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35章 好歹亲个嘴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35章好歹亲个嘴
………………………………
与之有杀父之仇的人,又为了救自己而死,可是这件事永远都不能说出来,只能让他含冤莫白,永远背负着刺客的罪名。
苏逸飞有些痛恨自己,却又不能意气用事,毕竟,与整个白翼族相比,他一个人的感受,乃至生死,实在算不得什么。
彦落雨惊讶地看着苏逸飞,有些不敢相信地问:“叔叔,您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要和谈,我需要他们显示诚意,如果要开战,我需要他们抵挡蓝部人。”
苏逸飞神色平静地与彦落雨对望,又淡淡地说道:“所以,无论如何,今天……他们都不能走。”
…………
从前,每当站在彦落雨身后的时候,忻向之总喜欢把手肘架在彦落雨的肩膀上,再仰着脖子,以手托着“不香的香腮”,如此作怪,就好像他们两个人的脑袋,上下长在了一块似的。
当然了,他更喜欢将下巴直接摁在彦落雨的肩膀上,不过这个时候,通常不会太老实。彦落雨就只会埋怨一句,都赖他把自己摁得不长个儿了,却又由着他作怪,由着他放肆。
现在,忻向之也在如此作怪。
然而没有人看清楚彦落雨是怎么着,突然就站到了苏逸飞的身边,甚至还抓住了他的一只手。大家只看到忻向之突然失去支撑,向前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个嘴啃泥。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带他们走呢?”彦落雨冷冷地问,其中不乏威胁之意。
没能促成两族和谈,彦落雨已经觉得很对不住迪辰了,如果真要把他们的命都搭在这里,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
苏逸飞突然笑了起来,眼角上实实在在地叠起不少皱纹,并且抬起被彦落雨抓住的那只手,摇晃着说道:“既然我敢在您面前,说要留下他们,就不会在乎这个了。”
…………
居然连苏逸飞都笑了,这可是“水蓝星”啊!这说明苏逸飞当真是豁出去性命也想要留下迪辰他们,既然无惧于生死,又怎会害怕自己的威胁?
正当彦落雨一筹莫展,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忻向之忽然说道:“我说苏老头,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翻脸比翻书还快。是我杀了蓝部萨日庆……”
说到这里,忻向之有些歉疚地看了迪辰和小佳一眼,继而却又摆出一副无法无天,什么都无所谓的无赖模样,继续说道:“也是我杀的刚才那个谁谁谁,还有很多很多你们白翼和他们蓝部的小兵兵,就算没有几千,至少也有几百吧!你们要是想报仇,都应冲着我来呀,为难女人和孩子有什么意思?这么着,我留下来给你们偿命,你把他们都放了,咋样?”
忻向之不知道霍胜的名字,也就罢了,但是将迪辰一干人等全都说成是孩子,真是有点“岂有此理”。
这倒不是忻向之想找死,他才刚刚和彦落雨重逢,还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事,只是眼下,彦落雨想做的是救迪辰他们,而他则不能让她受到丝毫威胁。所以他想让彦落雨先把迪辰他们带走,安全之后,自己再想办法脱身。万一……
彦落雨就这样看着忻向之表演,哪怕他像一个滑稽的小丑,也依然令自己着迷。她知道忻向之的心思,也知道这一套对苏逸飞没用,但是对自己却很有用,能够让自己的心觉得很温暖,很平静,也很轻松。
“忻星主,您快别开玩笑了,谁敢找您报仇啊?我们这些人的命,在星主眼里,原本就是一钱不值。留下他们,也只不过是我想给白翼族多增加一个保命的筹码罢了。”
苏逸飞说出这样的话,原本是变相的想向忻向之示弱,可是说着说着,似乎也触动了自己的心事,大概的确觉得自己与族人们的命运挺悲催,不禁发出一声叹息,可是随即却又大声地对所有在场的白翼人说道:“今天,蓝部的人必须留下,不必管我死活!”
…………
听到首领的命令,先是苏逸飞身边的那些护卫,整齐划一地抽出兵刃,各个紧盯着在场的蓝部人,包括彦落雨与忻向之在内。然后是更多的白翼兵士举起了手中的兵刃,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仇哥死后,近侍队便以班明为首。眼见和谈无望,苏逸飞顷刻翻脸,班明立刻沉声喝道:“近侍队,防御!”
而后蓝部近侍队的兄弟们,人人长剑出鞘,抬高盾牌,以半圆型的阵势将迪辰、彦落雨和忻向之围护起来,却又将后背完全丢给了赫闻天所率领的白翼护卫队。
在此紧要关头,迪辰连忙高喊一声“住手!”,而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再此恳切地对苏逸飞说道:“叔父,他们都是一些普通兵士,就算全都杀了,也不起任何作用。让他们走吧,我留下。”
“迪辰哥哥!”
小佳的哭喊招来迪辰一个严厉的眼神,随后便被班明死死拽住,不让她轻举妄动。
再也不去理会旁人如何反应,迪辰转而微笑着,目光之中满是柔情地望着心岚,抽出阔剑,慢慢压在自己的脖颈上。
“不行!父亲,这个不行啊!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您不能这样做,不能啊!”
苏丽娜挣脱了早已呆住的心岚,跑到迪辰他们身边,苦苦哀求着。
“闻天,把小姐带下去。”
赫闻天大步走向苏丽娜,却在她的身前停住,猛然转身向苏逸飞跪拜下去。随即,一声沉喝。
“护卫队,防御!”
没错,赫闻天下达的命令是,防御。
此时此地,另外还有很多白翼护卫队的精兵,他们自然不会听从赫闻天这个命令。但是,从沙凡集市一路走来,仅存的那几十个白翼护卫队的兄弟,却在第一时间,长剑出鞘,反身向外,将自己的后背贴向了蓝部近侍队。
“你,你们!”
怒火大炽,苏逸飞一时气结,竟说不出话来。
…………
心岚终于向迪辰走了过来,脚步缓慢却义无反顾,她微笑着拨开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阔剑,抚摸着迪辰的脸颊,又偎在他的胸口听了听心跳,然后揽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尽量使自己站的能够和他差不多高,最后再拉着他握剑的手,把阔剑摆在自己脖颈上。
“心岚,你要干什么?”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苏逸飞竟然失去了沉稳,变得急切而焦躁。
“喂喂喂,好歹亲个嘴吧?不然的话,死都死的亏得慌!”
又是忻向之。
一边说,一边冲着心岚挤眉弄眼的,又偷偷向迪辰抛去满意撺掇意味的“媚眼”,然后径直朝着彦落雨走去,好像懒得再管他们死活似的,不过,一边走还一边说:“试试吧,很过瘾的!”
如此形势紧张,一触即发的气氛,居然被忻向之两句话便破坏的一点不剩。彦落雨首先绷不住表情,后来居然忘形地给了苏逸飞两拳,被苏逸飞怒目一瞪,才惊觉过来,转身又给了刚刚走过来的忻向之一通乱拳。
向来比汉子还爷们的水蓝星好猎手,萨小佳,也好不到哪儿去,咧嘴儿就是哈哈大笑,可是她之前哭的也很痛快,此刻再这么一笑,鼻子上居然冒出了个大泡泡,连忙抓着班明的胳膊就是一通乱蹭。
蓝部近侍队的模样,不予评价,反正几十个傻笑的老爷们,也没什么好看的。只是苦了身后白翼护卫队的兄弟,又要展示精锐本色,严防死守,又忍不住总想回头瞄一眼。
一场血雨腥风,居然真的被忻向之胡搞瞎搞地打乱了节奏。
阔剑斜插在地上,迪辰没有笑,他等这一刻已经等的太久,也太苦了。于数万白翼人包围之中,数万道目光的注视下,一个白色身影与一个蓝色身影紧紧相拥,再不肯分开,渐渐的,仿佛变成一副荡人心魄的画卷。
苏丽娜悄悄靠近赫闻天,竟然主动握住了他的一只手。赫闻天本来已经没力气傻笑了,但是看见苏丽娜,又变的劲头十足。他忽然很不服气迪辰这小子,也想和苏丽娜有样学样地试一试,可是不知怎么着,就收到苏丽娜一个警告的讯息,于是,只能挠着头皮,继续傻笑。
苏逸飞脸色很黑,然后很绿,之后很红,最后又很白。或许是因为他看出来了,这是一群都没拿自己生死当回事的人,又或许因为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反正苏逸飞走了,带着他的几万大军,浩浩荡荡地继续朝沙凡集市进发,竟然再没理会这些傻笑的人一句。
只是彦落雨的耳边听到忻向之嘀嘀咕咕地说:“粗话的,抢我风头!”
…………
沙凡集市的整个东城都是火光冲天,如果乌悍退上广场,退过凡路,就应该算是被蓝部人攻克半城了。西城不是不能退,但是现在的西城,有太多原本居住在沙凡集市的老弱妇孺,如果他们退过去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战场之上,这些老弱妇孺帮不上什么忙,还会引起骚乱、恐慌,可是这些人的死活又不能不管,毕竟都是族人。他们的父亲、丈夫、孩子,还在阵前与蓝部人拼命,怎么能让他们受到伤害?
东门城破之时,这些老弱妇孺便蜂拥着挤向西门,想要逃回居地,可是乌悍知道,西门也已经不安全了。因为他派出的游骑音信皆无,并且,也很久没有收到过居地传来的消息。
乌悍早已下定决心,誓与沙凡集市共存亡。到目前为止,这些老弱妇孺便是他唯一的顾虑。不过也不用太沮丧,乌悍还有一步后招,好像还是蓝部人给他的灵感。
又是一个夜晚笼罩了沙凡集市,但是冲天火光照亮了战场,为拼杀着的人群继续加油鼓劲。蓝部大长老的人马已经全部攻入城中,外面只剩下危男和一群撤下来的伤兵。
突然,东城门外,左右两边,各自行来一队白翼兵士,会合之后立刻由东门冲入,向蓝部大长老的队尾展开猛攻。这就是乌悍的后招,他们从南北两门而出,踩过敌人与兄弟的尸体,对蓝部进行包抄夹击。
蓝部大长老的队尾瞬间被冲了个七零八落,如果不是人数相差过大,也许真的会就此一败涂地。城外的危男见势不妙,鼓舞着还能够动弹的蓝部伤兵,前去支援,在白翼人外面又夹上一层。
乌悍向蓝部大长老发起反冲锋,有些白翼兵士甚至点燃自己的衣服和翅膀,从高处往蓝部人群里跳。
这些天一直都是埋伏在外的齐雄他们封锁着沙凡集市的消息,任务执行的也很好,别说是白翼人,鸟也不肯放过一只。但是现在计划有变,大长老的攻击举步维艰,所以齐雄最终下定决心,埋伏改为应援,向西门发起攻击,一上来便是山呼海啸,连仅剩一条胳膊的邓山也不落人后。


(第35章 好歹亲个嘴<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