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40章 再战断忧河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40章再战断忧河
………………………………
万马奔腾的威势,逼迫大地也为之震动,仿佛蓝色海洋涌来白色巨浪,携带着怒吼,拍向崖岸。猎鹰王和苏逸飞甚至没有勒停战马,直接从马上纵身而起,两只大手在空中彼此相握,一起向断忧河飞去,身后是两匹冲下崖岸的战马,发出最后的嘶鸣。只是这嘶鸣又立刻被淹没,因为有更多的,无数的身影,紧随其后,飞腾而来,于是,整个天空都被白色的巨翼遮蔽。
班明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扯着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赫闻天,兴奋地大叫。
“走了,走了,打圣城啊!”
苏丽娜竟然乱中偷闲,不忘逗弄一下小佳。
“喊姐姐,喊了我就带你过去。”
也许对于一个长期饱受欺凌的“嘴下败将”来说,这是她难得的,反败为胜的机会。
小佳此时哪儿还顾得上和苏丽娜斗嘴啊?急不可待地抓着她,胡乱嚷嚷着:“好姐姐,飞啊,飞啊,你快带我飞啊!”
身后的混乱不堪,热闹异常,自然吸引了彦落雨,只是在她回首的一瞬间,整个人突然呆怔住了。不是因为猎鹰王与苏逸飞的应援,不是因为满天白色巨翼的景象,甚至不是因为别的任何的一切事物,仅仅是因为断忧河。
异变突生,断忧河水正急速上涨,几乎快要与崖岸比齐,将失足跌落与飞跃过低的人瞬间淹没。断忧河不肯承载羽毛,只是因为被淹没的人太多,所以河面上才能看到零落的翅膀与僵硬的肢体。
这……真的是自己的梦境……
曾经有无数次,彦落雨就梦到过眼前这般场景,周遭没有声响,水面没有波纹,尸体被浸泡着,世界是凝固的,仿佛连自己也要被活活窒息而死,直到被惊醒。每一次从这样的梦境醒来,总会浑身大汗,不停地喘息,似是真的刚刚亲历过恐怖之地,真实,而令人心有余悸。
慢着,还有一点不对,是什么惊醒的自己?
“小心啊!”
彦落雨突然恐慌地大喊起来。
于此同时,那些巨大的柱子纷纷炸裂开来,探露出一条条怪蛇。尾巴还留在河里,仅是扭动着露出河面的上半段巨大蛇身,就像柱子活了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向着身边所有经过的人撕咬。一瞬间,便有很多人受创跌落,甚至有的竟被怪蛇生吞活咽。
遇到此番凶险,彦落雨反而不怕了。
就是这样,和自己的梦境完全吻合了。每次都是怪蛇缠绕着自己,勒逼着自己,然后惊醒自己。这一次,是该让自己看清楚这些怪蛇究竟有多厉害,到底又能把自己怎么样了。
…………
百爪刃的飞爪或抽打怪蛇,或钉抓蛇身,忻向之甚至还用飞爪缠住蛇牙蛇信,以图借力。彦落雨奋力地连震三次千羽剑,每震一次,便有一股狂风卷雪般的白羽飞出,冲向左、前、右的怪蛇,盘旋、缠绕、飞射。终于有怪蛇被杀死,巨大蛇身颓然地栽倒在河面上,瞬间被淹没,消失不见。只是断忧河仍未被激起半点水花,甚至波纹也丝毫不见,一如既往地死一般平静。
不但失去巨柱借力,反而受到怪蛇侵袭,对于后边大队的蓝白合组的兵士们来说,真是到了考验生死的关头。
很多借不到力的兵士,即使没有遭到袭击,也会无可避免地向断忧河滑落。有些蓝部兵士向怪蛇投掷完短枪,会奋力地朝上蹬一下自己的白翼同伴,以求为他加一把助力,而自己则选择坠落。还有勇猛如赫闻天与班明这样的兵士,会选择险之又险地向怪蛇借力,自然,这也是命丧蛇腹最多的一类。
更多的是,白翼兵士在空中拼命挥动巨翼,学习真正的飞翔。
比之还多的,是那些还在崖岸边的兵士,即便亲眼目睹了这样的惨烈与凶险,即便明知道往前便是九死一生,他们依然选择了起跳,飞翔,跟随。
这不像是战斗,更像是一场飞蛾扑火般,盛大的集体自杀,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大多数人选择了盲从,还是他们真的被什么东西所牵引,能够使每一个人,面对死亡之路时都可以奋不顾身,甘之如饴。
死去的人很多很多,像是要将断忧河填满一样,可依然有人在坚持着往前飞,还有更多的人,将要学会翱翔。
彦落雨想要大哭,想要劝说崖岸上的那些人,“留下吧,别再过来了。”可是这样的话,同样说不出口。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有权选择自己死去的方式,不是吗?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让自己目睹这样的景象,然后再去承受撕心裂肺的疼痛?
默默地流着眼泪,彦落雨却没时间去哀痛,对岸射出了大批的雕翎箭,仿佛一片腾空而起的黑云。假如自己和忻向之都不能抵挡的话,后边的死伤实在无法想象。彦落雨高高举起千羽剑,直指上苍,拼尽全力地一声喝喊。
“来呀!”
千羽剑似是爆发出全部力量,蓬勃而出的白羽犹如一个巨大的,飞旋的圆盘,向着黑云平推过去。与此同时,更多的白羽纷纷在彦落雨的脊背上凝聚,使她犹如长出了一对白色翅膀。而百爪刃也仿佛受到感应,体形竟然变的比迪辰的阔剑更宽更长,中间刃脊犹如鳞片一般,一段段脱刃而出,暴涨、衔接,直射两岸,宽大而刚硬的,像一座寒光闪闪的桥。
…………
对岸是一大片还算平缓的丘坡,枯黄遍地,满目凋零,其间一条石子小径逶迤远方,渐渐隐没于山脚之下。有些残垣断壁,伴着小径周遭分布四散,像是废弃多年的小小村落。薄雾笼罩,双眼迷蒙,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模糊,有些沉寂,也有些荒凉的世界。
四下分散着,黑衣人果然到处都是,人数其实并不算很多,大概也就二三百吧。黑衣、黑裤,黑色的面具,但是他们的头发各色各样,虽然也有一些是黑色的。重要的是,这些黑衣人不会使彦落雨有丝毫熟悉的感觉,心中反而急切地想要将他们全数打倒。
尽管这一切都如此不可思议,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眼前,彦落雨就像是一位白翼姑娘,身影有些像心岚,而忻向之则更像迪辰,虽然手指并没有变的像爪子一样尖利,但是整个手肘、手腕却带上了一双坚实的护腕,一直延伸到手背,散发着幽幽蓝光。
白羽圆盘将黑云激个粉碎,然后盘旋在彦落雨周围,护卫着。彦落雨从忻向之背上跳起来,在半空中尝试着扇动两下翅膀,随即,向着对岸猛然俯冲过去。忻向之也将飞爪射向对岸,用力一扽,自身便化作一道流光,向对岸激射,甚至比飞翔的彦落雨还要更快。
人未落地,环绕周身的白羽已向着距离最近的一个黑衣人呼啸而去,一阵“叮当”之声过后,彦落雨惊讶地发现,所有攻击的白羽竟然被那个黑衣人一一拨挡开了。他手中只是一把很普通的剑,人也很普通,假如其余的黑衣人都像他一样……
彦落雨真不敢往下再想。
忻向之已经抢先与另外一名黑衣人接战,同样打的激烈异常,一时之间肯定难分高下。一颗心分明正在渐渐往下沉,彦落雨却又像被卡着嗓子眼,堵的难受。
最多不过,也就是个死,拼了!
彦落雨强压着内心的恐慌,迫使自己平心静气,好像那一晚与忻向之过招一般,抖剑向眼前的那个黑衣人刺去。自从来到水蓝星之后,从手无缚鸡之力到俨然绝顶高手,彦落雨一直都迷迷糊糊,甚至越来越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有多弱小或者多强大,每次需要她冲上去的时候,好像都是报着拼命的心思。然而这一次,其它黑衣人甚至都没上来围殴,彦落雨知道,自己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越是绝望,彦落雨反而越从容。细想起来,这才是自己第二次与人斗剑呢。第一次是忻向之,他处处照顾自己,却还被自己失手划伤了。
这一次……
想起了萨日庆的开山斧,想起了迪辰的阔剑,甚至还有小佳的三齿钢叉。彦落雨不懂得他们的招式是否精妙,在她看来,他们只是动作有些缓慢而已,如果换成自己来用,不知道效果怎样?
千羽剑原本纤薄轻灵,此刻在彦落雨手中却显得有万钧之重,大开大合,尽是劈砍,像极了最初闭着眼睛用长剑胡乱招呼忻向之的模样,知不道的,还以为她发了疯呢。
就连对面的黑衣人也尽量躲闪着,不敢用剑与千羽剑对碰。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一片小巧的白羽悄悄从彦落雨的翅膀上挣脱,趁着一次黑衣人举剑格挡的时机,快速绝伦地划过了他握剑的拇指。
黑衣人的长剑掉落在地,而彦落雨并没有趁机斩落千羽,临时抬脚,将黑衣人猛地踹飞出去,倒在地上,口吐血沫。这是学着那一晚的黑衣人踹忻向之的法子,不过,好像彦落雨这一脚踹的更重一些,要是穿高跟鞋的话,准保得踹出个血窟窿。
“宝宝,打得好!”
忻向之大叫的同时,百爪刃从他对面的黑衣人胸前劈过,却换回了两道黑影,同时扑来。忻向之嘟嘟囔囔地不知道骂了一句什么,然后无奈地举剑相迎。
一道新的黑影也扑向了彦落雨,速度虽快,但是彦落雨还看的清,他不过是连蹦带跳地跑过来而已,正打算再战,却看到其他的黑衣人挽起了强弓。猛然回首,半空之中,猎鹰王与苏逸飞的面目已清晰可辨,紧随其后的,还有满天白翼。
假如由着这些黑衣人用雕翎箭去攒射蓝白两部之人,那些他们肯定是躲避不掉的,那个时候又该有多少蓝白两部的兄弟姐妹会丧命在此?
一念及此,彦落雨不敢再去想象那些可怕的后果,继而奋力地挥动起了千羽剑。
千羽暴长,犹如一条白色匹练一般抽向新来的黑衣人,阻挡他的进攻。与此同时,彦落雨挥舞翅膀,冲天而起,让自己横在了白翼与雕翎之间……


(第40章 再战断忧河<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