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03章 中毒与迷路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03章中毒与迷路
………………………………
“尊敬的星主,您的仆人向您问候。”
眼瞅着班明首先向彦落雨行礼,仇哥紧接着也右手抚胸,做出了行礼的姿态,危男虽然心有不甘且存有疑惑,此时却也不得不收起了手中的剑,低下了倔强的头。
悲愤交加的彦落雨忽然想起来,迪辰最初看见自己的时候,也误认为自己是星主,而且还说过,星主是这里的统治者。看样子,如今想要救迪辰的性命,自己也只好冒充一下了。
虽然彦落雨并不知道真正的星主是什么样,但是统治者总是要高高在上的,于是端起架子,故作严厉地问:“你们还知道我是星主,那你们听我的话吗?”
班明几人连忙回应,纷纷说道:“您的仆人,随时听候您的吩咐。”
彦落雨揪紧的心感到一松,故作不屑地说,“那好,你们都回去吧,不许再伤害他了。”
“等等!”
危男突然软中带硬地说:“尊敬的星主,我们不敢违抗您的旨意,但是迪辰是蓝部的叛徒。星主从来都不会插手蓝部与白翼人之间的事,不是吗?”
怎么连统治者也有不管的事吗?
天知道他们都有些什么破规矩啊!
彦落雨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忽然又急智地想到,迪辰好像挺害怕自己笑的。于是,她冷冷地一笑。
“我不是要管你们的事,我是需要他为我做事,怎么,不可以吗?”
想不到这一招果有奇效,竟然吓得危男神情倏变,连连后退。
见此情景,仇哥及时地说:“星主勿怪,您的仆人谨尊您的吩咐。”而后又恭敬地退开几步,才去招呼其他人离开。
班明转过身时,悄悄丢在地上一个小瓷瓶,彦落雨却听到他悄声说:“首领已经派了萨日庆赶来,你们千万小心。”
…………
天色将晚,树林里已是昏暗一片,迪辰的鲜血浸透衣衫,温暖着彦落雨,然后渐渐冷却,带给她更多的冰凉。
抱着已经昏迷的迪辰,彦落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像这样的情况,应该赶紧打电话,叫医生,把他送去医院啊!然而现在,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条件。
难道他就要这样死去?
彦落雨不停地喊着迪辰的名字,喊着喊着,便哭了起来。
也许真是哭声惊醒了迪辰,他指着班明留下的小瓷瓶,断断续续地说:“药……擦伤口,再吃……”话还没说完,便又昏死过去。
彦落雨定了定神,首先想到的是水,不管吃药还是清洗伤口,都需要水。可是,天马上就要黑了,该上哪儿找水呢?自己本来就怕黑……顾不了那么多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吧?
也不管迪辰是否能听见,彦落雨丢下一句“你等着,我去找水。”就急匆匆跑开,可是没跑几步却又折了回来,拿过迪辰的阔剑,给自己壮胆,正好看到他的腰后挂着一个水囊,也摘了下来。
漫无目的地在树林里跑了好久,彦落雨终于找到一条小溪,给水囊灌满了清水,要回来时,才发现自己迷路了。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月光透过树梢的缝隙,一片一片地挥洒下来,却并不能为彦落雨指引方向。
偶尔传来一两声,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叫声,把彦落雨吓得直想哭,但是她不敢喊,担心将追兵或者其它什么可怕的东西招来。于是只能咬紧嘴唇,拖着迪辰那柄沉重的阔剑,在树林里艰难地摸索。
这就是死亡的来临吗?
自己漫无目的、不辨东西地乱闯,正一点一滴地耗费着他的生命。他对自己鞠躬,不苟言笑,他为自己挡剑,不惜冒死。
彦落雨用双手费力地举起迪辰的阔剑。
“如果你也有灵性,就带我回到你主人的身边吧。”
慢慢闭上眼睛,彦落雨似乎真的听到了迪辰的召唤,不是具体的声音,也不是血腥的气味,可就是能引着她迈开脚步,睁开眼睛的时候,果然,看到迪辰还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
彦落雨用劲力气,才把迪辰拖到自己之前藏身的小凹洞旁,然后借着月光,为他清洗伤口。幸亏天黑,否则,给彦落雨看到那些狰狞的伤口,一定受不了。
小瓷瓶里倒出来的是粉末,彦落雨胡乱地在迪辰后背撒上一些,却找不到能包裹伤口的东西,只得将自己的睡袍下摆撕下来几条。包好后背,再包左臂,最后想起来,迪辰说这个药还可以吃,可彦落雨并不知道该吃多少药量,先喂了他一点,嫌少,又喂了一次。
忙活好这一切之后,彦落雨又小心翼翼地让迪辰右侧倚着小凹洞,靠好。觉得应该生一堆火,可是这里既没有火柴,又没有打火机,难道要自己钻木取火吗?
算了吧。
彦落雨觉得自己快要散架了,本来还想瞪大眼睛,守着迪辰度过危险期,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寒意袭来,使她拽了拽自己的衣服,贴近了迪辰,又一阵倦意袭来,终于迷迷糊糊地偎进了迪辰的怀里。
又是一个夕阳西下,彦落雨这一觉差不多睡了一整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趴在迪辰怀里的,急忙羞涩地爬起来。
不知何时,迪辰就已经醒了,但是他不动,惟恐惊醒彦落雨似的。想到被他看见自己那么难看的姿态,彦落雨羞的脸更红了,但是很快又意识到,迪辰的苏醒是不是就说明他不会死了?于是兴奋地追问着。
“你醒了!觉得好点吗?伤口还疼吗?”
迪辰似乎还是不太适应彦落雨的笑容,但已不是因为畏惧,而是不大好意思,腼腆的甚至有些结巴。
“我……我没事。谢……谢,是你救了我。”
“你不是也救过我嘛,干吗这么客气?”
终于有人比自己还羞涩了,这让彦落雨感到很开心。
…………
昨晚帮迪辰上药的时候,也看不清,现在才惊讶地发现,不仅是他的手指像鹰爪,连手背上,也覆盖着一层像鹰爪那样的角质。同样的幽蓝色一直延伸到手肘,仿佛一对天生的护腕。而手肘之上,和赤裸的胸膛,则像自己……哦,不!应该是像忻向之那样,是男人的躯体。
彦落雨还很好奇地看了看迪辰的鞋子。鞋子也是男人的鞋子,就是不知道里边是一双男人的脚,还是一对爪子。
迪辰被瞧的有些不知所措,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而,彦落雨却又看到他身上包裹的绷带,自己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最外边的那一圈绷带已经松垮垮地搭在了迪辰的腰上,于是要他转过身来,再帮他裹紧。
迪辰的衣服和披风也都破的不成样子了,他把两只衣袖撕下来,用阔剑将披风从破口处割断,破掉的接成布条,包住衣服,从胸口一直缠到腰间,再系上半截披风,才勉强遮体,倒是也张显着一股野性雄浑的气息。
彦落雨忍不住想笑,可是肚子里忽然传出一阵“咕咕”的叫声,为了掩饰尴尬,及时地自告奋勇。
“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看得出来,迪辰也很想笑,他的眼神中甚至已经流露出了笑意,但是他的面部肌肉最终还是绷的紧紧的,没能让自己笑出来,使得他的脸,看上去就像一块死板的大石头上,冒出了两个微波荡漾的小水潭。
“已经耽搁了一天,只怕萨日庆就要追到了,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彦落雨点了点头,仿佛又看到像昨天那样的血腥拼斗的场景,一瞬之间,连刚才那一点好心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嗯,你能走吗?”
“我没事。毒已经解了,剩下的都是些皮肉伤。”
“啊?”
彦落雨惊讶地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你中毒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是他们的兵器上有毒吗?那你现在要不要紧?真的已经解毒了吗?”
也许这一连串的问题,在迪辰心里只汇聚成两个字……“关心”。他有些感激地看着彦落雨,忽而神色又变的黯淡,慢慢把手伸到彦落雨面前。
…………
“我们蓝部人,都有一双毒爪,只要被抓伤了,指甲里的毒就会随着伤口侵入到血液里。”
彦落雨好像一下子全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她迟疑地又问:“所以……呢?”
“所以我们同族之间,很少有人会用指甲抓别人,除非是彼此的恩怨情仇,需要以命来了结的时候。”
“也就是说,他们是真的要置你于死地?我看那个叫什么危男的,就特别想杀你。”
迪辰有些神情凄楚地说:“也许吧。这也并不能全怪危男,他的爷爷、爸爸、妈妈,都是被白翼人所杀。他的小妹才一岁多,被白翼人抛在空中,乱箭射死。所以他恨死了白翼人,当然也恨我这个要向白翼人通风报信的叛徒。”
真是让彦落雨想不到,白翼人居然会这么残忍,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看来他们的确该死。
“他们都是什么人?萨日庆又是什么人?他很厉害,很可怕吗?”
“萨日庆是我父亲的侍卫总长,蓝部第一勇士,也是传授我们本领的人。昨晚那些,都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提起萨日庆,想起此刻处境,迪辰连忙又说:“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要是现在被萨日庆追上,估计什么计划都完了。他那个人比较固执,除了我父亲,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
“嗯嗯。”
彦落雨连连点头应和,反正自己也不辨东西,只要随着迪辰一起逃跑就好。
…………
迪辰带着彦落雨在树林里一阵穿梭,中途还抓到了两只像大耗子一样的东西。接下来的事,实在令彦落雨无法接受,她亲眼看着迪辰将那两只大耗子剥了皮,开膛破肚,洗干净之后切下一条后腿,递到自己面前。
“快吃吧。”
迪辰说着,已经捧起另外一只大耗子的尸体,大口大口地撕咬起来。


(第03章 中毒与迷路<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