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15章 我不会还手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15章我不会还手
………………………………
赫闻天一发怒,白翼精兵们自然不会再犹豫半分,立刻全都围上近前,只等一声令下。危男的出现,使刚刚静下来想听迪辰说几句话的赫闻天,狂傲再起。眼前一触即发的形势,对于迪辰,与其说危急,不如说窘迫。
迪辰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危男与赫闻天的质问,小佳突然走上两步,大声训斥着说:“赫闻天,你别乱冤枉人!说不想打仗的是我迪辰哥哥,又不是危男。难道你们白翼人就是,要么,所有人都想打仗,要么,所有人都不想打仗的吗?”
班明是在危男冲向苏丽娜的时候就已下马,站在了小佳身旁,此刻才一边警视着周围的情况,一边悄声问小佳,“怎么回事?”然而小佳似乎还是没时间搭理他,只顾气鼓鼓地瞪瞪赫闻天,再瞪瞪危男。
“你就是白翼三鹰赫闻天?”
听到小佳喊出赫闻天的名字,危男立刻挽出一朵剑花,摆出待攻之势。
危男和班明怎么也想不到,眼前之人,居然就是白翼族鼎鼎有名的白翼三鹰赫闻天,却同时又想到了,他身后那个白翼女人,既然连赫闻天都需要尽力保护,一定是白翼族更重要的人物。
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危男立刻想到,假如自己能够杀死赫闻天,再捕获他身后的那个白翼女人,自己不仅能够为家人们报仇,也能够为此次攻打白翼族之战立下首功。至于说眼前形势,身陷重围,敌众我寡,危男却并不如何在意,显然是根本没把那些白翼精兵放在眼里。
“你是蓝部前任首领之孙,危男?”
赫闻天原本就是狂傲的,只是被迪辰打败一阵,才有些灰心丧气,然而此时危男面带狠戾,目露凶光,自然也重新激起了他的斗志。
“正是!”
危男话音未落,人已挺剑而进,直取赫闻天的心窝,赫闻天也丝毫不慢,双爪相迎,左挡长剑,右抓面门。
迪辰和苏丽娜几乎同时大喊。
“住手!”
但是他们阻止不了危男与赫闻天。苏丽娜还坐在马上,离的太远,迪辰则没有办法同时架开两人,如果只架住一个人的兵刃,难免会被另一人所趁,无论伤了谁,都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危男自然不会等赫闻天挡住自己的长剑,再抓自己的面门,横剑左右一拨,反手上撩;赫闻天向后抽身,同时撤回铁爪,就地按下左爪,想以爪牙锁住长剑,右爪搂头便砸;危男撤剑闪身,待铁爪砸空,横扫一剑……如此这般,二人如同天生的仇敌,甫一见面,便是生死相搏。
…………
苏丽娜已经下马,走到迪辰的身边,手中拎着一柄红皮鞘的二尺短剑。
“架开他们?”
这句话本来是命令式的语气,可是当她意识到,迪辰并不是自己的族人部下,才临时又改成询问式的口吻。
迪辰有些迟疑,不敢相信眼前这位举止端庄,仪态高贵的白翼族大小姐,有本事架开赫闻天。他却不知道,苏丽娜要架开赫闻天,根本不用出手,只要往赫闻天身前一站,便可。
刚才,赫闻天已经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苏丽娜下马,他怕危男乘机伤害苏丽娜,故意向旁边跃出,引得危男追赶过来。围成圈的白翼精兵随着二人拼斗场地的变换,不断地左摇右摆,前移后撤,只是连迪辰都插不进手,何况是这些全都受了伤的白翼精兵呢?
不行也得行,不然由着他们拼斗打杀,出现伤亡,更是无法和谈。
迪辰这样想着,冲苏丽娜点了点头,随后抽出阔剑向二人走去。然而还没等迪辰迈开步子,众人只觉眼前一花,耳边“当当当”连响三声,危男与赫闻天却已经分开了。不仅二人呆呆地站在当场,就连站在一旁的班明也呆住了。
赫闻天见过彦落雨出手,所以等到发觉架开自己双爪的人是彦落雨之后也就没再过多惊讶,可是危男和班明却是第一次看见,上次在小树林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此时俨然已是绝顶高手。
危男只觉得虎口发麻,长剑险些脱手而出,然而,使危男更加感到惊讶的并非在此,却是他注意到了彦落雨手上的短匕。
“百爪刃怎么会在你手上?”
危男厉声质问,随即又盯着迪辰问道:“萨日庆叔叔呢?”
彦落雨望了望迪辰,迪辰也无言以对,小佳突然伏在班明身上,大哭起来。
危男几个箭步窜到迪辰身前,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地又问:“你快说,我们的叔叔呢?”
其实危男与班明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只是班明选择安慰小佳,而危男只有逼问迪辰。
…………
萨日庆的短匕,名为“百爪刃”,原本是蓝部首领所配兵刃。
当初猎鹰王和萨日庆共同率领族人,与白翼人作战,拯救部落,受到族人们同样的爱戴,然而为了部落的安稳,萨日庆却不争首领之位,甘心为兄弟做侍卫。所以猎鹰王将百爪刃托付于萨日庆,并且宣告全族,见刃如见首领。
萨日庆知道这是猎鹰王的一番心意,也是要自己全力辅佐于他,照看好蓝部。曾许诺:“人在,刃在。”
初见彦落雨时,萨日庆只因她救过迪辰,便以百爪刃相赠,助她逃命,实是以命相赠。如今只见刃,未见人,其中变故之大,可想而知。
“他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的白翼人都猜想,肯定是他们的“忻星主”已经杀死了蓝部第一勇士萨日庆。可是当危男追问萨日庆是怎么死的时候,迪辰却说:“是为了救我……”
迪辰话没说完,已被危男一把推倒在地,再次大声喝问:“谁能杀得了叔叔?谁能杀得了他?”
“是我。”
彦落雨的回答,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然而面对班明的惊愕,小佳与迪辰的不解,还有危男眼中带火的愤恨,彦落雨却坦然地又说道:“是我的爱人。如果你要报仇,就杀了我吧,我不会还手的。”
说完这一句话,彦落雨轻轻的闭上了双眼,然而眼泪还是有些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迪辰急忙爬起身,抓住危男,口中不停地喊道:“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仅凭刚才彦落雨架开自己长剑那一招,危男便已知道,自己根本杀不了她,就算她真的肯坐以待毙,迪辰他们也不可能容许自己杀她。
此刻,危男还不会感到悲伤,就像锋利的刀刃划过身体的那一瞬间,伤口并不会感到疼痛一样。他心中被愤恨充满,再次将迪辰推倒,怒喝着。
“你说,叔叔到底是怎么死的?”
也不怪危男反应如此强烈,他从小就目睹白翼人杀光了自己所有的亲人,是萨日庆把他从白翼人的屠刀下救出来,又教授本领。如果迪辰、班明他们都是他的骨肉兄弟,萨日庆则是严师慈父,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
现在,萨日庆也死了,不管亲手杀死他的是谁,起因都是迪辰那个见了鬼的“不想打仗”。所以危男现在还顾不得痛恨彦落雨,就像还没有感觉到伤口的疼痛一样,他只是恨迪辰,恨不得现在就宰了他才好。
迪辰趴在地上,断断续续地讲述了遇到萨日庆之后所发生的事,其间苏丽娜也补充着说出了忻向之的来历,恨的危男一脚一脚地踹在迪辰身上。
“这就是你说的不想打仗,你不想打仗,不想打仗……”
班明急忙抱住了危男,小佳也哭喊着说:“危男,我爹说……迪辰哥哥做的没有错。”
“啊!”
危男咆哮着,咬牙切齿,甚至将嘴唇咬出了血,他不能不相信小佳的话,可他不明白,萨日庆叔叔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死了都还没有错吗?
危男挣了几挣,没能挣脱班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转头又对着班明怒吼。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为叔叔报仇!”
听到萨日庆死去的噩耗,班明也早已是泪流满面,然而他却摇了摇头。
“够了,死够了,真的死够了!危男,难道死的人还不够多吗?”
危男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疯魔状态,一声暴喝,终于挣开了班明,举剑便向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赫闻天劈去。
不知是被眼前的情形所震撼,还是赫闻天也已经打的有些厌倦,居然没有接招,只是向旁边躲开了。
危男转身去劈苏丽娜,苏丽娜也躲开了,再去劈迪辰,太远……于是,危男竟然回身劈起了班明,却被小佳挡在身后。
仅有的一点理智还在提醒着危男,这是叔叔的女儿,唯一的女儿,不能劈,不能劈……
“叛徒,叛徒!你们都是叛徒!”
危男怒吼着,翻身上马,绝尘而去,只是可怜了那些来不及给他让路的“白翼伤兵”,在尘烟之中不断传出哀号。
…………
白翼居地与蓝部居地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蓝部居地是建在山林里的,枝繁叶茂,便于隐匿。虽然这样也可能有利于白翼探子藏身,但是相比起大军进攻所带来的危害来说,几个探子实在微不足道。因为蓝部人如鹰爪一般的双手更善于攀爬,而树木又是遮挡羽箭的天然盾牌。更何况,没有人能想象得出,成千上万个长着翅膀的白翼精兵,如果在茂密的山林里一起扑扑棱棱,会是什么样子。
而白翼居地则建立在一面巨大光滑的山崖下,或者说山崖中,因为通过多年的建造,山崖已经被掏出了一层层一排排的山洞,以供族内重要人员议事或休憩。当然,更多的营地还是建在崖下的山坡上,视野开阔,一览无余,假如蓝部人想攻上崖洞,危害白翼族中的首脑,首先得踏平整个白翼居地。
此时,苏逸飞正站在最高的崖洞上,极目远眺,若有所思。苏丽娜偷偷溜出居地,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不可想象,只是短短几天的工夫,自己的女儿居然会为了一个,甚至连来历、身份都还不能确定的人而离家出走。也许是平时太骄纵她了,幸好和她一起出走的还有心岚与赫闻天,能够让人稍稍放心一些。
便在此时,苏逸飞忽然听到护卫一声传报。
“大长老告进。”


(第15章 我不会还手<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