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30章 相爱的私心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30章相爱的私心
………………………………
心岚可不是嗜杀之人。况且,白翼人连肉都不吃,更别说以血代茶了。只不过在那样的情况下,她情愿流血的是自己的马,这两者似乎没有什么可比性,那么好吧,她情愿很多很多人流血,也不想忻向之受伤。
那匹驮着他俩跑出战场的马,还站在不远处,仿佛听懂了他们说的话似的,适时地打了两个响鼻,表达自己的不满。
忻向之恍然大悟地一拍额头,傻呵呵地笑,随即又强辩。
“如果见你一次,就杀一次你的马,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说罢,他们再一起傻呵呵地笑。
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忻向之小心翼翼地抱起心岚,飞身上马,继续向白翼居地前进。不知道走了多久,却又回到了先前所遭遇的那个战场,那里已经没有活着的人了,遍地都是蓝部和白翼人的尸体,充斥着浓重的血腥。
心岚没有哭,只是很哀伤,倒是忻向之停下来,从一些尸体身上,翻找出治伤的药,心岚原有的那些,早就被他全倒在了她的伤口上。之前,他俩没有能力阻止他们相互杀戮,现在,他俩也没有能力将他们全部埋葬。好像实在没什么能够为他们做的,由他们去吧。忻向之将找到的药装好,又找了一个水囊和两件还算干净的披风。
然后,上马,继续赶路。
…………
余扬死了,和牛宝还有他们的两千兄弟,全部战死在沙凡集市的南城墙上,凡是掉进城里的蓝部兵士,无一例外,全都是从城墙上摔下的尸体。白翼人用性命在这里挖下一道鸿沟,充填进自己还有蓝部人。
尽管牛宝很勇猛,余扬也够机智,可最终也没能逾越一步。牛宝巨大的身体密密麻麻,插满了羽箭,而余扬,被垛碎成块,连具囫囵尸首都没留下。
伴随着沙凡集市东门的倒塌,危男率领手下最后的两千蓝部兵士也冲了上来。打开城门的那一队蓝部兵士刚刚进到城门口,便被无数羽箭射了回来,事实上,能退回来的已经没几个了。
随后,涌来大批白翼兵士,想要将城门再堵上,飞扬在城墙上看的清楚,竟从城墙上直扑而下,借用白翼兵士的身体,当作自己的垫脚之物,刚一落进人群,双刀立刻收割生命。一些城墙上的蓝部兵士,也照着飞扬的样子,直扑而下,不过,运气不好的,也可能直接摔死。
因为飞扬已经和城门口的白翼兵士混战在了一起,所以后援的白翼兵士也不好再放羽箭,一时之间,城墙上、城门里,成了最主要的战场。
危男虽然立功心切,却也指挥得当,将自己仅有的两千人,又分出一千,上城墙,自己带着一千人,冲城门。因为他知道,只有肃清了城墙,才有可能保得住城门。
为了阻止经由南北城墙,赶来增援的白翼兵士,蓝部兵士甚至在东城墙两端纵起大火。其实蓝部和白翼人都很怕火,平时使用时,也极其小心翼翼。不过白翼人似乎更怕一些,因为他们都比较爱惜自己的羽毛。
经过一番苦战,城墙终于肃清,但是危男也再难以前进一步,由沙街正中开始,无论是房顶还是路口,都站满了白翼兵士。危男想冲过去,便是铺天盖地的羽箭,不过白翼人一时之间也难以夺回城门,因为有了城墙上的蓝部兵士,投掷短枪以为支援。
可是胶着的战场之上,白色身影越来越多,蓝色却越来越少了。
天色已经大亮,危男回头,向着东边看了看,晨曦中隐约飘荡着尘烟。城墙上,不知是哪个蓝部兵士,忽然喊了一句。
“大长老来了,我们的援军来了!”
苦苦支撑的蓝部兵士们立刻吼叫着,相互应和着。
危男举剑高喊:“奋死向前!”
飞扬也跟着高喊:“奋死向前!”
二人率队向白翼人反冲了过去,但是很快,又被打退回来。
蓝部大长老赶到的时候,危男身边只剩下不足百人了,算上城墙上的,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二三百。不过,好歹城门还在手里,完成了预定目标。
可是危男还是有些沮丧,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中了一支羽箭,还被砍了一刀。他只是在怀疑,自己先前的,力克半城的想法,究竟有多么的痴心妄想。
城破不等于失败,乌悍早已在城中设下一道道防御,布置好一个个陷阱。原本他也想过,保全沙凡集市,出城与蓝部人决战,但是他又不敢。蓝部的进攻规模尚未全悉,放弃城内有利条件,贸然出城,实在是愚蠢。所以,危男攻击初时,他看到有可乘之机,也仅仅是派了一少部,突袭出城,没能有更多的预伏人马。
接替战场之后,蓝部大长老让危男和他的人先下去休息,换了个统军继续率队冲城。危男还不想下去,他说过,只要一息尚存,便是万死不辞。可是他太累了,苦战大半夜,现在似乎连手中的剑都提不起来了。
带着手下仅存的二三百个兄弟撤向后队,危男看着稀拉零散的队伍,忽然有点想哭。一万人啊,就剩这么几个了,还抬的抬,扶的扶。自己一个堂堂统军,只是一夜之间,就被打回了原形。
尽管人数增加了好多倍,但是蓝部的攻击依旧进展缓慢,层层叠叠的白翼人就挡在那里,杀或者被杀,战场之上的人早都麻木了。
一个蓝部队长看到侧边一处,防御相对薄弱,立刻率队攻杀过去。还没站稳脚,结果却掉进了大坑之中,跟着有火把丢下去,便成了一个火坑。
白翼人也要放火了。
临死之前,蓝部队长抓住身边一个很年轻的蓝部兵士,奋力将他甩出火坑。可是年轻的蓝部兵士已经浑身烧着,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抱住旁边一个白翼兵士,与他同归于尽。
战场之上不再是单纯的血腥味,还有肉香。
…………
前后左右都是白翼人,霍胜名为护送苏丽娜,实为监视彦落雨和迪辰等人。这种感觉很压抑,不止是彦落雨,连苏丽娜和小佳,整个属于“他们”的人,都很压抑。彦落雨想讲个笑话,调节一下气氛,可是想来想去,好像从前忻向之给她说过的那些笑话,都不足为外人道。
“来,给姐笑一个。”
连彦落雨自己也万万想不到,有一天,她竟然会扮演起调戏“良家虎女”的角色。
“啊,笑什么?”
小佳一脸茫然的呆傻模样,却使苏丽娜忍不住,“噗嗤”一声,先笑了出来。
“哎,走累了,歇歇脚吧。”
彦落雨说着,自顾自地走到路边,下马,找了一棵大树,落坐,靠着。小佳和苏丽娜紧随其后,两个侍女也不离左右。不过这一次迪辰、班明、赫闻天和仇哥也围坐了过来,好像要开一个“干部临时会议”似的。
精锐们无须吩咐,早已三五成群,四下分坐,霍胜无奈,也只得命令队伍原地休息。
“丽娜,离你们家到底还有多远啊?”
“不远了,不远了,大概再走三四天就到了。”
“啊,还要三四天?”
故作惊讶,再摆出一副疲懒的样子。其实,彦落雨本意是想表现的幽默轻松一些,可她实在不会扮演主角,更不会调控别人的情绪。在原本的世界里,她是一个多么默默无闻的人啊。这个“默默无闻”,并非指她的名望高低,而是从内心说起,说话不大声,走路溜着边,惟恐引起别人注意似的。就像她所爱的丁香花一样,原本也不会争芳夺艳。
可是现在,甚至包括迪辰在内,好像都把彦落雨当成了主心骨,还有两百多个唯她马首是瞻的精锐,周围更有五千双时刻盯着的眼睛。这使彦落雨如芒在背,很是别扭,可是偏偏又逃避不掉,谁让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决定和迪辰一起走呢?
终于现出原形,彦落雨一脸愁苦地问:“你们想过没有,见到丽娜她老爹,究竟要怎么样和谈?具体该说点什么?”
然后,发现大家比她更愁苦。
迪辰沉思着说:“首先,大家要放下兵器,不许两族再开战。然后可以慢慢尝试着,相互交流,交换货物,还有……相爱!”
大家都瞪大眼珠子,盯着迪辰,直到把他看的满脸羞红。
在此之前,迪辰一直否认爱上了苏丽娜,并且他所爱的,的确也不是眼前这个苏丽娜。他否认,不是因为不能够确定自己的心,而是……
应该怎么说?
就像一个现代人去对一群古代人说,将来出远门不需要骑马,只要坐着一个叫汽车的东西,屁股后边一冒烟儿,就跑到了。
古代人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这还不够,现代人又接着说,假如嫌汽车跑的慢,还可以坐飞机,能够在天上飞来飞去的。
古代人又该如何反应?
不过这个比方打的也并不完全准确,毕竟这个时候的“相爱”,属于迪辰的私心。正因如此,他在游说蓝部不要开战的时候,才不敢承认自己爱上了一个白翼女子,怕族人们认为自己完全是被白翼女人迷惑。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族人们的确就是这么认为的,不管他再怎么否认。
事实上,因为这点“私心”确实存在,蓝部人说迪辰是叛徒,好像也没完全说错。
“迪辰,我听小佳说,你喜欢上了我们白翼族的一个姑娘?”
苏丽娜一句话就把小佳给卖了,所以立刻招致小佳的不满。
“去去去,我哪有说过迪辰哥哥的坏话,你个大嘴巴!”
彦落雨帮着苏丽娜说话:“这怎么能算坏话?这是你关心你哥哥嘛。有相爱的人,总是好事呀。”
“就是!”
有彦落雨帮忙,苏丽娜可是得意的很,胆子也大了不少,居然敢和小佳打嘴仗,还故作不屑地说:“爱情是大人的事,像你这种小孩子,哪会懂?”
“我哪里小啦?”


(第30章 相爱的私心<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