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_第十八章 风波险恶

凤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昆仑.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十八章风波险恶
蓝袍汉子见四人去远,拱手说:“有劳二位援手。”柳莺莺冷冷道:“小色鬼,我们走。”梁萧道:“他伤得重,若不救治,只怕活不了。”柳莺莺啐道:“你管什么闲事。哼,这人打斗时使奸弄诡,不是好人。”梁萧笑道:“使奸弄诡,你我差不多?”柳莺莺说:“可没他杀的人多!”梁萧道:“龙入海不也杀了许多人吗?他不杀人,人便杀他,那也没有办法。”
蓝袍汉子曾在“醉也不归楼”为他说话,梁萧深感其德,对他颇有好感,有意无意总为他辩护。柳莺莺辩他不过,气得顿足道:“他是蒙古人,蒙古人又凶又坏,都不是好东西。”
梁萧脸色一变,轻声道:“这么说,我妈就是蒙古人,那我也不是好人。”转身向蓝袍汉子走去。柳莺莺一愣,急道:“小色鬼你气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妈妈是蒙古人。”赶上去,从袖里掏出一个小瓷瓶,“这瓶金创药,你且试试。”
梁萧不会真的恼她,随手接过,给蓝袍汉子敷上。那药十分灵验,很快止了血。蓝袍汉子苦笑道:“多谢二位了。”柳莺莺念起酒楼中与他斗口的事,冷笑说:“你这男子汉大丈夫,到头来,还不是要我小女子来救?”蓝袍汉子也不着恼,笑道:“姑娘说得是,二位救命之德,颜人白终生难忘。”
柳莺莺奇道:“你明明是蒙古人,怎么却叫汉人名儿?”颜人白淡淡笑道:“北地胡汉如一,何必分那么清楚。”
梁萧为他裹好伤,说道:“你要过江,咱们可以同行。”柳莺莺却说:“小色鬼,我想了想,不过江的好。”梁萧道:“不过江,去哪儿?”柳莺莺笑道:“那些人知道我马快,以为本姑娘会过江走陆路。哼,我偏不过江,给他来个乘船西上,杀奔雷公堡的老巢。”
颜人白目光闪动,拍手赞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好俊的主意。”柳莺莺哼了一声,也不正眼瞧他,说道:“小色鬼,我问你,我们去雷公堡,也要带上他么?”梁萧道:“总不能救人救一半,丢下不管吧!”柳莺莺轻哼一声,说道:“算了,懒得理你!”
梁萧牵来一匹战马,将颜人白扶上马背。颜人白扫视同伴尸首,神色一黯,叹道:“小兄弟,十三铁卫随我南征北战,立下无数功劳,今日又为我而死,叫人十分难过。在下身子不便,相烦你挖个坑,将他们好生埋了。”
梁萧心想:“这十三人舍身护主,义气深重,这个忙不能不帮。”拔出铉元剑,挖了一个大坑,将那十三名大汉埋了。颜人白又瞧龙入海一眼,叹道:“此人豪气干云,枪法了得,小兄弟,你代我把他也葬了吧。”梁萧点头说:“对,他也是好汉。”挖了一坑,将龙入海埋好,削石为碑,镌刻姓名。
如今多出一人,柳莺莺不便与梁萧嬉笑打闹,诉说体己话儿,心中十分不快,冷冷瞧他忙碌,也不上前帮手。
三人沿江而行,走不多时,瞧见一座码头,桅杆林立,白帆好似片羽。尚未走近,迎面来了一个艄公模样的瘦小老者,山羊胡须,手臂上青筋暴突,未至先笑:“三位要坐船么?小老儿的船是五丈大船,又快又稳,包你坐得舒服。”边说边指江上一艘大船,船头坐着一个年轻人,斜眼正向这边观望。
柳莺莺笑道:“我们去江陵,什么价钱?”老艄公冷不防揽了一桩大生意,喜笑颜开,伸出两个指头说:“六两银子。”柳莺莺说:“我先给你三两定金,到地儿了再付其余。”她拿出一块碎银,递给老艄公。
老艄公大喜,向年轻人招呼:“凫儿。”他当先引路,正走两步,忽听身后柳莺莺惊呼:“啊哟,快闪!”老艄公只觉背后风起,不及转念,慌忙左闪,才跳开,胭脂马从身边一掠过去,惊出老头儿一身冷汗。
柳莺莺抢上两步,挽住马缰道:“对不住,马儿胡来。”老艄公干笑道:“不妨事,姑娘下次将马挽牢些。”转身仍走前面。
梁萧与柳莺莺对视一眼,步子一缓,落在后面,梁萧轻声道:“老头有功夫。”柳莺莺说:“是啊,我瞧他眼里精芒偶露,才叫胭脂上去试他,一下就试出来了。”梁萧“嗯”了一声,皱眉说:“还有,他见颜人白浑身是血,也不问上一句,便装我们上船,岂不是大大的不合情理。”
柳莺莺笑道:“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咱们将计就计,看他有什么把戏。”梁萧也有此念,笑道:“好。”两人胆大包天,一拍即合。颜人白隐约听见二人商议,不由眉头轻皱,默默裹紧伤口。
船头的年轻人迎了上来,他黝黑皮肤,死眉死眼,看了柳莺莺一眼,低下头,解开缆绳。
不久升帆起锚,向西行去。一路无话,柳莺莺做了半夜噩梦,这时困倦上来,趴在梁萧肩上打盹。颜人白一言不发,只是运功调息。梁萧闲极无聊,抓了块木屑,着地写出算题,自解自答,自得其乐。
将近午时,老艄公捧了一钵热腾腾的鱼汤进来,搁在桌上笑道:“江上人家,没什么待客的,这鲜鱼炖汤还算凑合。”柳莺莺闻声醒来,嗅了嗅,笑道:“没有酒?”梁萧皱眉道:“你还喝?没醉够么?”柳莺莺在他背上打了一拳,怒道:“多管闲事。”老艄公笑道:“酒也有,我这就去拿!”柳莺莺气恼说:“算了,他一说,我的酒兴也没了。”
老艄公赔笑道:“各位慢用。”却站在一边不走,柳莺莺转眼笑道:“你忙着,不用管我们。”老艄公一愣,笑道:“好,我先去掌舵。”说着转身出舱。
柳莺莺见他背过身子,取出一块手帕,撕成三块,悄悄塞给其他两人。三人有会于心,起身围到桌边,各自举勺喝了一口。柳莺莺手一颤,将勺子里的汤溅在梁萧衣袖上,“啊哟”一声,伸手来抹。梁萧也低头来擦,两人趁此机会,将鱼汤吐在手帕,嘴里没留一星半点儿。颜人白假装肺伤未愈,边喝边咳,将鱼汤全都浸在掌心。
柳莺莺笑道:“这鱼汤挺鲜。”说到这里,忽地身子一晃,以手扶额,颤声说:“小色鬼,我、我头昏……”梁萧也一晃身,眉间透出迷惑:“我也是……好晕,好晕!”话没说完,颜人白趴在桌上,两人也跟着伏倒。
舱外一声大笑,脚步声杂沓,几个人并肩入舱。老艄公笑道:“昨晚才收到靳大侠的飞鸽传书,要咱们在江上拦截鞑子大官,没料到今天就撞到点子。我一瞧这厮满身血污,就猜到了九成九。哈,凫儿,老天有眼,活该我白三元立此大功,在江湖上露脸。”
年轻人口气十分轻佻,笑嘻嘻说道:“爸,没抓错吧?”白三元笑道:“凫儿,教你个乖,鞑子的弓唤作组合弓,与普通弓箭不同,能射八百多步。”只听弓弦响动,似在翻看颜人白的强弓。又听白凫笑道:“不错,真是好弓。”白三元呵呵一笑,大声说:“你们两个站着做什么?先把这染血的东西捆起来。”
两个船工七手八脚抱起颜人白,捆绑起来。白凫忽道:“爸,这少年和雌儿怎么处置?”白三元道:“全绑了,向靳大侠请功。”却听白凫咕嘟嘟吞了口唾沫,轻笑说:“爸,这雌儿生得好俊,赏给我做媳妇儿吧!”
白三元“呸”了一口,笑道:“你小子倒有眼光,这小娘皮生得赛比天仙,哈,没想到鞑子婆也有这样的货色。只是胡汉不两立,鞑子婆玩玩便可,做媳妇儿就不必了。”白凫喜道:“多谢爸爸。”白三元咳嗽一声,低声说:“事后一刀杀了,不要留下把柄,坏了我白家的侠名。”
白凫笑道:“你放心。”走到柳莺莺身前,伸手要抱。柳莺莺听了这对父子的对答,早已恨到极点,只待白凫儿弯腰,运足十成“冰河玄功”,“嗖”的一掌击中白凫心口。白凫哼也没哼,五脏俱裂,登时了账。
剧变忽生,白三元目定口呆。柳莺莺下手不容情,腾身纵起,一掌向他击出。梁萧也跳了起来,打倒了两个船工。颜人白顾念大局,始终没有挣扎一下,听得动手,才睁开眼睛。梁萧拔剑将他身上的牛皮索割断,斜眼望去,白三元已被柳莺莺一轮拳脚,打得蹿出舱门,落荒而逃。颜人白脸色微变,喝道:“别让他下水!”
柳莺莺醒悟,正要下杀手,忽听“扑通”一声,白三元跃入江中。柳莺莺暗叫:“糟糕。”只见白三元从江里冒出头来,手持一对蛾眉分水刺,狰狞道:“他妈的小娘皮,老子叫你铁王八落水,一沉到底!”矮身没入水里。颜人白叫道:“不好,他要凿船!”柳莺莺一愣,便觉船身一震,她不会水性,急得跺脚。忽见梁萧奔上前来,不及脱衣,一个鱼跃钻入江中。
白三元正在凿船,忽觉水波震动,一转眼,梁萧潜了过来。他不敢大意,回身迎敌。只见浪花飞溅,两人载沉载浮,斗得难解难分。
水下不比岸上,再高深的武功也使不出来。梁萧水性不弱,却只在小溪小河中游过,白三元是江上大豪,蛾眉刺适合水攻,更是大占便宜。不过数合,白三元一刺掠过梁萧腰际,痛得他呛了一口水,拼命挣出水面。白三元紧追不舍,赶到梁萧身后,尖叫一声,蛾眉刺抬起,向他后颈扎落。
柳莺莺惊得叫出声来,这时“嗖”的一声,一支利箭快似闪电,直奔白三元面门。白三元忙使了个“狮子摇头”,让过头脸,肩头却被一箭贯穿。他忍痛望去,颜人白站在船边,又将一支箭搭在弓上。
白三元魂飞魄散,匆忙潜入水底,那支箭破空而来,随他钻入水下,正中他的背脊。鲜血涌了上来,染红一方水面。
天幸颜人白伤重,较之平时,箭上劲力百不及一,虽然射中,却不致命。白三元只觉鲜血涌出,浑身乏力,舍了大船,拼死潜出一箭之地,向着江岸泅去。
颜人白连发两箭,创口迸裂,鲜血急涌,忽地丢弓弃箭,一跤坐在地上。柳莺莺放下缆绳,拉起梁萧,见他腰上血痕宛然,心知再偏两寸,势必刺穿肝脏。柳莺莺只觉后怕,对颜人白感激不尽,见他旧伤复发,忙取金创药给他敷上。
颜人白面色苍白,苦笑说:“谢了。”他救了梁萧一命,柳莺莺对他不同之前,闻言微微一笑。
返回船舱,柳莺莺余怒未消,飞起一脚,将白凫的尸首踢进江中,又望两个船工,眼里射出寒光。两人面无人色,一人慌道:“各位饶命,我们都是为白三元胁迫!”另一人也吓得痛哭流涕。
梁萧眼看二人可怜,心一软,说道:“眼下大船无人掌控,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送我们一程。”柳莺莺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让他们送你一程,哼,送你去阴曹地府还差不多。”颜人白皱眉道:“说得是,斩草须除根。”不待二人答话,绰起单刀,刷刷两刀,两个船工身首异处。
他出刀奇快,梁萧不及阻拦,失声叫道:“你、你做什么?”颜人白看他一眼,笑道:“这两人留着没用,放了又泄了我等的行踪。”梁萧怒道:“白三元都走了,还有什么行踪没泄?他们不会武功,又能作什么恶。”颜人白摇头说:“小兄弟,你有所不知。世上许多不会武功的人,作起恶来,比会武功的还要厉害十倍。”
梁萧听得一怔,他从小受母亲教诲,只知武功越高越是厉害,想了想,摇头说:“你不要狡辩,杀害不会武功的人就是不对。”颜人白皱了皱眉,忽地笑道:“好,颜某有欠思量,小兄弟,我向你赔不是。”说完真的行了个礼。梁萧看他神色,总觉不大舒服,转身出了舱,坐到船尾只生闷气。
柳莺莺轻手轻脚,摸到他身边坐下,软语说:“小色鬼,别气了!这一船人均非善类。你想,如果没有提防,我们会有多惨?”想到白氏父子的话,身子不由轻轻一颤,皱了皱眉,轻声说,“颜人白再不好,他也救了你一命啊。”
梁萧叹了口气,点头说:“我救他一命,他救我一命,大伙儿扯平了。”柳莺莺拍手笑道:“说得对,他稍好一些,咱们就送走他,跟着再去偷盗铁盒。”说着微有难色,咕哝说,“小色鬼啊,这船不开了,怎么办呢?”梁萧白她一眼,说道:“谁教姓颜的没有脑子,竟把船工杀了?”他想了想,起身说,“莺莺你来升帆,我来试试。”
柳莺莺奇道:“你会摇橹掌舵?”梁萧笑道:“不会就学,谁又生来会的。”
柳莺莺将信将疑,扯起风帆。梁萧也拽起铁锚,操舵摇橹。他没掌过舵,但于机械极有天分,一瞧一试,便知窍门,将船儿驶得翩翩悠悠,溯流而上。
柳莺莺在高处瞧见,一时笑弯了腰,说道:“鬼灵精,你这个舵掌得好,索性派你做个艄公,载客赚钱吧。”梁萧不甘示弱,也笑:“我做艄公,你就做船娘,每天补网打渔。”柳莺莺坐在舱顶,摇晃双腿,笑骂:“你想得美呢,鬼才给你做船娘!”
两人一高一低地打趣说笑,到了傍晚,梁萧才放下锚。他在船舷边沉思一下,砍了一段桅杆,又挥剑砍断铁锚,与木板捆在一起,用绳索牵引绷转,直直悬在空中。柳莺莺瞧得纳闷,问道:“小色鬼,你做什么?”
梁萧不答,捆扎完了,才笑着说:“你让我亲一口,我才告诉你。”他本是说笑,柳莺莺却点头说:“好啊,说话算话。”梁萧一怔,皱眉道:“你自个儿答应的,可不许说我违约。”柳莺莺小嘴弯弯,脸上似笑非笑,轻轻点了点头,默默闭上双眼。梁萧又惊又喜,只觉身子发软,探长脖子,在柳莺莺脸上吻了一下,只觉她颊上的肌肤温软嫩滑,真如娇花含露,白玉凝香。梁萧心神俱醉,一时忘了挪开。
柳莺莺忽地张眼,推开他说:“你这一口,要亲到什么时候?快说快说,这个到底是什么?”梁萧挠了挠头,讪讪道:“这是个机关,叫做‘鬼哭神号二连环’。”
柳莺莺迷惑道:“干吗用的?”梁萧说:“白三元这一逃,过不了多久,对头就会找上门来。”柳莺莺笑道:“算你想得长远,可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梁萧指着地上七八条崩直的绳索,口说手比:“人绊着绳子,会被绳子套住双脚,木块铁条迎面砸来,会把来人打下水去。”柳莺莺说:“这堆破木头断绳子有这么厉害?”眼珠一转,大喝,“鬼哭神号!”伸手冲梁萧一推,梁萧倒退数步,足下绊住一根绳索。“咻”,绳索圈转,将他足颈套牢,与之同时,木铁巨棍弹出,带着无俦劲风,向他面门扫来。梁萧来不及转念,身子向后一仰,直向江中跳去。巨棍从他鼻尖扫过,足颈绳索随他放长,只听“扑通”一声,梁萧掉入江里。
柳莺莺没料到这机关如此厉害,不禁愣住,直待梁萧呼喊,才放下绳索,拉他起来。梁萧湿淋淋爬上舱板,怒道:“你要我死吗?”柳莺莺心里后悔,嘴上却不服软:“谁让你趁机要挟,编着方儿亲我。再说,谁知道这机关真有这么厉害?”梁萧一时语塞,沉默一下,摇头说:“这机关还不够厉害。”
柳莺莺见他扯开话题,冷哼一声。梁萧转身进舱,见颜人白不在,将他的大羽箭抽来十支,再把绳索巨木重新绑好,绳索的走势略有变化,将大羽箭绷在绳索中间,一一指定船外,再用篷布盖好。柳莺莺不敢乱动,只是从旁观望。
梁萧说:“莺莺,这‘鬼哭神号三连环’十分恶毒,你别乱碰。”柳莺莺冷笑道:“谁稀罕么?”自顾进舱去了。
梁萧忖想颜人白还不知机关的事情,绕船寻去,刚到船头,就听有人吟诵:“……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梁萧虽不通文学,听这几句,也觉倾倒。他想起来意,上前两步,只见颜人白负手站在船头,定定望着江面。
颜人白听到脚步声,转头笑道:“小兄弟是你啊?粗人掉文,惭愧惭愧。”梁萧问:“这文章是你写的?”颜人白苦笑道:“小兄弟折杀人了,颜某这等粗人,哪写得如此妙文。这是东坡先生的《前赤壁赋》。苏子大才,世所共仰。”说到这里,沉吟一下,长叹道,“可惜这位千古奇才,生在大宋朝,实在埋没了他。”
梁萧听过东坡大号,却不知他生平,当下询问。颜人白略略说过,又说:“这样的人物,不能用世,反而窜死南荒,岂不是天大的悲哀。”梁萧也有同感,点头说:“宋朝皇帝可真坏。”颜人白笑道:“上天自有报应,东坡先生没死多久,女真人便打破了东京,两个宋朝皇帝都做了俘虏。”梁萧道:“那也活该,谁叫他们不用东坡先生那种人才。”颜人白笑道:“东坡先生以文章名世,治军打仗却未见高明。但大宋人才济济,只要做皇帝的稍稍像样一些,从来不乏英雄可用。靖康之难后,岳飞、韩世忠都是不世的将才,尤其是那岳飞,将略自古少有。女真人其时正当兴盛,名将如云,却无一人是他的敌手。唉,可惜,岳武穆神武大将、盖世虎臣,却被宋高宗冤杀了。”说罢抚掌长叹,惋惜不胜。
岳飞事迹,梁萧少时也曾听过,当时似懂非懂,长大后才明白了些,此时忍不住说:“该将那个宋高宗也虏了,让岳飞做皇帝,岂不更好?”颜人白一怔,打量他半晌,摇头笑道:“俘虏高宗,女真人自然朝思暮想,不过大宋国运未绝。岳飞以后,将才辈出,前有虞允文、孟拱,后有淮安王、吕德,个顶个的厉害。纵然皇帝一个比一个昏庸,但倚仗这些名将虎威,也勉力支撑到今天。但而今,贾似道弄权,朝政病入膏肓,据我看,十年之内,大宋必亡。”
梁萧拍手说:“最好把那些笨皇帝、贾似道都捉起来,打顿板子。”颜人白听得有趣,拍手大笑,又问:“小兄弟,你找我有事?”梁萧将设置机关的事说了,颜人白点头道:“未雨绸缪,做得好。”二人又闲聊数句,并肩入舱,卧舱内烛影摇红,柳莺莺背抵墙壁,睡得香甜。梁萧见她睡姿柔美,胸中涌起柔情蜜意。却听颜人白说:“小兄弟,这姑娘慧美难得,你要好好珍惜。”梁萧红着脸支吾一声,心尖儿发痒,与颜人白的嫌隙都消融了。颜人白瞧他一眼,笑道:“我去邻舱。”拍拍梁萧肩头,转身去了。
梁萧坐在对面床边,托腮望着柳莺莺,瞧了好半晌,才吹灭烛火,拥被而卧。身边佳人的呼吸绵软轻细,整个船舱充满了淡淡的女儿香气。梁萧心旌动摇,越发难眠,挨到四更天上,方才迷糊睡去。
睡了一阵,忽觉有人摇晃,张眼一瞧,舱中烛火大亮。推他的是柳莺莺,梁萧坐起身来,揉眼问:“天亮了?”却见柳莺莺摆摆手,似在倾听什么。
梁萧一怔,也侧耳凝神,只听得远处传来细细的箫管声,不由奇道:“谁吹笛子?”柳莺莺神色凝重,轻声说:“吹箫的人离得很远,箫音是用内力逼出来的。”梁萧细细一听,果然如此,心中不由生出警惕。
箫声呜呜咽咽地吹了时许,忽听颜人白笑道:“月落风清,永夜幽旷,足下箫声中饱含杀伐之音,忒煞风景了吧!”箫声一歇,有人冷笑道:“你倒不怕死,还有品曲的雅兴?”梁萧与柳莺莺对望一眼,抢出舱外,只见月落西山,东方微明,一叶轻舟从上游冉冉飘来,距大船尚有二里。船上那人的说话声近在耳边,从容平和,似乎并不费力。
颜人白笑道:“生死有命,畏缩也无用。足下内力精深,名号也必定响亮。”那人淡淡地说:“要知我的名号?嘿,你还不配。”颜人白笑道:“奇了,宋人莫非与徽、钦二帝一般,都是坐井观天的狂徒?”北宋徽、钦二帝被金国所虏,女真人将其囚于五羊城一口枯井,命其坐井观天。这是大宋国耻,但凡宋人,羞于提起。那人略一默然,扬声说:“好,我记下了。坐井观天,一字一掌,臭鞑子,别忘了,你欠我四掌。”言下似将船上之人视同无物。梁萧听了这话,暗暗气恼。
小船顺江而下,逼近大船,东方晨光初露,船上的人物隐约可辨。船头坐着一名青年文士,容颜俊秀,头戴青纱小冠,身着云锦儒衫。身后立着个俊美童子,环抱一柄斑斓古剑,唇红齿白,眉眼灵动。若非二人面带杀气,此情此景,真如极雅致的工笔图画。
梁萧瞧那文士,心头一惊:“怎么是他?”却听颜人白在舱内笑道:“小兄弟,还请入舱一叙。”柳莺莺偷偷拽了梁萧一下,二人退入舱中。颜人白坐在桌边,捧着一只青花瓷碗,正在品茶,见了二人笑道:“二位救命之恩,颜某铭记在心。常言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颜某一具残躯,死不足惜,二位前途远大,趁着对头未到,快快走吧。”他说的是生死大事,可是谈笑自若,就像闲坐聊天一样。
梁萧听得心头一热,冲口说道:“什么话?还没打,先要逃?”柳莺莺也说:“是啊,那个书呆子有什么了不起?”颜人白浓眉一拧,心想:“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两个孩子真不知厉害。”
不及劝说,忽听一声长笑,门前人影闪动,青年文士大袖飘飘,走进门来,冷笑说:“我当有几个虾兵蟹将,原来是两个没长大的小孩?”颜人白不料来人如此迅疾,吃了一惊,他素有大将之风,心中惊急,面上却如止水不波。
柳莺莺被来人如此轻忽,心头作恼,文士话音一落,她就反唇讥道:“我当什么英雄好汉,原来只是一个长胡子的女人。”文士一怔,皱眉说:“你说谁?”柳莺莺笑道:“就说你!装模作样,没一点儿男子气概。”梁萧忍不住扑哧笑了出声。
文士眉眼俊秀,实有些男生女相,被柳莺莺一嘲讽,不由暗暗气闷,盯着她说:“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柳莺莺笑道:“大家都唤我女贼,被你再叫一次,也不打紧。”文士骂过以后,微觉后悔,谁知这美貌女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由心中糊涂,又见柳莺莺目光扫来,不由双颊发烫,心慌舌燥。为掩窘状,掉过目光,盯着颜人白说:“你是首脑?”
颜人白心想:“这人武功虽高,说话行事却像个孩子。”他目光一闪,微微笑道:“凡事冲着我来,与他们两人没关系。”文士冷哼说:“死到临头,还讲义气?”
颜人白端起茶碗,笑道:“好,咱们不讲义气,先讲客气。颜某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左手撮指成刀,将瓷碗削落一块,疾若飞箭,向那文士射去。第一块瓷片方出,颜人白信手挥洒,又削落一片,一时嗤嗤作响。瓷碗面捏泥塑,被他轻描淡写地削成了十来片,前后相续,笔直连成一线。
梁、柳二人见他伤重之余,还是如此掌力,一时又惊又喜。年轻文士却纹丝不动,嘴角冷笑,忽地双手一圈,那串瓷片被他掌风牵引,变了方向。文士双掌一合,如抱太极,只听纷然脆响,十余片碎瓷又合成了一只茶碗。文士手掌再翻,“噗”,茶碗被嵌入身侧门板,丝丝密合,瞧不出一丝裂纹。
这一招无论内劲手法,均是妙入毫巅。颜人白笑容一敛,盯着那只瓷碗微微发怔,皱眉说:“两仪浑天功?”文士冷笑道:“算你有见识。”颜人白浓眉一挑,笑道:“足下是穷儒门人?”文士不答话,轻飘飘一步,跨前丈余。梁萧心知颜人白身负重伤,不是对手,一个箭步纵上,左拳斜递,右掌直吐。这一招“担山赶海”出自石阵武学,出拳时劲力藏于腰腹,一遇反击又传至拳掌。年轻文士见他招式,脸上微有诧色,挥袖拂开梁萧左拳,左掌急吐。“噗”的一声,两人二掌相抵,梁萧失声闷哼,一个筋斗倒飞出去,豁拉拉撞穿舱壁,其势不止,直往江心落去。
柳莺莺大惊失色,飞奔出门,伏在船舷边高叫:“梁萧、梁萧……”眼见波涛汹涌,哪儿有梁萧的影子,柳莺莺心痛欲裂,眼前泪水迷糊。一回头,只见年轻文士已和颜人白动上了手,两人都用掌法,招术精奇无方。
颜人白重伤未愈,施展不开,拆到六招上下,那文士大喝一声:“着!”颜人白跌退三步,右臂软垂,胸口鲜血涌出,沥沥染红衣襟。
那文士并不追击,眉毛微微一扬,淡淡说:“你身负重伤,我本不该出手。但两国相争,不比江湖恩怨。”颜人白面色苍白,苦笑道:“说得是,大家各为其主,死则无怨。”年轻文士打量他一眼,冷笑说:“你这厮倒有气量。四掌去了一掌,你还欠我三掌。看好了,这第二掌,断你左臂。”身形电闪,颜人白挥掌一格,二掌相交,“喀嚓”,颜人白又退三步,嘴角淌血,左臂软软垂落。他身形一晃,忽又挺胸昂首,咽下一口鲜血,长笑道:“好掌法。”
文士微露讶色,定定看他一阵,点头说:“好汉子,我不折辱你。剩下两掌,并作一掌。”颜人白淡然一笑,说道:“不谢。”
文士瞧他谈吐从容,自己占尽上风,心中反而气闷,忍不住怒哼一声,喝道:“看好了!这一掌,断你颈项。”气凝双掌,还没出手,忽听一声锐喝,一股寒气从后袭来。
文士收手一拨,扫开柳莺莺的掌力,皱眉道:“我不和女子动手!”柳莺莺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展开“飘雪神掌”,刷刷刷又是三下。
文士只手化解,拆到十余招上,微感不耐,朗声说:“区区一再相让,姑娘再相逼,我可不客气了。”柳莺莺见他一手挡下自身攻势,心中一阵冰凉,咬牙说:“你害了梁萧,我非杀了你不可。”掌法转快,如中疯魔。
文士见她双眼含泪,如颠如狂,心头没由来一乱,竟被柳莺莺抢得先手,一掌掠面而过,寒气逼人。文士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心想:“我糊涂了,杀那鞑子才是正经。”脸色一沉,厉叫:“得罪了!”左拳虚晃,卸开来掌,右手出指如电,点向她胸口“神封穴”。这时忽听有人高叫:“云万程!”文士心头一震,出指稍缓。柳莺莺趁机向后遁出,回首一望,梁萧湿漉漉站在门前,手握一柄长剑,不由惊喜交迸,脱口叫道:“小色鬼,你没死啊?”梁萧笑道:“我真的死了,你想不想我?”柳莺莺脸一红,骂道:“鬼才想你。”嘴里唾骂,眼里却满含笑意。
文士见他二人打情骂俏,心头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忍不住打断二人:“小畜生,你刚才叫什么?”梁萧笑道:“我叫云万程。”文士一愣,猛地醒悟:“啊,这小畜生占我的便宜!”
这文士正是云殊。他与龙入海、靳飞分三路追赶颜人白,追到江边,遇上了受伤的白三元,得知三人逆流西上,当下乘舟追赶。不料心急赶路,天色又黑,一路赶过了头,到了凌晨也不见大船的影子。他不肯死心,折回来搜寻江面,白三元的船帆形状与众不同,天亮前,他终于找到了这艘大船。
梁萧在百丈坪见过云殊,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云万程的儿子,眼看柳莺莺危急,脱口叫出其父姓名,谁知竟收奇效。问答之际,他又贪图口舌之快,占了云殊的便宜。气得云殊脸色涨紫,双拳捏得咯咯作响,怒叫:“小畜生,你敢辱没先父?”
柳莺莺听了这话,恍然明白过来,忍不住掩口轻笑。云殊被她一笑,更觉恼怒。梁萧却不慌不忙,笑道:“你怎么问,我怎么答。我的儿,难道错了吗?”他把话挑明,云殊怒喝一声,纵身扑上。柳莺莺一惊,大叫:“梁萧快跑!”云殊听了这句,没来由胸口一堵,咬牙道:“跑得了吗?”
梁萧依言转身便走,云殊紧随其后,两人一起一落,迫近船尾。云殊怕他跳水逃生,一纵身,跳到半空,向他劈头抓落。梁萧只觉头顶风声猛恶,头一低,贴地扑出,一不留神绊着了地上的绳索。七八条绳索登时圈转,将他牢牢缚住。梁萧本拟引云殊陷入机关,不想乱中出错,居然作茧自缚,心中的苦闷真是别提了。


(第十八章 风波险恶<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