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16章 赴死与对错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16章赴死与对错
………………………………
回过神来,苏逸飞看到大长老已经走了进来。白翼人原本就是白发白眉,老者也只是皱纹纵横,皮松肉赘,若养生有道或精神矍铄,倒是实在不容易分辨他们的年纪。
大长老是由洞内的“门外而进”,并非直接从崖上的“洞口而入”,由此可见,从外面所看到的山崖上一个个的洞口,其实只是一扇扇窗户,或许整个山崖内部早已被白翼人挖通贯连,亦未可知。
大长老向苏逸飞微微弯腰行礼,说了一句:“见过首领。”
“大长老快请坐。”
苏逸飞急忙还礼,等大长老落坐,自己随后才坐下。
也难怪苏逸飞对待大长老格外恭敬,早在苏逸飞的父亲做首领的时候,大长老就已经是“大长老”了,按照辈份而论,还是苏逸飞的叔叔,也是现而今白翼族之中最为年长之人。
白翼族如今可谓人才凋零,老一辈之中,只剩大长老硕果仅存。当年那一场大战,与苏逸飞同辈的七位“白翼之鹰”全部战死,现在的二长老、三长老,根本就没有获得过鹰号。目下也只有“白翼三鹰”是族中新贵,然而能否担当得起大阵仗,还实在是不好说。
如此看来,当年白蓝之战,尽管是以白翼族获胜而告终,却也胜的很惨很惨。
大长老落座之后,无不担忧地说:“沙凡集市传回消息,说集市外的东山上发现蓝部的人。看来,我们要早做准备了呀!”
苏逸飞点了点头,而后反问:“乌悍兄弟镇守集市多久了?”
“三年零六个月。”
大长老的长子早已战死,乌悍是次子,年岁比苏逸飞小一些,怎奈本领平常,非将帅大材,能够让他镇守沙凡集市,已经很勉力了。
“要不然,把佑真派过去,替换乌悍兄弟,也好让他回来歇一歇。”
“不可,万万不可!”
大长老忽然显得有些紧张,却又似欲言又止。
“首领,我今天来,就是想说……我没有证据,但是……心中不宁,总觉得二鹰霍胜似有不轨。如果是我多虑,也还罢了,可万一是真的,闻天不在身边,你再把佑真派出居地,到时候,只怕会出现无法控制的局面。”
“会有这等事?”
苏逸飞显然难以置信,大长老自己也连连摇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证据也没有,可是我有感觉,就只有感觉。”
…………
“白翼三鹰”之中,老大封佑真性情温和,为人敦厚,与族中上上下下相处的都很融洽,人缘最好。而老三赫闻天,虽然看谁都带着三分不屑,对待部下也极为严厉,但是不仅办事利落,而且一诺千金,且不说首领交代的族中事务,即便是族中随随便便一个老婆婆,只要有求于他,只要他答应了,那就一定会尽心竭力。
惟独老二霍胜,性格内向,寡言少语,平时脸上也从来看不出个阴晴冷暖,甚至习修本领,都喜欢自己一个人悄悄躲起来,没有人能知道他整天都在想什么。
“霍胜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虽然性情孤僻了一些,但是本质不坏。再者说,身为白翼之鹰,也不可能背叛部族,去投靠蓝部吧?现在族中可用之人甚少,如果大长老没有十足的证据,也不宜过多猜忌。”
大长老碰到一个软钉子,心中略有不快,言语上便有了一丝激愤。
“首领,我不存半点私心,这么说也是为了你,为了部族大局的稳定。霍胜自然不可能投靠蓝部,可是他如果觊觎首领之位……”
“能者居之。”
苏逸飞突然打断大长老的话,轻轻叹了一口气,呆呆的,似是沉思,而后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叔叔,我有些累了。孩子们都长大了,如果真的有谁能领首领之位,我倒是极乐意落得清闲的。”
“逸飞……”
首领都已放下架子,喊自己叔叔了,大长老的火气自然也就灭了,看看苏逸飞的脸色,果然满是倦怠。
“可是病了吗?”
显然,这句话说的不对路。大长老沉吟良久,又说道:“怎么能这样想呢?自从部族交到你手上以来,虽不曾有大兴盛,大业绩,却是人人安居乐业,没有谁遭逢苦难,无人照管。论征战杀伐,也许你不如先祖,所受族人爱戴,却是无人能及,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好首领。”
“可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长老疑惑不解,苏逸飞无可奈何地又说:“猎鹰王会带领蓝部杀回来,我们都知道,这是早晚的事,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对付他,我甚至将首领之剑都弄丢了。”
“你不是把千羽剑赠予忻向之,要他去刺杀猎鹰王的吗?”
“是啊。可是以当时的情形,再以忻向之的本领,我不赠予他,又能怎么样呢?”
此时大长老似为苏逸飞鸣不平一般,提高声音说道:“我觉得你做的很好啊!由忻向之前去,就算刺杀猎鹰王不成,也足以把蓝部搅个天翻地覆。你以一柄千羽剑换回部族安宁,使敌人阵脚大乱,你做的很好。”
大长老边一边说,一边连连点头,加以肯定,突然又压低声音问道:“那个忻向之,真的像星皇,而非是你的计策?”
苏逸飞点头说道:“是的,至少有七八分像。”
“这就怪了,这就怪了……”
…………
沙凡集市依旧热闹非常,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各种叫卖之声此起彼伏,却不知这种繁华还能持续多久。如今这里还是白翼人掌管,所以白色也是最受偏爱的颜色,放眼望去,好像天上的云朵都飘落了下来,不过也有其它的颜色掺杂其间,但是绝对没有蓝色。
集市外的东山上,此刻倒是在荒坡野草之间能够隐约看见点点星蓝,仇哥率领的二百本部近侍已经赶到。他们在半路上发现了萨日庆的墓冢,这是一个足以使每个蓝部之人悲伤、愤怒的残酷事实,也使得仇哥更加担心去向不明的迪辰与小佳,还有曾经见过一面的彦落雨。
又加紧赶了半天的路,仇哥将本部近侍隐藏在东山顶上,等到入夜之后才带着两个人先前探路。山坡下,满地都是白翼人的羽箭,仿佛下过一场大雪,其间还有一片片或大或小的血迹,却仍不见迪辰等人,连先行出发,作为前哨的班明和危男,也不见踪影。
仇哥的心开始止不住地下沉,甚至在返回山顶的路上接连被绊倒了好几次,直等回到本部近侍隐身之处,在一丛灌木后一屁股坐下,呆呆地一言不发。
近侍们都围过来,但是谁也不敢出声询问,因为大家都知道,眼下的情形对蓝部十分不利,甚至可以说,还未开仗,已受重创。
更重要的是,如果猎鹰王知道了,他的兄弟、子侄都等不到胜利,乃至等不到开仗,便已离开,他是否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是否还能满怀雄心,带领蓝部重返荣耀?
过了许久,仇哥突然问道:“我要进沙凡集市,你们谁跟我去?”
虽然“本部近侍”是蓝部最精良的兵士,可是仅凭二百人,想冲进沙凡集市,也无异于飞蛾扑火,所以仇哥不是在下命令,而是邀人赴死。
“我去,我去,我也去……”
报名之声不绝于耳,近侍们各个争先恐后,情绪激昂,惟独蹲在仇哥身边的近侍一队的队长犹犹豫豫地说:“可是……首领给我们的命令是,追至集市外围,如果不见他们,应该前去与大长老汇合。再者说,万一他们都已经……已经……我们进去又有什么用呢?”
“不会的!他们没有死!”
仇哥恶狠狠地打断一队队长的话,一队队长却也据理力争。
“你都看到地上的那些羽箭了,他们显然是遇上了白翼人的大队兵马,就算不死也肯定被俘,要是那样的话,你看我们这些人,能把他们救出来吗?”
仇哥一把揪住一队队长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他们是我的兄弟!”
“也是我们的兄弟!”
一队队长的话似乎使仇哥清醒了许多,却还是想不到可行的办法,只得慢慢松开手,颓然地低下头。
思忖一会儿,仇哥忽然对近侍二队的队长说:“你带两个人,现在就去迎大长老,把咱们这里所遇到的情况都向大长老如实回报。”
而后,仇哥又对着与自己争辩的一队队长说:“你带着他们在这里等我,如果明晚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回来的话,你们就去和大长老汇合。”
想不到二队队长性情耿直,脾气火暴,直接冲着一队队长恨恨地说道:“我不回去!他要是怕死,让他回去!”
一队队长瞪了一眼二队队长,也没再过多计较,却又拦住仇哥说:“你是近侍长,你不能去,要去,就让我去吧。”
如果把这些近侍交给二队队长来带,恐怕也活不下来几个。仇哥此时已经冷静下来,知道自己这样安排的没错,除了自己的生死不再考虑范围之内。所以,轻声却不容反驳地说:“执行吧。”
…………
危男似疾风一般“杀出重围”,之后便任由跨下骏马驮着,穿过荒山野岭。后来马跑累了,放慢脚步,直至打了一声响鼻,“呼哧呼哧”地停下来。
翻身下马,危男一屁股坐倒在土堆上,由着骏马自己休歇、觅食。
危男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更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儿,他现在的脑子很乱,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可以杀的了萨日庆叔叔。然而在他的脑海之中,其实还有更多的恐惧,就是彦落雨架开他的长剑的那一招。
因为只有危男自己最知道,当时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彦落雨是怎么来到自己身边,又是如何出手架开长剑的。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和力度,那一招是抹在自己脖子上的话,恐怕现在的自己只能是一具无头尸体。
当然,这些还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危男实在想不明白,他的兄弟们,一个一个到底怎么了?大家从小,大家那么刻苦地学习本领,就是立志长大以后要荡平白翼族,为亲人们报仇雪恨,使蓝部重返荣耀。
可是现在,迪辰居然说不想打仗,班明如此,连小佳也如此。更让危男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萨日庆叔叔直到临死之前,都还说迪辰没有错。
他没有错,难道是自己错了吗?


(第16章 赴死与对错<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