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04章 小佳与短匕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04章小佳与短匕
………………………………
幸亏已经不知道多久没吃东西了,彦落雨才没能吐出什么来,然而迪辰此刻撕咬大耗子的模样使她不寒而栗,比初见时看见他的蓝色爪子更加恐惧。
忙着吞食的迪辰忽然注意到彦落雨的怪异表情,不解地问道:“怎么了?你怎么不吃啊?”
彦落雨急忙摇头,吞吞吐吐地说:“不!不……我不吃这些东西。”
“那你吃什么?像白翼人一样,只吃植物吗?”
“嗯。”
彦落雨觉得这么说不够准确,又补充道:“我也不是不吃肉类,只不过,没吃过生的。”
“用火烤一烤?”
看着迪辰满是好奇的模样,彦落雨失声笑了出来。
“差不多吧。”
“现在不行!天快要黑了,我们点火的话,会被追兵发现的。要不然,你告诉我,你能吃什么植物,我去帮你找一些。”
这样的说法倒让彦落雨一时语塞,五谷杂粮,蔬菜水果,吃法也不一样啊,于是好奇地问道:“你们……不吃……植物?”
“白翼人才吃植物,蓝部人只吃各种各样的动物,所以……在白翼人的眼里,我们就是一群凶残的异类,必须消灭。”
迪辰忽然神色黯淡地又说:“也许是鲜血的颜色令人生畏,然而植物的汁液对于它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和鲜血一样?所以,在我们蓝部人的眼里,白翼人除了同样凶残之外,还更加虚伪。”
迪辰的话使彦落雨心生感慨。无论植物或是动物,其实都是生命,而猎食者所考虑的就是如何把它们变成食物,大家都只是为了食物……
…………
正当彦落雨寻思着迪辰的话,怔怔地有些出神之时,迪辰突然丢下手里的“大耗子”,猛地一下将她扑到在地,而后迅速向一旁翻滚而去。
他要干什么?
他想伤害我?
兽性大发了吗?
彦落雨差一点就要惊声尖叫了,然而却又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从心底升起。虽然自己与迪辰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不管怎么说,也是“过命的交情”。最重要的是,迪辰对自己一直心存敬畏,礼遇有加,甚至都不敢随便的笑一下,又怎么可能突然对自己无礼呢?
当然,这些都只是彦落雨刹那之间的“思考”,或者说是“瞎想”也成。事实上,迪辰抱着彦落雨翻滚了几下之后又快速地站起身,不仅将彦落雨拉到自己身后,同时也已抽出了随身背负的那柄阔剑。
彦落雨还有些回不过神,目光有些茫然地回望着她与迪辰先前的休憩之处,突然发现有几排洁白的羽毛,整整齐齐地插在地上。
此时迪辰朗声说道:“我不是来和你们打仗的,我有很要紧的事,要找你们的首领说话。”
恍惚之间,彦落雨看到一个像大鸟一样的影子,从树梢上飞掠而来,随即又见迪辰持剑左推右挡,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脚前又飘落下几根羽毛。
“我是蓝部迪辰!我说了,我有要紧的事,要见你们首领!”
有个声音,从迪辰侧面的一棵大树后边传来。
“你是猎鹰王之子?”
紧接着,迪辰前边的一棵大树上,也传来一个声音。
“那你最要紧的事,就是把你的头,献给我们首领。”
来的这两个人和彦落雨一样,穿着白色的衣服,只不过他们连头发和眉毛也都是白的。
更令彦落雨感到惊奇的是,藏身于树上的那个人,张开双臂,纵身向迪辰扑了过来,而他的脊背之上,竟然有一对巨大的白色翅膀。
白翼人!
这一定就是迪辰他们所说的白翼人!
…………
扑向迪辰的那个白翼人接近之时,突然扇动了两下翅膀,随即,有几根羽毛极快地向迪辰射来,迪辰侧身躲避,又举剑挡掉了两片羽毛。此时彦落雨才看清楚,原来那些羽毛,前端都带着细小的金属箭头,应该算是羽箭才对。
而两个白翼人此时也已经合在一处,其中一个阴沉沉地问:“你受伤了?”不等迪辰回答,又各自抽出兵刃,慢慢地向迪辰逼近。
“住手!你们要干什么?”
两个白翼人听到彦落雨的喝问,同时一怔。
此刻,彦落雨的心里真是怕的要命,却又不得不逼着自己,拿出一股威势来。迪辰有伤在身,应该不可能再斗得过这两个白翼人,如果自己不冒充星主,把他们吓退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这两个白翼人并没有显出过多的敬畏,反而迟疑地久久打量着彦落雨,其中一个突然开口问道:“你叫彦落雨?”
“啊?”
这两个白翼人居然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彦落雨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可是还没等她再问他们,一股疾风从身边掠过,紧接着发出一声闷响。
一柄巨大的开山斧,已经将其中一个白翼人的头颅一劈两半,钉在了树干上,霎时间脑浆迸裂,鲜血喷射。另外一个白翼人看到眼前情景,急忙返身后撤,可是还没等他挥动起翅膀,便又飞来一柄三齿钢叉,径直贯穿了他的胸膛。
彦落雨本能地捂住眼睛,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虽说,先前已看过迪辰负伤时血淋淋的样子,可他毕竟还活着,他和他的兄弟之间,也只能算是打架。而现在却是真正的杀戮,无论被杀之人是敌是友,一个鲜活的生命转瞬即逝,变成一具无知无觉的尸体,原来死亡可以这样的轻而易举。
…………
“迪辰哥哥,你还跑得动吗?”
一个很悦耳的声音,吸引着彦落雨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俏丽的脸和蓬松松全都炸起来的蓝色短发,而后还有蓝眼睛,长睫毛,消瘦的脸颊,红红的小嘴,粉白上衣绣着精美的小花,浅蓝色的短裙轻飘,就好像是天空上浮载着云朵一般。
然而,就是这个可爱的,显得比自己还娇小许多的蓝部女孩,正踩着白翼人的尸体,将三齿钢叉猛一下拔出来,随后又走到另一具尸体前边,使了使劲,把开山斧从树干上也拔下来。任由被劈开了头颅,钉在树干上的那个白翼人,轰然躺倒。
这一切,使彦落雨看的心胆生寒,止不住地浑身颤栗。
迪辰感到有些意外,轻声问:“小佳,你怎么也来了?”
小佳走近迪辰,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是班明让我跟着我爹来的,他怕我爹一怒之下,把你给劈成十七八段。”
迪辰急忙向着小佳出现的方向,毕恭毕敬地鞠躬,喊了一声“萨日庆叔叔。”
顺着迪辰鞠躬的方向,还没有看到人,却先听到一个低沉的,带着怒气的声音。
“被两个白翼探子欺辱,都不敢还手,你还有什么脸做猎鹰王之子?”
…………
高大威猛的人影,迈着重重的步子走过来,像是每一步都能把地面砸出坑来。萨日庆手中还拎着一柄开山斧,面似脸盆,豹眼环鼻,蓝色粗长的络腮胡子,加上蓬乱的头发,使他看起来就像一头蓝毛雄狮,令人望而生畏。
“我并不觉得自己给父亲丢了脸。”
“什么?”
萨日庆本就携怒而来,此刻听到从小调教到大的迪辰竟然还敢跟自己顶嘴,不由得怒气更盛。
迪辰不卑不亢地又说了一遍。
“我并没有给父亲丢脸,我只是想要制止一场战争。”
“制止战争?”
撒日庆有些不屑地喝问:“你制止得了吗?你制止战争的法子,就是去向白翼人通风报信,让他们做好杀死我们的准备?”
“我劝过父亲,劝过你们所有人,可是他和你们都不听我的啊!”
迪辰呼喝着,辩解着,仿佛要宣泄出自己被扣上叛徒的罪名以来所受的所有委屈。
“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你还不是蓝部的首领,将来也未必是!族人们不可能选一个出卖自己部族之人来做他们的首领。如果你再执迷不悟,只会受到他们的唾弃,还有追杀!”
“不,不!”
迪辰拼命地摇着头,早已是泪流满面。
“萨日庆叔叔,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在乎自己将来是不是能够做首领之位。我真的只是想让大家忘记仇恨,不再争斗,能够安安稳稳,快快乐乐地过日子。”
“快乐?”
萨日庆警觉地瞧了瞧旁边的彦落雨,慎重而急迫地逼问迪辰。
“你想在水蓝星上追求快乐?”
“是啊!这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生活在这里,难道我们不应该,让自己的家园充满欢声笑语吗?难道我们活着,就只是为了仇恨,争斗,流血、死亡,还有忧伤吗?”
萨日庆猛然揪住迪辰的衣领,恶狠狠地说:“你想要快乐,难道不需要争斗吗?你会给蓝部引来更大的灾难,你会把大家都害死的!”
…………
彦落雨听不懂,为什么快乐会害死人,只是看见萨日庆揪住了迪辰,以为他要动手,急忙冲过去,掰着萨日庆的手腕,大声地喊道:“你快放开他!我是你们的星主,我命令你放开他!”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大家始料不及,齐齐地盯着彦落雨,萨日庆更是带着一种难以理解的眼光,许久,竟然发出一声轻叹。
“姑娘,我不会违抗星主的命令。我也不知道,冒充星主是什么罪,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冒充星主。你赶紧逃走吧,千万别被他们抓住了。”
很显然,萨日庆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是星主。可是彦落雨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暴露的,迟疑地问:“我……我怎么了?”
迪辰有些神色惨淡地说:“你冲着危男笑了,却又没有杀他,就已经是在告诉大家,你并非星主。”
彦落雨疑惑地“啊”了一声,听到迪辰又说:“在这里,在水蓝星上,我们是不可以笑的,否则便是死罪。能够笑的,只有星主们,而他们的笑容,也仅仅是死亡信号,向着谁笑,就会处死谁。”
这是哪门子的破规矩?
怪不得,起初自己朝着迪辰笑的时候,他会问自己为什么要杀他。
随后彦落雨很是气愤地问:“星主究竟算个什么东西啊?”
提起星主之名,萨小佳一改刚才俏皮的模样,怯怯地说:“星主是这里的统治者,他们的模样……就和你一样。”
无语。
就算彦落雨平时谨小慎微,从不自夸,却也不会觉得自己长得丑,真没想到来到这个鬼地方,自己的模样居然能够把人吓倒这个份上。
“小佳止啼?”
自己是不是被鄙视了啊?
这算怎么回事嘛。
此时只见萨日庆从后腰间抽出一柄短匕,递给彦落雨,柔和地说:“姑娘,你拿上这个,赶紧走,只要遇到的是蓝部的人,都会帮你,但是千万别让白翼人看见,最好……也别让星主们看见。”
几乎同时,小佳和迪辰,一个喊“爹”,一个喊“叔叔”,而萨日庆却用犀利的眼光制止了他们,郑重地对彦落雨又说道:“救一个蓝部人,就是整个蓝部的恩人,你舍命保护迪辰,无论我怎样报答,都不为过。”


(第04章 小佳与短匕<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