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18章 鲜花与武器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18章鲜花与武器
………………………………
“防御!”
仇哥一声低喝,由一队队长搀扶着勉力站直身躯,所剩的一百多名有些慌张的蓝部近侍们闻听仇哥之言,立刻收短刃、出长剑,举起盾牌,将仇哥团团维护在当中。
蓝部近侍的盾牌与短刃都是特别打造的,短刃的鞘就在盾牌上,而盾牌又是绑定在左臂上的。
霎时之间,一百多个漆黑凸圆的小盾牌组成了一个大盾牌,缝隙之中伸展出泛着寒光的长剑。然而这场面并不威武,从面外看来,更像是一只被困住的怪兽。
可能今天这些兄弟和自己都走不出去了。仇哥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叹息,忽然目向北方,对一队队长说:“看,那里就是凡路。”
…………
迪辰进入沙凡集市的时候可是引起不小轰动,早就有人报告给乌悍,说是苏丽娜小姐与三鹰赫闻天亲自押着三个蓝部俘虏回来了。
乌悍大开城门,组织了盛大而隆重的迎接队伍。集市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赶过来看热闹,同时还准备了彩色花瓣、瓜皮菜叶,或者是别的什么能够丢出去,砸人的东西。
苏丽娜与赫闻天陪着彦落雨走在前边,城门未进,无数的花瓣便从天而降,白翼人欢呼雀跃着,载歌载舞迎接他们的英雄。更令他们狂喜不已的是,他们竟然看到了一位星主……尽管这位“星主”,此刻的发型散乱,衣着破烂,样子也显得有些狼狈,可是这些依旧抵消不了白翼族人的崇拜。
要知道,若是平时,他们某人单独遇见刑罚严厉的星主,一定会噤若寒蝉,吓也被吓个半死。然而现在,他们的小姐就陪伴在星主左右,显得那么亲密无间,这是多么至高无上的荣耀啊。
已经有很多人不由自主地朝着彦落雨高声欢呼,下拜行礼,但是紧跟着走过来的迪辰等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看到的只有一张张愤怒的脸,尽管这些脸孔,迪辰一张也不认识,可是他们依然愤怒地咒骂着,把除了花瓣以外的,各种各样的东西,朝着迪辰等人砸过来。
那些东西,平时都各有各的用途,此刻却只是“武器”。那些将它们当作武器的人,其实并不勇敢,他们拼命地往前挤,但是挤到迪辰等人身边之时,又会拼命地往后挤,好与迪辰等人保持足够的距离。
只不过,其中可能也有被迫勇敢的。
一个挤在最前面,看上去比小佳还小的白翼孩子,只顾着砸迪辰等人,不曾想却被后面的自己人推倒在迪辰面前。迪辰顶着无数飞来的“武器”,赶紧下马搀扶,可是那个白翼孩子并不急着爬起来,而是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把烂菜叶,稳稳地摔在迪辰脸上。
“不许砸!不许砸!”
苏丽娜与赫闻天大叫着,却阻止不了情绪激动的人群。
“你们不要砸啊。”
甚至连彦落雨……这位他们尊贵的星主……也阻挡不了他们对仇恨的宣泄。
彦落雨三人急忙跳下马来,赶回迪辰他们身边,一边保护着,一边不断喝阻。赫闻天带出去的那百十个受伤的白翼精兵也全部赶上前来,尽力地将苏丽娜、赫闻天、彦落雨以及迪辰等人与愤怒的人群隔开。
乌悍不解,为什么不能让大家对着敌人撒气,走到苏丽娜身边,正要开口询问,苏丽娜却先气急败坏地说:“这些都是我的客人,要以礼相待!你赶紧维持好秩序,送我们去驿馆。”
说完,愤恨地拽下一片被丢在自己头上的烂菜叶子。
…………
沙凡集市上的驿馆,应该是集市上最大也最豪华的建筑,因为每次首领来朝拜星皇,都会住在这里。所以,虽然被称作驿馆,其实戒备森严,常人是无法接近的。
原本迪辰、彦落雨、小佳和班明每人都被安排了一间房间,但是迪辰很客气地回绝了,坚持只要两个房间,由自己和班明住一间,彦落雨和小佳住一间。这倒并不是说,迪辰不信任苏丽娜与赫闻天,只是因为今天进城时的场面,使他也有些始料不及。
自己是忍了,彦落雨是忍了,班明也可以忍,但是小佳呢?
小佳是萨日庆的独女,又是他们这一拨孩子之中最小的一个。平时叔叔伯伯们惯着,哥哥姐姐们让着,从小到大,在蓝部之中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甚至比他迪辰还受宠爱,哪里会受过像今天这样的委屈?何况萨日庆刚刚离世,小佳满腹的哀伤苦楚都无处诉说,如果再怒火发作,和白翼人发生冲突,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更何况在这里,除了苏丽娜与赫闻天之外,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信任。赫闻天那一百多个伤兵对他们还算恭敬,可是驿馆之外,成千上万的白翼人,包括那个镇守沙凡集市的乌悍,对他们可都是咬牙切齿,怒目相视。
驿馆外仍旧聚集着很多白翼人,既像是看热闹,又像是要打仗,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哪怕是从窗口看见迪辰等人的身影,也会立刻丢过去无数的“武器”。
最初,乌悍派来的岗哨对这些情况根本就不管不问,甚至还暗中给围聚的白翼人帮忙,寻找“武器”,或是指点他们该如何“攻击”。后来赫闻天看到眼前的形势严峻,只得把自己那一百多个伤兵全部撒出去,撤换了乌悍派来的岗哨,才将围聚的人群驱离,使驿馆外围渐渐平静下来。
…………
连日来的奔波劳苦,厮杀战斗,还有巨大的哀伤,终于消耗掉小佳最后的活力。此刻她正蜷缩在床上,静静地睡着,像一只孤单单的小野猫。
天空是宁静的,夜色是宁静的,然而沙凡集市并不宁静,又或者说,是彦落雨的内心无法得到宁静。
忻向之也来到了“水蓝星”,这就意味着在原本的世界之中,当自己选择放弃生命的时候,他选择了生死相随。
然而,这又能改变什么呢?
自己和他所谓的相识相知,乃至谈婚论嫁,都是假的,假的!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一粒欺骗的种子,能够长出诚实的果子吗?可是为什么,明明恨死了他,也恨死了自己,但是看到他的脸颊流血,还是会那么揪心,疼痛?
这一颗“水蓝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假如自己和他就留在此处,再也不回原来的那个世界,一切又该是怎样一副光景?
不……他根本不爱自己,他接近自己的唯一目的,就只是为了报复,为了惩罚自己……
…………
外面隐隐约约的嘈杂声,惊动了沉思中的彦落雨。
如今的她,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需要躲在迪辰身后寻求庇护的柔弱女子,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她会打架了,更是因为心念的坚定、果敢。看了一眼依旧熟睡的小佳,轻轻推开窗,一跃而出,再轻轻地合上窗,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夜色里。
乌悍虽然才能寻常,可毕竟是有多年与蓝部对战经验的。今天,蓝部首领的独子,居然进入到沙凡集市,这无论如何也不能使乌悍放心。除了暗中派重兵包围驿馆,监视着迪辰等人的一举一动之外,更是加派了许多的城卫岗哨和游骑探子。
无论仇哥怎样身手不凡,想要夜探处于高度戒备之中的沙凡集市,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果然,进来还没多久,便被岗哨发现,随即展开一场苦战,也终于重伤遭擒。恰好这个时候,撒出去的游骑探子回来报告说,城外东山上,发现蓝部小股队伍,除此之外,尚无其它异常。
“这一定是蓝部精锐,他们想要干什么?无论他们多么精锐,凭这一小股,就敢偷袭我沙凡集市?难道打算里应外合?”
联想到先前,仇哥那令人畏惧的战力,仅一人就斩杀了近百的白翼兵士,伤者更是比之多出几倍。乌悍有些不寒而栗,也更坚定了彻底消灭这股蓝部精锐的决心。
正当乌悍悄悄整军列队,打算出城歼灭的时候,游骑探子再次回报,蓝部小股队伍有向集市潜行迹象,于是乌悍立刻更改部署,将计就计,决定等他们来自投罗网。
…………
当初,彦落雨的白纱睡袍早已破烂不堪。虽然苏丽娜为她准备的仍旧是白色衣裙,不利夜行,虽然驿馆外有乌悍布置的重兵,无数暗哨。但彦落雨还是溜了出来,悄无声息,形同鬼魅。
顺着嘈杂之声潜行到广场的时候,彦落雨发现了一个蓝部人,被缚其间。远远望去,觉得面熟,应该是当初在树林里追杀迪辰的六人之一,记得迪辰好像叫他“仇哥”。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们还不打算放过迪辰?也不对啊。班明同样也是“六杀手”之一,现在还不是决定和迪辰一起,同生共死。好像这个仇哥,当初也并不太想杀死迪辰,不像那个叫什么危男的和另外几个,招招狠辣,不留情面。
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彦落雨去寻思推想,近侍队潜进沙凡集市,不仅早已落入了乌悍设置的重围之中,很快,也惊动了潜藏的彦落雨。
现在离中心广场还有一段距离,彦落雨可以说是站的又高又远,从这个角度来看,仇哥和他的近侍队更像一枚巨大的指环,只是周身布满剑刃。指环中间被护卫着的,是仇哥和其他一些受伤较重的兄弟。当然,头顶上方也有盾牌护卫,只不过稀疏了许多罢了。
困兽动了。
缓缓的,想要沿着沙街,向集市东门突围。
…………
那天晚上,心岚独自溜出沙凡集市,在东山下望见忻向之的时候,最初,几乎没认出来他。
那是一个仓皇的背影,像是在逃命;那是一个沉醉的背影,像是在游荡;那是一个失了魂的背影,像是没有方向;那是一个极落寞的背影,像是要将自我放逐。
心岚就这样一直追踪着这个背影,他快的时候,甚至连骑马也追赶不上,他慢的时候,自己又不敢靠的太近。直到背影在一条小河边停下来,低头洗脸的时候,心岚才确定,他是忻向之。


(第18章 鲜花与武器<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