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09章 勇士与小姐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09章勇士与小姐
………………………………
面对男人的一再邀斗,迪辰已是无法回避,却边走边说:“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与你战斗,只是看得出来,你不会以杀人为乐。你的目标是我,与别人无关。我死以后请你保护他们周全,去留任凭他们自主。”
然而迪辰的话音未落,萨日庆忽然大笑起来。他只是发出“哈哈”的声音,脸上丝毫没有笑纹,并且,笑声中充满了悲壮之意。
“好小子,老夫传授你二十几年的本领,如今未战言败,倒先学会讨饶了……”
话未说完,萨日庆的豪气已渐渐消失,因为他比迪辰更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可怕。英雄迟暮,无力回天,毕竟没有谁能够长盛不衰,那么自己征战这一辈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欢声笑语的家园”?
如果有,该多好啊……
“老夫的命,不用你饶。”
萨日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而瞧着彦落雨与小佳,怜惜地说:“只是这位姑娘非我蓝部之人,不该卷入我们的战争,还有那个孩子……她,只是个孩子。”
“当”地一声清脆,在众人耳畔响来却尤胜炸雷,那是男人突袭进击,以千羽剑点在迪辰的阔剑之上,发出了声音,而声音未落,人又已退回了原位。
受到男人的催促,迪辰抖擞精神,向男人深施一礼,随即挺剑刺了过去。
萨日庆料定迪辰不敌,况且他的伤尚未痊愈,自己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呢?于是,顾不得他们单打独斗的规矩,大喝一声。
“小心啦!”
拎着一双开山斧,也加入战团。
男人似乎并未介意萨日庆的加入,凝神定气,不慌不忙,只是迪辰的阔剑与萨日庆的开山斧都足够沉重,所以并不与他们兵刃相磕,一柄千羽剑在两人之间宛若灵蛇,穿梭回旋,霎时,便让人眼花缭乱。
…………
刚才还在不停地想要唤醒小佳,此刻彦落雨早已被眼前的战局吸引。
迪辰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尽管萨日庆舍命相护,仍旧解不了受困之急,反而自己也时常被男人挥来的一招半式,逼的只有招架之力。
慢慢的,彦落雨惊讶地发现,迪辰出招的速度似乎很慢,刺向男人的剑式往往只使到一半,便被男人躲开了。而迪辰自己似乎并未察觉,非要将剑式使完,不懂变化。如果说迪辰是因为有伤在身,使战力大打折扣,可是萨日庆却也和他犯着同样的毛病。
他们打了半天,连响声都没听到几下,男人的剑甚至都不愿沾着他们的兵器,只是来回轻巧地躲避着。有时迪辰或萨日庆的兵器甚至是贴着男人的身体划过去的,如果能再近一丝一毫,也能让男人受伤。可是彦落雨看得清楚,这些毫厘之差,都是男人预先余留出来的。
彦落雨浑身发冷,可是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她一手抱住小佳,一手几次握紧长剑,想要扑上去给迪辰他们帮忙,却都克制住自己,又慢慢松开了手。
自己只砍死过一只野鸭子,哪儿会打架啊?
此时此刻,由于萨日庆吸引了男人的注意,迪辰已逮到一个机会,绕到了男人的背后,由下往上,由左至右,突然奋力地撩出一剑。
如果这一剑撩中,非把男人斜劈成两半不可。
然而令彦落雨目瞪口呆,甚至想拍案叫绝的是,眼看男人迎着萨日庆劈下来的开山双斧,向前屈膝、弯腰,躲过了迪辰上撩的阔剑,而阔剑恰恰又撞上双斧,阻挡了萨日庆的攻势,金铁交鸣,震耳欲聋。
如果是普通的兵刃,也许早被萨日庆的双斧劈断了,如果不是迪辰这样雄浑的功力,又怎阻挡得住萨日庆?
然而这一切就出现在彦落雨眼前,电石火花之中,男人已直起身,几乎是躺在阔剑的剑身上,随即抬起了右脚。
随着彦落雨“啊”地一声尖叫,萨日庆竟然被男人一脚踹的倒飞了出去。
萨日庆重重地撞在一块山石上,口吐鲜血,向前扑倒,双斧还握在手中,摆在头前,看起来就像一只生了钳子的大蛤蟆。
想不到昔日的蓝部第一勇士,今时竟被人踹出战团。
可是萨日庆也有萨日庆的信念,他顾不得擦一下口角的鲜血,甚至不顾起身,双手拍地,双腿发力,真就如一只大蛤蟆一般,凌空弹跳了起来,哇哇怪叫着,再次扑向男人。萨日庆的叫声不是情绪,而是招式,哪怕能引得男人回头看一眼,也算于迪辰有益。
男人果然回头了,有些讶然地看着萨日庆砸落在自己身前,紧接着又是一跳一扑。那一瞬,彦落雨看见男人后退的同时,用了比之前慢了很多的速度,抬起了手中的千羽剑。
面对这种情况,萨日庆应该用斧头拨挡开,或者是立刻后退,然而任谁也想不到,他却用了比平时快很多的速度,直直地冲撞上去。
千羽剑像道流光一般,透过萨日庆的左肩,随即又迅速地抽离出来。萨日庆的左手再也拎不住沉重的开山斧,“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
沙凡集市并不大,也许它原本应该很大,却始终大不起来,因为这里历来都是蓝部与白翼族争夺的中心。蓝部人占据、修建;白翼人毁灭、占据、再修建;蓝部人再毁灭、再占据、再再修建,如此周而复始,无休无止。想要知道哪个部落更强盛,只要看看,是谁掌管着沙凡集市,就好了。
沙凡集市之中,最出名的应该是沙街与凡路,同时,这也是沙凡集市最热闹,与最冷清的两个地方。
沙街贯穿集市西东,黄沙铺地,金光闪闪,街两旁全部是商铺摊贩,柴米油盐、皮毛棉麻、刀枪棍棒、牛羊骡马,可以说只要水蓝星上有卖的东西,在这里都能够买到。凡路就是由沙街正中,向北铺陈而去,路口平时有兵士在旁把守,别说是行人,只怕连飞鸟都不许落在上面,因为这是一条朝圣之路。因为这里,直接通向星主所在之处……圣城。
占据沙凡集市的部族首领,每年都会从这里前往圣城,朝拜星主,祈求他们可以降福给自己的部族,或者……少降些祸也行。
星主们从来不会理会是谁占据了沙凡集市,只要有朝拜,有进贡就好,而部族之间却为争夺沙凡集市,已经相互撕杀了……谁知道他们已经相互厮杀了多久?
此时,沙街上正走来一位贵人,说她是贵人,却又无法具体地说出“贵”在哪里。
她额前的发束上嵌着一颗红宝石,宛如水珠欲滴的模样,被飘逸的白色长发衬托着,显得格外夺目。一袭白色的连身长裙,腰带上同样有一颗红宝石,却像鸽子蛋那么大。长裙甚至遮住了鹿皮小红靴,只当贵人的步子偶尔迈的过大,或是有风吹过的时候,鹿皮小红靴才会惊鸿一瞥,霎时又藏匿于裙下。
但是华丽的衣着,并不能代表她的可贵之处,何况沙街上根本没有穷人,她这样的打扮只能算普通,犹如她带着两个侍女,一个随从,这样的排场在沙街也相当普通。
那么是她只能用惊艳来形容的容貌吗?
好像也不是。
可她浑身上下,一举一动,就是透露着一种贵气,或许,这就叫天仙下凡吧。
奇怪的是,贵人身旁还有一位姑娘,说她是侍女,她却和贵人并排走着,说她也是位富贵之人,她的衣着打扮却又普通的和侍女差不多,此刻她正面露难色,小声地嘟囔着:“小姐,你真的要去找他啊?”
贵人用轻松的口吻说:“不是去找,而是去迎接!迎接我们凯旋而归的大英雄!”
“可是……”
不等姑娘把话说完,贵人又故作嗔怪地说:“心岚,不是不让你喊我小姐吗?说过多少遍了,你总是记不住。”
“我知道,可是小……丽娜……”
心岚小心翼翼地朝左右看了看,又压低声音提醒着:“咱们这是在居地外面啊。”
“我什么时候变成小丽娜了?”
这位贵人,好像就是白翼首领之女“苏丽娜”,听了心岚的话,“噗嗤”一笑,又象征性地,在心岚的脑门上轻轻一弹,继而又说道:“在哪都一样,不需要分场合,你又不是侍女。”
心岚小声嘟囔着:“不是侍女,又是什么?”
“是我的好姐妹啊!”
苏丽娜满脸诚恳地说:“虽然你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可你并不是一个孤儿,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知道我是怎样待你。我是你的姐姐,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父亲,将来我还要给你说一门好亲事,把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不知因为害羞,还是感激,心岚的眼睛湿润,变的更加明亮动人。
“我不嫁,我要一辈子跟着你。”
心岚嘴上说的信誓旦旦,只是这羞怯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言不由衷。
“哟……真不嫁啊?”
“就不嫁!”
“哟、哟……不嫁就不嫁吧,傲气什么?说不定想嫁,还没人要呢!”
苏丽娜说完,不再给心岚丝毫辩解的机会,径直朝一个卖水果的小摊前走去,留下心岚又羞又气地直跺脚。
…………
现在吃晚饭为时尚早,可是苏丽娜带着心岚他们已经在沙街上逛了半天,又累又乏的,于是找了一家酒楼歇脚。
还不到上客的时间,酒楼里显得有些冷清,苏丽娜把侍女和随从打发到旁边,自己和心岚在楼上,靠窗的桌子前坐下,说着姐妹之间的悄悄话。
虽然苏丽娜总说她是姐姐,但是心岚自幼无父无母,又不知道自己的生辰,怎能确认谁大谁小?不过在考虑问题方面,心岚可要比苏丽娜更周全,也更谨慎的多。这也许是因为两个人的身份不同,苏丽娜是首领的女儿,从小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心岚只不过是一个还算幸运的孤儿,能够成为首领女儿的玩伴儿。
一路上心岚都显得忧心忡忡,她知道苏丽娜这一次私自离开居地的目的,更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可是那个人毕竟不是同族,就像……就像自己心中隐隐的心事,让人想也不敢想……


(第09章 勇士与小姐<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