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水蓝星_第02章 叛徒与追兵

郑端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逃出水蓝星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02章叛徒与追兵
………………………………
彦落雨的脑子还是不太清醒,自己只是想逃离复杂的人世,却不曾想会来到“水蓝星”这个有些怪诞的地方,还莫名其妙地卷入一场追杀。
追杀?
还说这不是在拍电影?
然而此时,树林外的那两个追兵越走越近,手中还拎着寒光闪闪的长剑,后来就站在了彦落雨藏身的那个小凹洞前不远之处,这又吓得彦落雨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两个追兵朝着四周巡视,其中一个忽然高声喊道:“迪辰,我们知道你在这儿,你还是出来,跟我们回去吧。”
没有回音。
风在树林里东飘西荡,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只是仍掩不住树林里紧张的气息,似乎连夕阳也害怕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急欲坠到山背藏起来。
没有喊过话的那个追兵似是无意地朝着彦落雨的藏身之地又挪了两步,而后猛然挺剑,向彦落雨直刺过来。面对如此惊变,彦落雨早就吓傻了,只看见一道寒光直奔自己而来,然而随即一个身影闪现,已经挡在了自己藏身的小凹洞前。
“危男,你好大的胆子,想取我的性命吗?”
“危男不敢。”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危男挑衅的眼神直直地盯在迪辰身上,仿佛随时都会刺上一剑。
迪辰不再理会危男,转而向着刚才喊话的那个追兵问道:“齐雄,我父亲是怎么说的?”
齐雄还算客气,向迪辰鞠躬示意,而后说道:“首领已经知晓你的意图,命我们把你带回去,如果你敢违抗,即是蓝部叛徒,可以格……格杀勿论!”
说到后来,齐雄的眼神之中,也放出了狠厉的蓝光。
迪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们真的会杀我吗?”
这句话使得危男与齐雄同时一震,似乎心也软了下来。
…………
迪辰虽然是首领的独子,但是从来不会颐指气使,没有一丝飞扬跋扈,对待族人温和有礼,深受爱戴。更何况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同练武,一同打猎,一同追求姑娘……
齐雄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狠狠地说:“会!凡是背叛蓝部的人,无论是谁,我们都要杀!”
想到手足相残,迪辰痛极而怒,不禁高傲地说道:“就凭你们两个,杀的了我吗?”
“如果再加上我们呢?”
虽然还不清楚,迪辰刚才是不是已经救了自己一命,但是也看到他为自己挡剑。彦落雨原本躲在小凹洞里瑟瑟发抖,后来竟然被他们的谈话吸引,像是沉浸在电影剧情之中,对迪辰越发感到好奇。
而此刻,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彦落雨猛然惊骇。不知何时,树林的左右两边,分别又出现了四个人,远远地已经将迪辰包围在中央。
以一敌六。
彦落雨觉得,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迪辰环视着,有些感伤地念着来人的名字。
“仇哥、班明、邓山、邓海,你们都是……来杀我的?”
他们心里清楚,迪辰不是害怕战斗,只是兄弟相残,同室操戈,会让他感到悲哀,他们又何尝不是呢?
刚才说话的仇哥,应该是在场几人之中最年长的,只听他又语重心长地说:“迪辰,杀与不杀,不在我们,而在于你!你不要你的族人,不要你的兄弟,不要你的父亲了吗?难道就因为你喜欢上了白翼首领那个该死的女儿,就要联合异族,来杀死我们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
迪辰大声地呼喝着,然后带着近乎哭泣的腔调。
“现在不是他们要来杀死我们,而是我们要去杀死他们啊!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战争啊?难道你们喜欢流血,疼痛,受伤,死亡?”
“就因为他们是白翼人!是蓝部世世代代的仇敌!所有的白翼人都该死!”
危男怒喝着,抬起长剑,指着迪辰恶狠狠地又说:“你投靠他们,也该死!”
仇哥并没有制止危男,而是继续教训迪辰。
“白翼人杀害了多少我们的族人?世世代代的血海深仇,难道是你一句不想打仗,就可以化解的吗?我们也不想打仗,但是我们更不想被仇敌当作牲畜一样屠杀!”
“现在是我们要去屠杀白翼人!”
“是的!”
面对执迷不悟的迪辰,仇哥突然变的异常严厉起来。
“你以为今天,我们不去攻打他们,明天,等到他们强大的时候,也就不会来攻打我们吗?你不会忘记危男的爷爷,我们的老首领是怎么死的吧?他是让卑劣的白翼人在和谈的酒桌上毒死的!他们用竹竿挑着他的头颅来攻打我们,屠杀我们的族人,如果不是你的父亲,现在恐怕已经没有蓝部了!我们隐忍多少年,终于有了雪耻的能力,你的父亲,伟大的猎鹰王,将带领我们踏过沙凡集市,用白翼人的鲜血来告慰我们先祖的亡灵。而你,猎鹰王的儿子,竟然要去向白翼人通风报信,你难道不为自己感到耻辱吗?”
迪辰无言以对,痛苦地觉得,若是灵魂能够飘出躯体,倒还好些。
“仇恨从哪里来?难道我们杀死的白翼人……还少吗?”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班明,先是发出一声轻叹,然后走上来,拍了拍迪辰的肩膀。
“没有人知道仇恨从哪里来,但是想要消除仇恨,只有消灭敌人。我一直不相信你是为了苏丽娜而背叛蓝部的,她是你仇敌的女儿,而你和她,也仅仅是我们去刺探白翼居地的时候,见过一面。我知道你心里有一份仁慈,但是,这份仁慈也许会害死你和你的族人。就算你过得了沙凡集市,见到了白翼人,又能怎么样呢?你以为他们会相信猎鹰王之子所说的话吗?你以为他们不会把你的头颅砍下来,挂在竹竿上吗?迪辰,别傻了,跟我们回去,为你的族人出一份力,你是蓝部最好的战士!”
迪辰沉默着,许久,轻轻地说了一个字:“不。”
…………
邓山、邓海两兄弟好像不会说话似的,反正该说的别人都已经说过了,既然迪辰如此执迷不悟,他们觉得也实在没必要再说什么。而后不等迪辰的“不”字落地,便已各执一柄砍刀,分左右同时向迪辰袭来。
迪辰闪过了邓山的刀锋,却被邓海划破左臂,霎时之间,血流如柱,丝毫不敢再犹豫,纵身跃向旁边一棵大树,左手的蓝色指甲牢牢地抓进树干,右手已挺剑在手。
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藏身小凹洞的彦落雨始料不及。刚才听他们辩争,所说的还像是电影台词,想不到邓山、邓海两兄弟说动手就动手,连一声招呼都不打。而迪辰跃上树干的动作,没有使彦落雨再感到惊讶,因为迪辰是凭借爪力,把自己吊在树干上的缘故,左臂上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脸。彦落雨的心也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如非拼命咬紧牙关,只怕早已尖叫出声。
早先彦落雨的胆子特别小,买菜的时候,遇到杀活鸡活鸭的摊位,都要绕着走,就怕看到鲜血,自己会忽然晕倒。可是现在,她只担心迪辰的安危,如果他们真的要六个打一个,迪辰哪还会有命在?
不行,自己非要制止他们不可!
就在彦落雨将来冲出来之时,仇哥大喝一声:“邓海,你干什么?”
不料,回答之人却不是邓海,而是危男。
“首领有令,背叛蓝部,格杀勿论!”
说完,与齐雄一起,各挺长剑向迪辰围了过来。
一时之间,仇哥和班明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是应该围堵迪辰,还是制止危男他们的截杀。
…………
迪辰以一敌四,已是吃力非常,他不能被困住,总要在他们围上来之前跳出包围。而此刻,无论从哪个方向突围,都容易受到左右两侧的夹击,只能挥剑拨挡,尽快脱身。
邓山、邓海的两柄大砍刀犹如万钧雷霆,砍树树倒,劈石石裂,危男、齐雄的两柄长剑又如冤鬼缠身,紧追不舍,飘忽不定且凌厉异常。
迪辰手握阔剑,穿梭于四人之间,虽然还能自保,可是他迟迟不肯下重手,这样的追逐又到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呢?
又过片刻,迪辰借着一次跳出包围的机会,向前一路猛冲,随后突然回头,以极快的速度,向追在最前边的邓山挥出一剑,出剑时架开了他的砍刀,收剑时划伤了他的右腿。
邓山一个趔趄,闪向旁边,而迪辰也未能全身而退,竟被危男跃过头顶,一剑撩在后背上,为了减轻伤口深度,迪辰只得俯身迎着邓海、齐雄的刀剑再冲过去。
邓山腿上带伤,行动已经不那么灵便了,但是其他三人的围追堵截,仍旧使迪辰丝毫不敢大意。尤其是邓海,看到自己的亲哥哥受伤,气急败坏地犹如发狂的公牛,时刻冲抵着迪辰,已视他如死敌,再不是往日兄弟。
迪辰一边招架,一边暗想,邓海兄弟的砍刀,二去其一,威力大减,自己应该尽快破除危男与齐雄的两柄长剑。于是瞅准时机,侧身先躲过危男劈来的一剑,趁他来不及收式之前,又以阔剑磕飞齐雄随后攻来的长剑,在他腿上也划了一道。
然而,迪辰却忽略了,他们两个并非是邓海兄弟那样的粗莽之人,危男居然不收剑式,以左手屈指成爪,在迪辰背上狠狠地抓了一把。
…………
破碎的衣杉,带着丝丝皮肉,都抓在危男手中,迪辰踉踉跄跄地向前冲出几步,扑倒在地。危男手下丝毫未停,挺剑向迪辰又刺了过去。
“住手!”
“住手!”
班明在两声断喝之中,已执剑将危男的长剑挑开,顺势一脚又把他踹了出去。
第一声断喝并非是仇哥发出的,彦落雨早已推开遮挡着小凹洞的枯枝杂草,跑出来抱住了躺在地上的迪辰,凄厉地喊道:“你们真的要他死吗?”
刚才危男就已经察觉到小凹洞里有人,只是迪辰的及时出现,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也就把这些忽略了。
现在,大家惊诧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的衣服又脏又乱,头发上甚至还顶着杂草,因为抱住迪辰的缘故,白色的衣服上已经浸染出鲜艳的血花。
更令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是一位星主。
星主又怎么会不顾体面地抱住迪辰呢?虽然他是蓝部首领猎鹰王之子,可仍旧是统治者的奴仆啊!
大家的面色越来越凝重,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倒是班明,现在是距离迪辰与彦落雨最近的人,迟疑片刻之后,他慢慢向后倒退了几步,将右手放在胸口,低下头,向彦落雨行礼……


(第02章 叛徒与追兵<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8:136038580 QQ群9: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