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06章 解毒的药物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06章解毒的药物
………………………………
齐雄慢慢坐下,似乎已陷入了沉思。好像首领并不想要自己死的多么壮烈,反而还要自己想方设法,让更多的兄弟都能够活下来。可是……可是我们是要去打仗啊,打仗不就是要去死人的么?
没等齐雄领悟透彻猎鹰王的用意,四长老又开口说道:“首领,还是您来坐镇居地,由我做先锋,大哥领军……”
猎鹰王不等四长老把话说完,已摇头否定了他的好意,转而看着还没有分配任务的人。
“仇哥,你带本部近侍,两百轻骑,顺着迪辰他们所走的小路,赶至沙凡集市前。中途,如果见到萨日庆,由他统领,传我号令,绑不回迪辰,就拖回他的尸体。如果见不到他们,你们就近与大长老会合,由大长老统领。”
待仇哥领命之后,猎鹰王最后看着班明与危男,慎重地说:“你们两个,作为轻骑前哨,换马不换人,尽快找到他,好吗?”
“嗯!”
班明重重地点头应允,而危男却犹豫着。
“首领,请您……让我随大长老做先锋军吧!”
“怎么?你不再认他做兄弟了吗?还是你不敢杀他?”
“我认他做兄弟,我也敢杀他,可是……”
忽然之间,危男似乎就要哭了出来,低声嘶吼着说:“首领,让我去和白翼人作战吧!就算真的要第一个死,我也毫无怨言!”
猎鹰王不容辩驳地说:“你们两个,现在就出发!”
…………
有了萨日庆与小佳的加入,彦落雨和迪辰的日子好过了许多,起码彦落雨不用担心要啃生肉,迪辰也不用刻意为她找果子。
别看萨小佳个子娇小,提的那柄三齿钢叉倒还比她长出一截,可是打猎真是一把好手!远远地瞅见有猎物出现,一钢叉飞出去,猎物就只有变成食物的份了。
再看小佳整天一副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样子,他们不像是舍身赴险,倒有一些像是外出游玩。只不过天真活泼的小佳,即便偶尔说出有趣的话,也从来不会笑。倒是彦落雨,有时被逗的忍俊不住,可是再看着旁边,三张死板且诧异的面孔,脸上的笑容就会变成尴尬,然后再红一下。
现在彦落雨也有了武器,萨日庆拿了一柄死去的白翼探子的长剑给她,说是前路危险,她应该尽可能地学会保护自己。不仅如此,她还不得不换上死去的白翼探子的衣裤和靴子,因为她之前的衣物,好像有些……稀薄,而且脚上穿的还是一双拖鞋,实在不适合拔山涉水。好在白翼探子的衣裤比较宽大,只要罩在自己的衣物外面就行,至于不合脚的靴子,只能多塞些碎布填充一下了。
而后小佳自告奋勇,要做彦落雨的师傅,打猎的时候也总是带着她。可是彦落雨通常只会站在旁边看着,即便猎物从身边溜走也绝不动弹一下。
小佳有气,逮到猎物便要彦落雨来剥皮清洗,起初彦落雨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敢”,小佳就拿话激她。
“就你这样,还要去找水蓝星皇?你该不会是活够了吧?要死你自己死去,别拖上我们啊!”
于是,彦落雨双手握着长剑,闭紧眼睛,就在猎物的尸体上刺了一下。
第二天下午,又打猎的时候,小佳一钢叉飞出去,惊起了几只野鸭。其中一只也许觉得彦落雨好欺负,直愣愣地向她头顶扑来,把彦落雨吓得连忙用胳膊护着脑袋,止不住地尖叫。然而慌乱之中却一剑挥在了野鸭身上,那剑倒也锋利,竟一下斩断了野鸭悠长的脖子,鸭毛落了满身,鸭血也溅上不少,将她吓得更是惊恐万状。
看到彦落雨的窘态,小佳忽然“咯咯”地笑出了声,随即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下重罪,慌忙向四周看了看,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然后朝大家做个鬼脸。彦落雨没把小佳的笑声当回事,迪辰也差不多已经习惯了,惟独萨日庆,显得忧心忡忡。
“让你回去,你不回去,干吗非要跟着啊?”
小佳不耐烦地说:“爹,你干吗又要赶我回去啊?你是我爹,我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我不跟着你,跟着谁啊?”
萨日庆轻轻发出一声叹息,有些无奈地说:“不赶了,不赶了。现在离沙凡集市越来越近,再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了。”
…………
其实萨日庆并不是中了彦落雨的激将法,他和他们不同,他并没有满怀壮志。
如果仅仅只是迪辰一个人,自己即使说服不了他,也可以把他绑回去。但是还有彦落雨,她救过迪辰的命,便是整个蓝部的恩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向她动武。
再者,如迪辰所说的“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园”,似乎太有诱惑力了。自己从少年到青年,从青年到壮年,打了大半辈子的仗,眼看着就要迈入暮年了,仍旧无法停歇,如果他们描绘的是真的……那么小佳他们是不是真的就不用再打仗了?
也许,他们真的会比我们活的更好一些。
萨日庆心里像是有一团摇曳着的,忽明忽暗的火光,不停地绕来绕去,使他有些疑惑、迷茫,于是他只能跟着迪辰他们一起走。不过,有一点他心里很清楚,假如发生危险,自己必须死在他们前边。
今晚要在山脚下宿营,只要翻过前面那些山,就能够望见沙凡集市的影子了。
萨日庆找到一个背风的地方,点了一堆火,小佳带着彦落雨去找水,清洗食物,顺便把她们自己打理干净。走了一天的路,彦落雨早就又累又饿,现在能够围着火堆,闻着火上正烤着的,滋滋冒油的肉香,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自己打的那只野鸭似乎特别香。
彦落雨想着,什么时候能把它吞下肚,想的都快流口水了,再不会惊慌,不会难过,只是给迪辰换药的时候,看见了迪辰的伤口,还是会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照说,迪辰的伤口算是恢复的很不错,有班明留下的药,没两天的工夫就蜕掉旧痂,长出了新肉。只是那些新肉,鲜红鲜红的,帖附在迪辰后背与胳膊上,有种说不出的狰狞。
彦落雨不忍看,却又忍不住总想偷偷瞄上几眼,简直快变成了一种煎熬。好不容易等小佳给迪辰上好药,开始包裹,彦落雨才又拿起小瓷瓶,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药啊?好像挺管用的。”
“是我们蓝部人的骨粉。”
“啊?”
彦落雨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而后又有些惊慌地把小瓷瓶丢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想不到迪辰竟然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显得有些惨淡罢了。
“蓝部之人的毒,出于骨,解于骨,就像天地循环的道理一样,中毒,也只是一个过程。不过,这也算是蓝部的一个秘密,虽然经过了千万年,秘密未必还能保密,就像白翼人其实不会飞一样。”
“白翼人不会飞?”
…………
“是啊,他们是不会飞翔的天使。”
而后迪辰又向彦落雨解释说:“白翼人的翅膀太沉重了,只能帮他们滑的远一些而已。还有,他们的羽箭也不是天生的,而是隐藏在羽毛之中,兵士们经过训练,才可以学会发射。如果打起仗来,白翼人的羽箭虽然厉害,蓝部之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应对,只要用盾牌贴上去,和他们打近仗,就可以克制羽箭的优势,发挥出我们毒爪的威力。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白翼兵士,都可以把羽箭练到挥洒自如的境地,除了少数高手之外。”
“也不是所有的蓝部兵士,都可以把毒爪练的挥洒自如。”
迪辰讶然地看着彦落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替白翼人争辩,却还是点头承认了彦落雨的说法。
彦落雨莞尔一笑,又问道:“你不是反对打仗的吗?怎么还会研究克制白翼人的办法?”
小佳插嘴说:“迪辰哥哥是蓝部最好的战士。”
迪辰竟然尴尬地又笑了。
“有萨日庆叔叔在这里,我怎么敢称最好的?可是,毕竟我也是在训练和撕杀中长大的,很多时候,都有一种近似本能的反应。”
正在烤肉的萨日庆忽然冷冷地问:“怎么,你厌恶你的本领了吗?如果你认为是我教错了,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从我这里学到的东西拿回来。”
“不,不!”
迪辰连忙解释说:“叔叔教我的都是很有用的本领,能够使我变的更强壮,更有力量,怎么会错呢?我的意思只是说,不该恃强凌弱。”
“恃强凌弱?你强壮的时候,不制止白翼人,等他们反过来比你强壮的时候,难道就也不会欺凌弱小的你吗?”
“吃饱的狮子也不会追逐羚羊,有谁敢欺凌狮子吗?恃强没有错,却也不必凌弱。”
“你真的以为白翼人吃素,就是羚羊吗?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一只狮子,那么白翼人就是另一只,他们甚至比你更强壮,更凶残。”
萨日庆说着,猛地将手中的拨火棍丢进火堆里,似是又改变了主意,倏然起身,强硬地说:“不行!我还是要把你们带回去。”
迪辰慌忙说道:“叔叔!等一等,请听我说。我没有那样想,绝对没有!就算蓝部人和白翼人是两只狮子,但是水蓝星上有足够的羚羊,我们无须争夺,只要我们可以少一点贪婪,即使无法相亲相爱,至少也可以相安无事,各自生活。我们只是……不必相互仇恨。”
萨日庆刚刚下定的决心似乎又动摇了,重新在火堆旁坐下,轻声一叹。
“那你究竟打算怎么办?”
想不到迪辰也发出一声叹息。
“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只是我想,我们厌倦了战争,一定会有很多白翼人,也厌倦了战争。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想打仗,只想各自安静地生活。”
“可是你的父亲说不定此刻已经出兵了。”
“所以我要告诉他们,让他们躲开蓝部锋锐。”
“你的确是蓝部的叛徒。”
萨日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静静的,仿佛思索着什么。
…………
事情似乎很简单,关键是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彦落雨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怕惊扰到萨日庆,于是就凑到迪辰身边,悄声地问:“你要怎么样让白翼人听你的,躲开蓝部锋锐?只怕是你的心意还没能让白翼人明白,自己就已经先死在他们刀下了。”
“我想先找到苏丽娜。”
“啊?”
一直在旁边认真听讲的小佳忽然叫了一声,而后又叽叽喳喳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这个苏丽娜!班明说过,她是白翼首领的女儿。他们还说你喜欢她,就是因为她才背叛蓝部的。可我偏偏不相信他们说的那一套,迪辰哥哥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白翼女人呢?长的好像一只肥鹅。迪辰哥哥,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那个苏丽娜了吧?”


(第06章 解毒的药物<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