有小胜,便大声喝彩,而看到彦落雨半空跌落,又痛如刀绞。偏偏自己正被两个黑衣人紧紧缠住,无法救援,所幸白羽及时回旋,托住了彦落雨,才使得忻向之稍稍放心,也更发了狠。
“来啊!”
一声大喝响起,一个蓝部人竟然抱住了一个黑衣人,双手还死命地往黑衣人背后的皮肉里抠抓。从忻向之曾经横扫蓝白战场的能力来看,就该知道眼前这一幕有多么的难得。机会稍纵即逝,连忻向之也来不及细想,挺起百爪刃,直刺过去。比阔剑还要更宽更长的百爪刃洞穿了黑衣人,也洞穿了抱着他的那个蓝部人。
虽然早在自己出招之前,那个蓝部人的肚腹就已经被黑衣人的长剑绞的稀烂,可忻向之还是很难过。他认识那个蓝部人,曾经是仇哥的手下,蓝部近侍队的一队队长。
…………
几乎是蓝部和白翼人的全部力量,加在一起足足有十几万人,可仅仅是一条断忧河和一个丘坡,便已不知道使多少人丧命,又有多少人只是暂时还活着。
没有人能够置之度外,尤其是彦落雨。无论血肉剥离的疼痛有多么沉重,只要一息尚存,也必须站起来,继续战斗。
是的,彦落雨又重新站了起来,尽管从她跌落在地,到再次站起,也不过只是间隔了短短的一小会儿工夫,可眼前所见的景象,却是那样漫长而令人无法直视。
握紧手中的千羽剑,继而缓缓挥动翅膀,彦落雨升上半空,一个盘旋过后,俯身飞掠整个战场。战场到处都是惨烈、血腥的景象,或者也可以说是混乱至极,喧嚣至极。而战场之上,甚至是所有飞扑的白翼人之上,一对白翼舞动,舒卷张合。只是它看似动作轻柔,却又速度极快,甚至一些护卫的白羽都追赶不上,拖拉在后,像两条长长的尾翼。
彦落雨不停地催动翅膀,所过之处,向每一个黑衣人点刺、劈砍。她想要自己能够飞的快一些,再快一些,也许这样就能够多抵挡黑衣人几招,让蓝部和白翼人多活下来几个。
有了彦落雨的应援,蓝部和白翼人的攻击大见成效,一些受伤或动作迟滞的黑衣人,会立刻被众人围扑上去,最终淹没在白翼与蓝爪之中。
“靳大洋!”
喧嚣中忽然传来忻向之一声呼喝,声音竟似充满了悲愤。只见他不停地纵跃飞奔,横冲直撞地穿过整个战场,沿着石子小径追赶。在他前边,是一个黑衣人的身影,似乎想要转身逃跑。见此情形,彦落雨振动双翼,向着那个黑衣人的前方堵截了过去。
那个黑衣人竟然没戴面具,又或者他的面具是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打掉了,也犹未可知。面具可说是黑衣人的至宝,只有戴上它,才拥有强大的能力,令人畏惧的气势,能够充满神秘色彩。面具使黑衣人临危不乱,自由地像是能够飞来飞去,然而面具也将黑衣人深深禁锢,因为没有哪个黑衣人享受了面具带来的种种好处之后还有勇气摘下它,去坦然面对无能的自己。
…………
他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然而稚气未脱的脸上却又是一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表情,好像对什么都满不在乎。
“呵呵,还真是巧,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黑衣人似乎认识忻向之,但是一张嘴,便是一副流里流气的口吻,让人听了,不禁生厌。
“他是谁?”
靳大洋。
刚才忻向之呼喝的时候,彦落雨就已经听清楚了这个名字,她只是想知道,靳大洋究竟是什么人。
忻向之双眼通红,盯着靳大洋,咬牙切齿地说:“仇人!”
而后,忻向之又极力忍耐着,向彦落雨解释。
“当年,他们一群人在学校附近堵着打我,就是他一脚把我踹到了马路上,我哥为了救我,才被车子撞倒,瘫痪的。”
“喂喂,你这个事儿也不能全赖我吧?我和你又没仇没怨,也是别人喊我一起去堵你的,我就是去凑个热闹。”
靳大洋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要是有香烟的话,他一定想在嘴角叼上一支,再半眯起一只眼睛,让自己显得更酷一些。
“再说了,你哥是为了救你才被撞的,我又没动他一手指头。那最多算是个意外……”
“我去、你、妈、的、意外!”
忻向之大吼着,一脚将靳大洋踹倒在地。
“住手!”
靳大洋也大吼着,不过他吼错了,似乎“住脚”更恰当一些。
而后靳大洋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怒不可遏地又说:“现在你也踹过我了,咱们算扯平了,别以为老子怕你啊!我可是未成年人,连法院都不能拿老子怎么样,你还想咋样?”
说着说着,靳大洋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神情之间充满戏谑与挑衅。
“我还只是个孩子呀!小孩子犯错,上帝也得原谅嘛。”
…………
很多时候,忻向之也会很猖狂,但是在彦落雨看来,那都是他在故意作怪,除了逗笑之外,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爱。
但是靳大洋不同,从站在他身边的第一秒开始,彦落雨就没来由的感到讨厌,几乎是每多呆一秒,讨厌的感觉就多加一分。只不过,听忻向之说完这个孩子的来历之后,彦落雨便感觉不到讨厌了……
忻向之被气的浑身发抖,举起百爪刃猛然向靳大洋砍去。
“住手!”
这一次是彦落雨喊的,而且喊的同时,竟然还用千羽剑拦住了百爪刃。
忻向之满是悲愤地盯着彦落雨,彦落雨却不加理会,转身向靳大洋走去。
看到忻向之的架势,靳大洋就算再傻,也知道今天不能善了,早已持刀在手,严阵以待。刀是典型的小混混专用武器,大砍刀。靳大洋一边来回比划着,一边恶狠狠地叫嚣着:“臭娘们,你也想找死是不是?来啊,看老子害怕你们不?”
“孩子。有些错误能犯,因为错了还可以改,有些错误不能犯,一旦犯了,就再也没机会改了。”
彦落雨似乎是心平气和地说完了那一段话,而后却是千羽轻吟,化作一道白色闪电,向靳大洋直刺过去。
靳大洋想要横刀架开,却被千羽在刀刃上刺出一个豁口。见势不妙,更加激发了靳大洋的凶性,吼叫着向彦落雨猛劈数刀。彦落雨闪身躲过,千羽斜刺,点在靳大洋腿上,而靳大洋却恍若未觉,扭身横来一刀。
彦落雨仰面向地上平躺下去,将要接触地面之时,翅膀猛然舒张,人便如风筝一般,在空中滑过一个圆弧,越过靳大洋的头顶,落在了他的另一边。另外一条腿上,又中一剑。
靳大洋也许是真的知道害怕了,竟然大哭了起来,却仍旧拿着砍刀狂劈乱砍,似乎这样就能抵挡住彦落雨似的。
又中一剑,再中一剑……
“我错……”
千羽如鞭,没给靳大洋说完话的机会,猛然一下抽在他的脸上,且顺势而下,斩断了他举着刀的那只手……


(第41章 黑衣丘坡<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