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08章 男人的怒火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08章男人的怒火
………………………………
看到彦落雨摔倒在地,小佳再也顾不得和她怄气,跑上去看她有没有摔伤。还好,彦落雨只是踩到了一颗圆圆的小石子,滑了一跤。
自己从前走路快了都会头晕眼花、心慌气喘,哪儿爬过这么高的山呀?今天这么拼命,就是怕耽误了大家的脚程,想不到还是被埋怨,现在连这么小的一颗石头子都欺负自己,给自己下绊。彦落雨想着想着,忽然委屈地哭了起来,这阵势,倒是真把小佳吓了一个惊慌失措。
“唉,你……别哭,你别哭啊。是不是伤到哪了?快告诉我。哎哟……姐……姐,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嘛,你还能跟我计较啊?好姐姐,快别哭了,回头我教你,我们蓝部人的缩地术,保证能让你跑的像飞一样快,而且攀藤上树,如履平地,好吧?”
看着小佳小心翼翼地哄自己开心的模样,彦落雨“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反而把小佳搞得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个像星主一样的姑娘,到底在玩什么。
…………
萨日庆和迪辰已经在前方不远处找好了宿地,看来今晚又要在山上过夜了。
迪辰架好了柴火,忙着把一些干草和细枝摆在一块山石前,然后抽出阔剑,快速地从山石上划过,溅起一溜火星,“扑”地一下点燃干草,速度一点也不比打火机慢。
彦落雨一瘸一拐地被小佳搀扶着走过来,样子显得有些狼狈。
迪辰见状,紧张地问:“怎么了?”
还没等彦落雨回答,小佳抢先说道:“没事没事,落雨姐姐就是摔了一跤。”
跟着暗中偷偷捏了捏彦落雨的胳膊,好像没有照顾好彦落雨,是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求彦落雨帮她遮掩遮掩。
“摔到哪了吗?要不要紧?让我看看。”
彦落雨在迪辰搬来的石头上坐下,愁眉苦脸地挤出一丝笑纹。
“没事。就是膝盖擦破了一点皮。”
然后把裤腿慢慢卷起来。擦伤的地方约莫有两指长宽,慢慢往外渗着血水。迪辰连忙把掖在腰里的小瓷瓶拿出来,为彦落雨敷上,接着,又去撕自己本来就已经很破很短的披风。
“唉!你干吗?”
小佳拦住迪辰,连连摇头鄙夷地说:“脏死了。”
而后她把自己的衣摆撕下来一条,一边为彦落雨包裹,一边小声嘀咕着:“就这点小伤,还用包啊?”
彦落雨连忙把腿蜷缩回来,推让着说:“不用了,不用了。”
可是小佳手上不停,三下两下就给包好了,末了还紧紧地打了个结。忽然抬头盯着迪辰,表情很严肃地问:“迪辰哥哥,我还没见你这么紧张过谁呢?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落雨姐姐了吧?”
彦落雨和迪辰同时闹了个大红脸,彦落雨更是害羞的低下了头,在小佳肩膀上轻轻砸了一拳。
“小丫头,你胡说什么呀!”
小佳不忿地对彦落雨说道:“我怎么胡说了?从小到大,我就是没见过迪辰哥哥有这样紧张的时候。有人喜欢你还不好啊?迪辰哥哥可是我们蓝部最棒的小伙子啦!”
转而,小佳又像个大人似的,向迪辰说道:“喜欢就是喜欢嘛,有什么好害羞的?放着这么好看的美人不要,难道你还真的惦记着白翼那只肥鹅啊?”
彦落雨被揶揄的,只觉得无处可藏,故作生气地说:“臭丫头,你再敢胡说,当心我撕你的嘴。”
“你打的过我吗?”
小佳挑衅似的瞅着彦落雨,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忽然又斜着眼睛偷瞄迪辰,别有意味地说:“除非……是有人给你帮忙,替你出气。”
迪辰当然不能真的把小佳揍一顿,但是也不能任由她把自己和彦落雨欺负的“无力还口”啊,于是话锋一转,揶揄着问:“我要是蓝部最棒的小伙子,班明该是什么呀?”
彦落雨也抓住转机,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
“哦……班明。班明我认识啊,他还向我鞠躬行礼呢!那个小伙子长的很帅啊,不知道他有没有心上人。”
就算小佳再俏皮,手上再狠辣,可女孩子的羞涩是天生的,尤其是觉得被彦落雨知道了自己的小秘密,羞涩的一下子像换了个人儿似的,急得干张嘴,却说不成话。
“迪辰哥哥,你……你们……哼,你们欺负人!”
彦落雨和迪辰反败为胜,小佳的气愤延续不足三秒,便又娇羞又窃喜地偎进了彦落雨怀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
“什么人?”
猛听到萨日庆大喝。
迪辰起身抽剑,一气呵成,人已向着声音来处奔去,小佳和彦落雨也紧随其后赶了过来。
皓月当空,一片皎洁,这里没有浓密的树林,零零星星的灌木,长的倒也茂盛。萨日庆刚刚打到两只兔子回来,此刻,兔子丢在旁边,而他手中却并没有兵器,只是呆呆地站在当场,像被人施了法术。
与萨日庆对面的一丛灌木旁站着一个人,浑身素裹,外罩宽大的白袍,甚至还有白纱蒙面,然而,他的头发却和彦落雨一样乌黑,只不过是短短的,显然是个男人。
这丛灌木离彦落雨他们的宿地并不远,如果在萨日庆回来之前,这个男人就一直藏在灌木后面窥视,而又没被迪辰发觉的话,那么,他就足以令人恐惧了。
萨日庆有些迟疑地问:“你……是星主?”
男人没有回答,甚至连看也没多看萨日庆一眼,他的目光从小佳身上扫过,紧紧盯住了彦落雨。
四目相对,彦落雨如遭电击,全身颤栗,不禁摇晃了一下,险些站立不住。
她实在太熟悉这个眼神了,以往它们仿若幽潭秋泓,总是深切地注视着自己。而如今,似乎将疼惜与喜悦都藏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目光终于从彦落雨身上挪开,转而又向迪辰看去,眼中腾起一股冷冰冰的火焰。随即,反手缓缓抽出背后的长剑,示意迪辰出战。
“这是白翼首领的千羽剑!你究竟是什么人?”
众人听到萨日庆的喝问,注意男人手中那柄不同凡响的长剑。只见它通体雪白,宛如无暇美玉,剑柄上铸有一道道适手的横纹,剑身上更是附满了晶莹剔透的鳞片。
哦,不……那些应该是羽毛。
男人仍旧不理会萨日庆,倏身向前一探,手中的千羽剑仿佛暴涨几尺,直取迪辰眉心,猝不及防。
“住手!”
彦落雨的喝声并未能制止男人的动作,危急关头,倒是一柄横掷过来的开山斧砸在剑身上,随即弹飞回去。
萨日庆单手持斧,奋身而上,其间,又正好接住先前掷出的那柄开山斧。双斧在手,立时车轮般舞出一股旋风,将迪辰等人紧紧护在身后。
男人先被萨日庆所阻,又被车轮旋风逼得后退连连,这才将目光从迪辰身上收回,冷冷地注视着萨日庆。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不是去找白翼人打仗的,而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白翼首领,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趁着迪辰与男人说话的工夫,小佳已手持三齿钢叉,从萨日庆舞出的车轮旋风侧边,向男人刺了过去,眼看就要一招得手,萨日庆却拼命大喝。
“回来!”
然而,为时已晚。
任谁也没看清楚,男人是如何动了一下,硬是让小佳的钢叉贴着自己的左肋滑了过去,如此不算,还伸手在钢叉上拽了一把,使小佳连人带叉直扑入怀。
此刻,钢叉已经伸在男人身后,收不回来了,小佳也够机智,索性丢掉钢叉,伸出双爪便向男人胸腹间抓来。然而却被男人早一瞬掐住了咽喉,反手往怀里一拐,制于身前。
小佳受制,仍不罢休,反手向后,去抓男人的脸面,却被男人用剑柄在颈窝上轻轻一磕,立刻全身瘫软,昏死过去。
…………
转瞬之间,小佳的生死已操控在男人手中,萨日庆不再舞动开山斧,呆呆地站立着,甚至连呼吸仿佛也停了下来。
自己征战几十年,拼杀无数场,还从未遇到过像眼前这样可怕的敌手。
刚才萨日庆将开山斧舞的水泼难进,就是想拼力护住这些人,同时也好寻找对方的空档,可是他发现,看似随随便便站在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机会。
因为男女体质有别,小佳的功夫虽然赶不上迪辰他们,但是三五个白翼精兵根本别想难为住她。而此刻,她命悬一线,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萨日庆没有料到小佳会突袭,也没有料到小佳会一招受制,但是却在发现小佳异动的同时,已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他在等,等眼前这个男人处置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唯一的亲人之后,再扑上去与之以命相搏。
男人将千羽剑慢慢举在小佳面前,贴向她的脖子,举止甚至有些优雅。
彦落雨已经快要哭了出来,急切地呼喊着:“不要啊!”
男人手中的剑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后抬高,从小佳的头顶划过,原本蓬松松炸起来的蓝色短发,迎刃而断,“嘭嘭嘭”跳落在剑身上,像一群舞蹈的精灵。
此时迪辰上前一步,诚恳地说道:“杀了她对你有什么好处?我是蓝部首领之子,迪辰。我愿意用自己和你交换她,你把我带去,献给白翼人吧!”
“不行!”
“不要!”
听到萨日庆与彦落雨几乎同时出声喝阻,男人突然怒火大炽,不知是见不得他们对迪辰如此关切,还是他们以为,自己会用一个小姑娘来做要挟,而觉得辱没了自己的威严。他一把将小佳朝着彦落雨推过去,满眼轻蔑地用剑指了指迪辰,又指了指自己脚前,再一次要求迪辰出战。
这场战斗是躲不过去了,迪辰对于取胜没有丝毫把握,甚至连萨日庆叔叔对眼前这个男人都流露出颇多忌惮。刚才他只是顺手一推,小佳整个人便凌空向彦落雨撞去,使旁人根本来不及施救。然而小佳当真撞进彦落雨怀里的时候,偏偏轻的像片羽毛,甚至还是彦落雨托着她,慢慢放在地上的,两个人都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迪辰不明白男人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但是眼前的情形,已不容他再有丝毫的犹豫,只得挺剑,缓缓向男人走去。


(第08章 男人的怒火<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