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_第十三章 花暗柳明

凤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零点书院正式启用全拼域名:www.lingdianshuyuan.com,请大家牢记零点书院lingdianshuyuan.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昆仑. 零点书院(www.lingdianshuyuan.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花暗柳明
到得次日,山势渐平,二人出了括苍山区,继续北上。一路上时有天机宫高手出没,但明归狡计百出,总是抢先逃走。他为取信梁萧,对他百般关照,甚至给他运功疗伤,偶尔问起“三才归元掌”与石阵武学,梁萧一味装聋作哑。明归心中气恼:“臭小子,瞧你多大能耐,抵得过老夫的水磨功夫。哼,待得事成,老子把你大卸八块,扔到河里喂鱼。”他耐性十足,心中发狠,脸上却笑吟吟并不流露。
这么行了月余,越过富春江,太湖烟波已在眼前。二人雇船过湖,循着运河北上。明归为避天机宫追踪,船只一行几天,从不靠岸。梁萧闲着无事,便与明归胡侃斗嘴。明归除了算术不及梁萧,所学渊博精深,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无所不包,出口引经据典,皆成章句。梁萧听得暗暗点头,深感此人被花无媸压制多年,真是大大的屈才了。
这日船近苏州,明归说:“过了太湖,天机宫势力有所不及,咱们大可在苏北安定下来,共谋大事。”梁萧伤势大半痊愈,整日盘算逃走,闻言只是一笑。忽听船家来报,说是米粮尽了。明归不敢白日露面,便吩咐日落后再做计较。
时将入夜,小舟披着残霞,靠近河岸,忽听得岸上一阵喧哗。明归心虚,让船家退回河心,又拽着梁萧退入舱内,掀开幄布一看,岸边暗蒙蒙的,似有许多人影晃动。忽听一个粗大嗓门高叫:“妈拉巴子,这里就没有中用的大夫吗?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个屁用?”接着“噼啪”两声,似乎有人挨了耳光。
一个微微沙哑的女声说:“大郎,你也别怪他们了,这穷乡僻壤的,哪儿会有中用的大夫?再说,这伤也不是寻常大夫治得了的!”粗大嗓门说:“你还说,要不是你选了这条水路追赶女贼,星儿会受伤吗?还有你那三叔,平时被捧到天上,到了节骨眼儿上,连鬼影儿也不见。哼,几十条汉子,还逮不着一个婆娘!”
女子怒道:“好啊,姓雷的,你恨棒打人,是不是?星儿是我生的,他伤成这样,你当我就不难过?兵分三路也是你答应的,大哥率众走陆路,咱们走水路,三叔散淡惯了,所以自行一路。再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哼,若非你这好儿子见色起意,哪会被人家伤成这样?”
粗嗓门怒道:“怎么有其父必有其子?你说说,这么多年,我哪回对你不起了?”那女子冷哼道:“谅你也不敢!”忽听一阵**,女子失声叫道,“哎呀,又发作了!大郎,再没法子,星儿怕是、怕是挨不过今晚了!”说着抽答答哭了起来。
粗嗓门沉默一会儿,说道:“我有法子。二娘,你留在岸上,船家,开船。”女子怪道:“你做什么?”粗嗓门说:“你别管。”说罢,急催船家撑船离岸。不一时,船到河心,离明、梁二人的座船颇近。那船里火光一闪,燃起烛火,因为布帘半卷,略可瞧见舱内情形。只见褥垫上搁了一条人腿,膝盖以下紫里透青,肌肤绷紧发亮,比起寻常大腿粗了一倍。
一声年轻男子**说:“爸,你、你拿刀做什么?”粗嗓门叹气说:“星儿,没别的法子了。”青年男子一惊,叫道:“啊哟,不行!”粗嗓门叹道:“星儿,你伏兔穴上中了天山的‘梭罗指’,膝盖以下血液凝结,看着是要废了。若是放任下去,不止小腿,整条腿都会烂掉。”年轻男子道:“半条腿是腿,整条腿也是腿,又有什么分别?”粗大嗓门道:“话是这么说。但这伤势古怪,只怕再过一个时辰,你的肝肠脾肾也要跟着坏了,那时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好孩子,毒蛇噬手,壮士断腕,你是我雷家的好汉子,尽管放豪杰些。”
年轻男子急道:“我……我才不做瘸子,爸爸,我不叫雷星了,改叫楚星好了……三舅公武功盖世,一定会救好我的……”粗嗓门厉声说:“脓包小子,受点儿微伤,就连祖宗都不认了?废话少说……”雷星尖叫起来:“妈……他要砍我的腿……”叫声惨厉,远远传出。
岸上的女子听到,又惊又怒,但她不识水性,无法上前阻止,急得双脚乱跳,尖叫说:“星儿、星儿……你还好么?雷震,你造什么孽?还不住手……”话没说完,又听一声长长的惨叫,女子足下踉跄,忽地瘫坐在地。
梁萧见那舱中寒光一闪,伤腿断成两截,血呈青黑,遍流下褥。雷星惨叫一声,昏了过去。舱中一时寂然,唯有粗嗓门阵阵喘息,他亲手斩断爱子一腿,心头也不轻松。
粗嗓门给儿子止血裹伤已毕,掉橹返岸。刚一靠岸,那女子就跳进舱内,跟着劈啪连声,料得在打那丈夫的耳光。那人挨了耳光,也不作声。女子打了几下,谅是明白了丈夫的苦心,呜呜哭道:“早知道就不出来了,都怪那只纯阳铁盒……”梁萧乍听“纯阳铁盒”四字,心头一跳,赶忙竖起耳朵。
女子话没说完,粗嗓门截住她的话头,怒道:“二娘,你胡说什么……”一时气结,说不下去。女子想是自己理亏,被丈夫一喝,也没还嘴,只是不住抽泣。男子高叫:“我和二娘继续追那贱人,你们护送少爷回堡。”众人齐声应了。那女子恨声道:“不错,真要怪的是姓柳的小贱人,不把她零割碎剐,难泄我心头之恨!”两人说定,摆棹北上,余人也骑马赶车,各自散了。
梁萧没听到纯阳铁盒的消息,心中十分怏怏。可转念又想,大和尚与吴常青把铁盒说得一钱不值,谅也无甚奇处。回头一看,明归捋须沉思,便问:“老头儿,你知道这些人是作什么的?”明归冷笑说:“江湖宵小,管他作什么?”梁萧一听,便不再问。
次日,船入姑苏,襟山带湖,桥水纵横,梁萧贪看风景,钻出敞篷,立在船头。忽听欢语嬉笑,抬头一看,两岸阁楼中,满是浓妆艳抹的女郎。女郎见他顾望,纷纷挥手招呼。梁萧看得奇怪,也含笑回应,女子嘻嘻嘻一阵哄笑,挥着红巾翠袖,娇声唤他上去。
梁萧不知对方来历,问明归:“她们叫我干吗?”明归诡秘一笑,说道:“叫你入温柔乡,品胭脂泪呢!”梁萧皱眉道:“明老儿,你有话好说,别跟我掉文绕圈子。”明归笑道:“这里是勾栏,这些女子都是风尘女子。”梁萧奇道:“什么叫风尘女子?”
明归笑道:“这事不好说,亲身体会了才明白。”梁萧听得心痒,说道:“那我倒想见识一下。”明归打量他一眼,心想自己一路上百般笼络这小子,想要让他放松警觉、吐露玄机。而这一酒一色,世人最容易犯下糊涂,只消让这小子怀抱美人,喝得烂醉,无论问他什么,只怕他都会乖乖招来,想着淡淡一笑,催舟抵岸。
行船间,远处石拱小桥边,行来一马一人。明归是识货的行家,只一瞥,暗暗喝了声彩。那马通体雪白,骨骼神骏,真如相书所说:“擎首如鹰,垂尾如慧,臆生双凫,龙骨兰筋。”走近了,明归才看出马非纯白,皮毛上溅了数点殷红,好似美人脸上没有抹匀的胭脂。
牵马的是个绿衫女子,头戴细柳斗笠,枝叶未凋,遮住容貌,一身水绿纱衣也用柳条束着,楚腰纤纤,只堪一握。那白马委实太骏,明归只顾瞧马,对那女子没有留意。绿衣女见两岸女子与梁萧调笑,似乎也觉有趣,马倚斜桥,驻足观看。
船只靠岸。明归又变了主意,心想自己年岁已高,与少年人并肩出没青楼,不免自惭形秽。再说有自己在旁,这小子心怀戒心,不肯放浪形骸,莫如躲在一边,暗中观望。想着倒出半袋金珠,笑道:“梁萧啊,老夫有些犯困,你自个去吧,我在船上等你。如果金银不够,再来找我。”
梁萧心中大奇:“老头儿放我独自上岸,当真奇了怪了。只不过,他给我金银,纵我玩乐,我弃他而去,未免不讲义气。”他与明归相处日久,明归一路上又着意拉拢。梁萧素重情义,一旦结下逆旅之缘,要他一朝抛弃,倒也有点儿为难了。
他神思不属,登岸后闷头走路,忽听耳边銮铃响动,一匹高头大马与他擦肩而过。梁萧抬起眼角,只见一片绿裙飘动,他浑不在意。走了十来步,瞧见一座高大木楼,楼上有许多女子站立,装扮十分招眼,这时早有伙计上前,将他迎了进去。
宋代酒楼妓寨多在一处,无分彼此。楼下是酒楼花厅,楼上是妓院勾栏。妓者又分官私,官妓地位较高,私妓却落个自在。但不论官私,总是卖笑丢欢,繁华中不免暗藏凄凉。
梁萧说明来意,伙计引他上楼,鸨儿笑迎出来。明归长于天机宫,为人清雅,梁萧跟着他,少不了穿戴齐整。鸨儿老于世故,拿眼一相,就知梁萧年少多金,却又不谙情事。拿捏已定,笑问:“公子想见什么样的姑娘?”
梁萧见这老鸨装模作样,先有几分不快,随口说:“随婶婶好了。”老鸨听他叫自己婶婶,微一错愕,掩口放出一串笑声。梁萧被她一笑,不知为何,竟臊红了脸。
老鸨自顾笑了一阵,见梁萧窘样,忙说:“大家子生计艰难,一年难得笑一回好的,多亏公子这张蜜嘴,哄得老身心里欢喜。”她长于逢迎,梁萧听得舒服,也当自己真的说了好话,又说:“婶婶客气了。”
老鸨嘴里打着哈哈,心里却将梁萧看低了九分,暗里冷笑,盘算能在从这小子身上榨出多少油水。当下挥起手绢,叫了几个少嫩的女子出来,围着梁萧坐定,莺声燕语说笑起来。梁萧初时远瞧这些女子,倒是人人光鲜,好比花团锦簇;就近一瞧,个个浓妆艳抹,言笑谈吐无不透着虚伪。
鸨儿瞧他不快,忙笑:“大伙儿别光说话,唱支曲儿啊!”梁萧正心烦,也说:“好啊,唱曲子听听。”众女一阵笑,捧来琴箫牙板,歌吹弹唱起来。只听一名粉衣女扣板唱道:“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首词是北宋大词人柳永的名篇,粉衣女歌喉平平,唱起来也撩人思绪,断人愁肠。梁萧听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两句,暗伤身世,眼圈儿一红,几乎掉下眼泪。
粉衣女唱罢,凑近梁萧媚笑:“请公子打赏。”梁萧一惊,想起明归的话,伸手在腰上去摸钱袋,哪知这一摸,居然迟迟拔不出手。那鸨儿见状,张口笑道:“公子,也不见多,略略给几个子儿,姊妹们唱得口干舌燥,也好买几个果子解渴。”
梁萧手插腰间,神气十分古怪。鸨儿不耐,又笑:“公子是不是眼角高,嫌这些姊妹不中意?”梁萧忙说:“不是,这个,我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鸨儿心中起疑,脸一白,截住道:“公子听了曲,就这样走了啊?”梁萧头脸涨红,额上青筋凸起,急道:“不是,这个,这个……”伸手拨开鸨儿。那女人久经风尘,一把拽住他的衣袖,笑道:“公子少给些,一二两银子,也叫咱姊妹望梅止渴、画饼充饥……”
梁萧心乱如麻,支吾说:“婶婶,我去去就来,你莫拦我。”鸨儿拽着不放,忽然扯起嗓子尖叫:“哎呀,公子你人生得齐整,行事怎么没法度……”话没说完,就听头顶上一个极清极脆的声音笑道:“鸨婶婶你错了,他不是没法度,是没银子。”众人抬头一看,朱漆大梁上坐了一个头戴柳笠的绿衣女子,水绿衫子一直垂到膝上,两条匀长的小腿晃来荡去,一双淡绿马靴,靴面上绣了一对金丝雀儿。
梁萧猛地记起,入楼前与这女子擦肩而过,“咦”了一声,冲口而出:“你、你偷了我的钱袋?”那女子嘻嘻一笑,道:“小色鬼人生得齐整,说话怎么没法度,我一个女孩儿家怎会偷东西,那叫做不告而取。”
梁萧怒道:“放屁。”接着又觉心惊,女子摸走钱袋,自己茫然不觉,手法之妙,真是神鬼不觉。
女子也不着恼,笑道:“再说啦,你这钱袋里的银子也不多,二三百两银子,也只够咱姑娘望梅止渴,画饼充饥。”她将老鸨的话略加变化说了出来,口气学得十足,声音却清脆十倍,好似娇莺恰恰、画眉晓啼。
梁萧怒不可遏,将老鸨一把撇开,跺脚蹿向屋梁。只听嘻嘻一笑,眼前一抹绿影闪过,梁萧还没还过神来,额上挨了一下,火辣辣疼痛无比。只得落回地上,一摸额头,竟多了一道粗粗的血痕。
女子端坐梁上,手抚一根绿莹莹的柳枝,想是从柳笠上折下来的,口中轻笑说:“小色鬼,你一定从小没妈,有失教养,今儿我代你妈管教管教你,呵,我的儿,痛不痛?”
梁萧向来无事生非,被她无端挑衅,已经发怒发狂。这两句更是刺到了他心底痛处,忍不住抓起两条长凳,奋力掷向屋梁。女子两脚将长凳踢飞,笑道:“好啊,你倒来惹我,瞧我揍你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伸手在木梁上一按,飘然落下。梁萧觑她落势,扑上前去,欲要趁她身子凌空,杀她个措手不及。
绿衣女“嘻”地一笑,不待梁萧扑近,抖出长长的柳条,卷住窗棂,玉腕一收,身轻若燕,横飘三尺,避过梁萧一扑。咭地笑道:“揍你这小色鬼,脏了姑娘的手。”轻飘飘穿窗而出,向街心落去。
梁萧见她身手高妙,心头一凛,他咽不下这口恶气,随之纵出窗外。女子身在半空,觉出梁萧追来,咯的一笑,打声呼哨,只听马蹄声响,一匹白马从街角蹿出,稳稳将她托住。绿衣女纵马蹿出数丈,回头笑道:“小色鬼,你来追我啊?”
梁萧晚了一步,落到地上,高叫:“追就追!怕你么。”绿衣女笑道:“当心跑断了你的狗腿。”说着当街驰起马来,行人们大惊闪避。不想绿衣女骑术精绝,白马又灵通无比,遇物则避,遇人则跃,在狭窄街巷里左右穿梭,竟未撞翻一人一物。
梁萧奔出二十来丈,忽听白马在街那头唏聿聿一声叫,便无踪迹。追到拐角,四顾无马,他心有不甘,揪过一个买乳糕的汉子盘问,才知往东去了。又往东追,赶了二里路,忽见绿衣女意态悠闲,慢吞吞骑着马,到了一座石桥的桥头。梁萧飞步赶上,还有三丈远,绿衣女便瞧见他了,笑嘻嘻地说:“小色鬼,还不死心?”
梁萧怒哼一声,快步飞奔。绿衣女轻轻一笑,提起缰绳,白马会意,人立而起,四蹄一攒,流星般飞过五丈宽的河水,落在对岸,也不稍停,钻进一条巷子。
梁萧瞧得目定口呆,却不死心,七弯八拐钻出巷道,却见一条长街横贯东西。两旁满是栈铺,锦罗金珠,着眼生辉,还有许多太湖鱼虾,活蹦乱跳地沿街叫卖。
梁萧四处张望,眼中忽地一亮。那匹白马混在一群马中,正在街头歇着,近旁却是一座望水而建、高大气派的酒楼。
梁萧赶到楼前,只听绿衣女在笑道:“小色鬼,腿脚挺快!”梁萧定睛一瞧,女子坐在当河的窗前,一手托腮,一手把玩笠上的柳叶。梁萧眼见楼中人多,被她一口一个色鬼地叫,不由啐道:“贼丫头,你干吗老是骂我小色鬼?”
绿衣女笑道:“你不要脸,当街嫖妓,不是小色鬼是什么?”她有意叫梁萧难堪,说得十分大声,楼中的男子纷纷回首望来,嘴角含笑,眼中大有深意。梁萧莫名其妙,耳根子不知为何,渐渐热了起来。
忽听一个洪亮的嗓音笑道:“姑娘此言差矣。人不风流枉少年,这位小哥年纪轻轻,正当风流之时,当街嫖妓有何不可?”梁萧心头感激,转眼一瞧,楼角处两张桌子坐了十来条壮汉,一个个紧身装束,满面须髥,手边搁着硬弓箭囊,通身一派杀气。说话者是一个中年汉子,身材高大,坐着也越出众人一头,披一袭蓝得发青的织锦斗篷,生得虎目豹髯,眉飞入鬓,眼角皱纹深刻,大有风霜之色。
绿衣女瞅了汉子一眼,冷冷说:“关你屁事。”她声如银铃,张口骂人也很好听。众汉子均有怒色,蓝袍汉子却笑:“好,算颜某人多嘴,不过别人寻花问柳,又关姑娘什么事。”绿衣女冷笑说:“大路不平有人踩。哼,你们这些臭男人,仗着几个臭钱,就把女人不当人。”蓝袍汉子笑道:“不然,自古天尊地卑,男女有别,女子沦落到烟花之地,那也是天意如此。”绿衣女冷笑道:“有意思,这些话怎么不跟你妈说去?”
这话十分阴损,蓝袍汉子涵养再好,也不由变了面色。身边一个汉子厉叫:“放肆!”绿衣女冷笑道:“放肆?哼,我还放伍放陆呢,不管放什么,也比你们放屁好得多。”
她话没说完,众汉子已气青了脸膛。几个人作势起身,蓝袍汉子却一摆手,笑道:“罢了,堂堂男子汉大丈夫,不与小娘儿们一般见识。”说罢端起酒碗,自顾自喝了一碗,其他人见头领如此,只得纷纷落座。
绿衣女本是严阵以待,忽见对方服软,心中得意。又向梁萧笑说:“小色鬼,你是大丈夫不是?要不要跟我这小娘儿们一般见识?”梁萧听二人对答,内心对那蓝袍汉子的话也不尽赞同,沉吟未决。忽听绿衣女这般挑衅,只觉忍无可忍,又见堂内局促,便说:“有本事出去,别打坏了人家的桌椅。”
绿衣女笑道:“你怎么不进来?这样堵着门,别人还当你蹲着看门哩!”梁萧哼了一声,一转念,忽又大怒:“蹲着看门,不是骂我看门狗么?”又气又急,一头冲进门内,抢到绿衣女桌前。
绿衣女不待他动手,笑嘻嘻地说:“别慌,姑娘现今想喝酒,不想打架!”梁萧心想:“由得了你么?”伸手在她桌上重重一拍:“先还我钱袋,别的账另外再算。”绿衣女笑道:“你陪我喝几杯酒,我就还你钱袋。”梁萧瞧她不慌不忙,越发气恼,但瞧她妖娆娇气的模样,又觉胜之不武,犹豫不决,忽听蓝袍汉子笑道:“小兄弟,喝就喝,有女人陪酒,喝着痛快得很!”绿衣女笑着点头:“对啊,你有男人陪酒,喝得更痛快。”蓝袍汉子倒也沉得住气,默默一笑,将手中烈酒一饮而尽。
梁萧心想:“贼丫头有说有笑,我急躁动手,不就被她瞧得低了?”想着沉身坐下。绿衣女笑道:“这才听话。”要来一壶酒,给梁萧斟满,说道:“请了。”说罢一饮而尽。梁萧见她喝得豪气,不甘示弱,一口喝了。那绿衣女又斟一杯,笑道:“伙计,店里有牙板么?”伙计笑道:“有啊,小店酒香肴美,诸般乐器齐全。”转身拿来一对红牙木板,递到绿衣女手上。绿衣女转手递给梁萧。梁萧莫名其妙,顺手接过,问道:“做什么?借我板子,打你屁股么?”
绿衣女“呸”了一声,接着又笑:“小色鬼,你陪姑娘喝过了酒,就再唱一支曲子,给姑娘听一听,消愁破闷。嗯,就唱那个什么‘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蓝袍汉子听到这里,冷笑一声,扬声说:“好阴损的丫头。”
梁萧站起身来,将牙板折成四段,厉声道:“贼丫头,你真当我不敢揍你?”绿衣女安坐不动:“怎么啦?你能叫那些女孩子陪酒唱曲讨好你,我就不能叫你陪酒唱曲?你唱不唱?要是不唱,别想拿回钱袋。”梁萧恨得牙痒,正要发作,忽听楼外有个沙哑的声音说:“主上,这就是‘醉也不归楼’了!”
梁萧心头咯噔一下,忍不住抬头望去。门前站了一个红袍道人,正是火真人,他身边依次是脱欢、哈里斯和阿滩。梁萧心里敲鼓:“冤家路窄,一对四,有麻烦。”想着左顾右盼、思考退路。
绿衣女本当梁萧必会发怒,暗中防备,准备大打一场,谁想梁萧低头默想,一声不吭,不觉暗暗奇怪。只当梁萧理亏,无言以对,不由低笑一声,说道:“算了,小色鬼你滚吧!今儿个姑娘我心里高兴,饶你一次,要不然,哼,把你扔进太湖里喂王八!”
梁萧一抬眼,淡淡说:“王八又不是你爷,你孝敬它做什么?”绿衣女哼了一声,道:“好啊,你敢绕弯子骂我?”梁萧道:“我说它不是你爷,怎么骂你了?难不成它真是你爷?”绿衣女怒道:“放屁,谁是龟孙子?”梁萧笑道:“你不是龟孙子,你是龟孙女。”绿衣女占上风时,仪态从容,一落下风,便十分的沉不住气,拍案而起,冷喝:“小色鬼你活腻了?”正要动手,店外传来一声马嘶,绿衣女娇躯微颤,顾不得梁萧,飞身掠出店外,边叫:“谁动我的马?”
脱欢看那白马神骏,让阿滩拽过来细瞧,谁知白马气力惊人,阿滩一拽没有拽住。阿滩正要再运神力,忽见绿影一晃,绿衣女叉着腰站在面前。
脱欢笑道:“原来是姑娘的马。哈,我看这马没拴,还当是无主的野马!”蒙古人以骑射平天下,最爱良驹宝马,脱欢贵为皇族,也不例外。只是光天化日,不好硬来,瞧了白马一眼,狠狠吞了口唾沫,连道:“好马!好马!”说着打了两个哈哈,带着属下走进门去。迎面瞧见蓝袍汉子,双眉一挑,似乎惊讶,跟着若无其事,坐到一边。蓝袍汉子眉不抬、眼不动,只顾举碗喝酒。
绿衣女待四人入内,抱着白马脖子,轻声说:“胭脂,被坏人欺负了么?等我给你出气!”一转身,忽见梁萧抢出门来,叫道:“想溜么?”绿衣女正自生气,怒道:“小色鬼,滚远些!”翠袖一拂,梁萧只觉如堕冰窟,“啊呀”一声,后退半步,哆嗦道:“你……你暗算伤人!”
绿衣女冷笑道:“没冻死你算你运气,哼,我把你冻成个冰棍儿,看你还唠叨不唠叨?”梁萧怒极,一抬臂正要出掌,忽地一条手臂伸来,将他拦住。梁萧回头一瞧,却是明归。梁萧道:“明老儿,你也来了?为何不让我教训她?”明归笑道:“她那一拂乃是‘冰河玄功’,真打起来,你可不是对手。”绿衣女听了这话,回头冷笑:“你这老头有点儿见识!”明归微微一笑,硬拉着梁萧在旁坐下。原来他明说不去,暗中一直跟着,直到看出绿衣女师承,怕梁萧吃亏,方才露脸阻拦。
梁萧心中不服,但被明归一手攥住,动弹不能。正觉气闷,绿衣女大步走向脱欢,在他左近坐下,心想:“贼丫头要找这狗王子的晦气!哼,狗咬狗一嘴毛。”
脱欢叫过小二,笑道:“你们这里既名‘醉也不归楼’,那么定有好酒了?”小二哈腰笑道:“好酒不少,只不知客官要喝寻常的好酒,还是绝色的美酒?”脱欢奇道:“我只听说过绝好的美酒,这美酒号称绝色,不知有什么来头?”
小二笑道:“这绝色的美酒以美人为名,绰号‘五美人酒’!”脱欢拍手笑道:“妙哉,我只听说泰山有个‘五大夫松’,头一次听说‘五美人酒’,喝酒又品美人,哈哈,痛快痛快!不过那“五大夫松”曾给秦始皇挡雨,故而得名,这‘五美人酒’有什么典故?”小二陪笑道:“说也无甚奇处。这酒本是照绍兴‘女儿红’的方子酿的,但与十八年一酿的‘女儿红’不同,这‘五美人酒’足足酿了五个十八年,岂不就是五个整装待嫁的美娇娘么?”
原来江南风俗,女儿初诞,便酿酒数坛,藏于地下,待女子长大嫁人时才掘出,与众宾客共饮为乐,是以通常酿期为一十八年。脱欢久居北地,不知“女儿红”是何名堂,可也不懂装懂,拍手称妙。忽听绿衣女冷笑说:“五个十八年,该是九十岁的老太婆了,我看叫做‘老太婆酒’才对!”
脱欢哈哈笑道:“姑娘有所不知了,酒是陈的好,女人却是年轻的好,便如姑娘一般,最得男子欢心!”他自觉谈吐高妙,忍不住手挥折扇,得意大笑。
小二端了一壶“五美人酒”上来,还没走近,醉人的酒香就已散开。经过绿衣女身边,她突地伸脚,店小二不察,绊了一跤,酒盘脱手,绿衣女一伸手,将酒壶抄在手里。店小二又惊又怒,爬起来大叫:“女、女客官这是做什么?”
绿衣女道:“这酒只许男人喝,就不许我喝?”小二怪道:“您、您老人家没吩咐过!”绿衣女说:“我刚才不想喝,现在想喝了!”小二急得结结巴巴:“客、客官,你、你怎么不讲理!”
脱欢故作大度,挥扇笑道:“无妨无妨,这壶酒就算在下请姑娘的,大家做个朋友也好!”绿衣女抚摸酒壶,笑道:“谁跟你做朋友!我不喝了,拿去!”一扬手,酒壶嗖地飞向阿滩。
阿滩瞧其来势劲急,微微冷笑,随手去接,不想酒壶裂成数块,四射开来。阿滩怕被酒水溅上,有失身份,慌忙变掌为拳,捏个印诀推出。若是寻常酒水,这一拳震散,倒也于人无伤,偏偏阿滩这一拳打中一块寒冰。冰块碎溅,桌上的四人不及躲闪,冰碴儿溅上肌肤,火辣辣一阵刺痛。
绿衣女所练“冰河玄功”可以化水成冰,她从伙计手中夺过酒壶,谈笑间运转内功,化酒成冰,撑破瓷壶,再由她掌风一激,登时四分五裂。阿滩不明就里,吃了暗亏。
绿衣女诡计得逞,轻笑说:“‘冰冻老太婆’滋味如何?”说着飞身纵起,夺门而走,忽地眼前人影一晃,梁萧挡在前面。绿衣女没料他节骨眼上捣乱,心中怒气满满,叫道:“好狗儿不挡路。”使招“流风回雪”,飘飘拍出。
明归叫道:“小子当心,这是天山‘飘雪神掌’。”梁萧吃过亏,忙使“梅花步”让开掌风,笑道:“好狗儿看门,坏狗儿咬人!”绿衫女子骂道:“你才是癞皮狗!快快闪开!”
梁萧笑道:“癞皮狗就癞皮狗!”避开她的掌势,一个踉跄,向前一跌,这是三才归元掌里“人心惶惶”的招式。绿衣女一不留神,几乎被他抢进怀里,顿时倒退不迭。梁萧就势扑倒,就地一滚,绿衣女抬腿便踢,锐喝:“踢你这落水狗!”
梁萧这一滚,却不是普通的滚法,乃是石阵武学中“大神境”里的“烛龙入眠”。烛龙是掌管昼夜交替的大神,藏在九幽深处,张目为白昼,闭眼为昏夜。这一招翻滚之间,暗藏杀机。绿衣女才出脚,便觉小腿以下尽被笼罩,当下急急缩回。
梁萧哈哈一笑,招变“陈抟高卧”、“钟离醉枕”、“庄生梦蝶”、“释伽入灭”,如龙如蛇,满地乱滚。绿衣女踢也不是,打也不是,更不能和他一块儿打滚,一时真不知如何应付这赖皮武功。
脱欢早已率众围上。梁萧六年前还是小孩,如今个子长高,容貌有变,四人一时没有辨认出来。眼看梁萧出手,自顾身份,袖手旁观。他们均是行家,看到这里,心中凛然:“这小子出招诙谐无赖,实则都是极上乘的武功,可惜功力不足,要不然小丫头早输了。”
绿衣女被梁萧的无赖武功逼得团团乱转,气急败坏,向后一跳,锐喝:“有本事站着交锋!不许用这种赖皮狗拳。”梁萧说:“好啊!”笑嘻嘻左掌一撑,以双足为轴,上身离地,呼啦啦飞转,瞬间从倒卧变成站立。
这一招是萧千绝的“陀螺功”,好比小孩儿玩陀螺,陀螺先是倒卧,抽了两鞭,就直立起来。众人见梁萧露了这手,不论敌友,都觉新鲜有趣,齐齐喝了一声彩。
梁萧呵呵一笑,团团作了个揖,忽见脱欢等人,心想:“不妥,我只顾着与贼丫头斗气,如果拦着她不放,岂不做了这些恶人的帮凶?”绿衣女瞧他武功有趣,也忍不住“噗哧”一笑,跟着讥讽:“狗儿也会人立吗?”梁萧笑道:“我倒忘了!”作势又要躺下。绿衣女忙叫:“不许赖皮!”生怕他又来一路“赖皮狗拳”,急使一招“雪满燕山”,挥掌拍落,这一招劲力十足,梁萧的衣发均随她掌力飘起。
众人见此声势,才知绿衣女早先未尽全力,这时才使出了生平绝技。明归也站了起来,浓眉紧蹙。梁萧不慌不忙,笑道:“凉快,凉快!”使出一招“天旋地转”,迎那掌风飞转起来。
一瞬间,绿衣女绕着梁萧疾走,双掌如天风舞雪,刷刷刷连拍六掌。梁萧也接了六掌,绿衣女只觉他掌力中含有阴劲,与自家内劲如出一辙,心中一凛:“这小子也会‘飘雪神掌’?”她不知这招“天旋地转”最会借力,自己十成的掌力被他带偏了两成,并借飞旋之势原路送还。
两人边斗边走,片刻间,退到了火真人身前。绿衣女越打越气,拍到第七掌,聚起毕生功力,正要拍出,忽听梁萧“咭”地一笑,眼前一花,那小子不见踪影,她掌力却收敛不住,直直拍向火真人。绿衣女心念电转,索性挟掌冲出。
火真人正守着大门,以防绿衣女逃脱,见状大感意外,举掌相迎,仓促间内力提起不到四成。只觉对方的内劲有如冰刀雪剑,不由“啊呀”一声,一个筋斗倒翻出去,饶是他以“火”为号,也被这一掌打灭了,脸色惨白,牙关“得得得”响个不停。
绿衣女一掌打破门户,蹿出门外,呵呵一笑,正要上马,忽听耳边一声“吽”,阿滩一拳飞来。绿衣女一惊,低头避过,忽见前方人影骤闪,哈里斯拳上的五彩钻石光芒四射。
绿衣女挥掌虚拍,躬身后缩,不料哈里斯使出“古瑜伽”奇功,手臂“喀”地暴长半尺,拳头距她鼻尖不足一寸。绿衣女吓了一跳,尽力后跃。阿滩的“明王印”却击到了后颈。他二人不顾身份,前后夹击,绿衣女又不明虚实,刹那间被逼至绝境。惊惶间,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手腕一紧,被梁萧拖到一边。绿衣女心慌意乱,收势不住,竟一头栽进他的怀里。
梁萧没料到她来势如此猛烈,怕她趁机捣鬼,慌忙向后一跳。忽听众人一片惊呼,低头一瞧,也觉心尖儿微微一麻,双眼盯着绿衣女,竟然无法移开。
绿衣女的柳笠已被撞脱,露出一张明艳无俦的脸庞。梁萧也见过不少美人,与这女子一比,全都落了下风。好似天下的灵秀之气被她占了一半,另一半才由其他女子平分。四周人人屏息以视,魂飞天外,绿衣女却羞怒难当,一记耳光向梁萧脸上扇去。梁萧闪身让开,手上运劲,绿衣女浑身软麻,怒道:“小色鬼,放开我!”梁萧冷笑说:“你说放就放吗?”
脱欢平生好色无厌,中外姬妾无数,却从没见过绿衣女这样的绝色,好容易收回三魂六魄,急向阿滩与哈里斯使个眼色。二人会意,齐齐抢上,一攻梁萧,一个来抢绿衣少女。不料梁萧眼珠一转,忽地放手。绿衣女见哈里斯爪子落下,不及转念,左掌圈出,卸开哈里斯的爪势,右掌一挥,拍他心口。
哈里斯以己度人,料不到梁萧竟会放开到手的美人。但觉寒气袭来,大惊失色,还没变招,梁萧忽地摆脱阿滩,闪电扑来。哈里斯左右受敌,还没拆开绿衣女的精妙掌法,已被梁萧一招“三才归元”击中小腹。他应变奇速,使出“古瑜伽”,腰腹一弓,卸去了梁萧小半掌力。可绿衣女兜心一掌终究无法避过,身子横着飞出,“哗啦”一声,将八仙桌压得粉碎,白脸上就似涂了一层鲜血
阿滩见哈里斯受伤,正觉慌乱,梁萧与绿衣女双双攻来。他以一敌二,迭遇险招,绿衣女大感解气,一面猛下杀手,一面笑道:“小色鬼,你比鬼还奸呢!先引我伤了道士,又设计杀了黄胡子一个措手不及,好好打,非把这和尚也揍死不可!”梁萧笑道:“你这鬼丫头也不笨,要么我这媚眼儿就抛给了瞎子!”
绿衣女“呸”了一声,骂道:“还媚眼儿呢!果然是小色鬼。”说着忍俊不禁,娇笑出声,便如百花吐蕊,明水生晕。一众看客魂魄摇荡,无法自已。
火真人的寒气去了大半,定神一瞧,目光落到梁萧背负的宝剑上面。他脸色一变,冲口而出:“小兔崽子,原来是……”话没说完,阿滩也挨了梁萧一招“三才归元”,斜向蹿出。不料绿衣女守在一边,背上又挨一招“雪满燕山”,一口血箭夺口而出,整个人颠三倒四,“扑通”掉进河里。
脱欢偷鸡不着蚀把米,三大护卫转眼了账,吓得脸都绿了。但见火真人还有些战力,忙道:“真人护驾!”火真人硬起头皮,横剑而立,口中说:“主上还认得这个少年么?”他这么一说,脱欢也认出了梁萧,心头又悔又怒:“早知是他,大伙儿一拥而上,将他四分五裂了,哪还容他各个击破?”
绿衣女拍手笑道:“妙啊,四个折了三个,剩下一个,小色鬼你自个和他玩耍,姑娘不奉陪了!”说着向胭脂马走去,梁萧抢上一步,拦住道:“现在没人碍手碍脚,我俩正好算账。想溜?哼,搬楼梯上天,门也没有!”
绿衣女柳眉一挑,冷笑道:“算账就算账,怎么个算法?”梁萧说:“大伙儿公平交易,你偷我的钱袋一定要还,你打我一鞭,我也还你一鞭!”绿衣女怒道:“你想得倒美!”两人互不相让,彼此怒视。脱欢等人本想溜走,见他们又生内讧,不由驻足观看,皆想:“他二人斗个两败俱伤,那是最好不过了。”火真人扣了两枚暗器,只等二人动手,便从旁偷袭。
明归笑了笑,上前问:“姑娘姓韩么?”绿衣女看他一眼,面露诧色:“谁说我姓韩了?”明归笑道:“老夫随便问问,姑娘师出天山,想必与‘雪狐’韩凝紫有点儿渊源!”
绿衣女冷哼道:“你认得我师叔?好啊,她在哪儿?”明归皱眉道:“可巧,我也正在找她。”绿衣女面露失望,又轻轻哼了一声。
人群里外围了不下十层,一众人都盯着绿衣女目不转睛。绿衣女心头不快,足尖微抬,挑起柳笠戴上。众人顿生“乌云蔽日,风摧百花”的感慨,几百个男人同声叹气,倒也蔚为壮观。绿衣女顿足说:“小色鬼,再不让路,别怪我心狠。”梁萧抱着两手,微微冷笑。
众人见状,无不生出护花心肠,一个书生跳了出来,指着梁萧大喝:“你也是须眉男子,堂堂六尺之躯,岂可欺辱柔弱女子!小生要揪你见官……啊哟……”尖叫声中,书生被梁萧轻轻拿住心口,举过头顶,喝声:“去!”扑通一下扔进苏州河,众人见状,想出头的全都怯了。
忽听得一声钟响,头声未绝,二声又起,前声叠着后声,一声高过一声,须臾间,便如十多口大钟在姑苏城里同时敲响。梁萧听得心神不定,掉头一看,后方人群好似炸了锅,飞也似让出一条大路,其间一口八尺粗、二丈高的硕大铜钟,生了一双长腿,朝这边飞奔过来。


(第十三章 花暗柳明<完>)=&¥www.lingdianshuyuan.com最快阅读最新章节请加入QQ群7:399062588)

章节目录